秘密基地

 图片 第1张  
Photo/电影【净琉璃】
念政大的时候,每当春雨绵绵如絮的时候,我总是不甚喜欢走后门那一条长路,来不及欣赏太多的风景,就有一波又一波的钟声催提,告诉著我要走快一些,暂时放弃这些吧。殊不知走这段路的时间并不算多,走路散步成了一种奢侈,时间逐渐变得不够,只剩下我在光阴的另一端想著更多的可能。
但总觉得,那短短不足以豢养我两年的岁月,却让我走得更久。

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不同的忧伤,有一天天色欲暗,我潜进研究所友人的宿舍应友人之邀,与友人持著一手啤酒就喝将起来,你我用金黄醇液觥筹交错,几杯黄汤下肚之后便互相起声,不如播通电话,再找几个人然后我们去木栅的那间KTV吧,一个人唱歌没有意义,两个人也没有,但一群人的没有意义就成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喜欢在KTV唱著陈奕迅的歌,随机点播新一代歌王林宥嘉或是萧敬腾,噘起嘴摇摆身躯故作迷幻,接著蹲著马步使尽喉音唱到天明。
这样的日子并不长,随著工作与课业的相互牵涉,成了一种物我皆非的错觉,我想我必须是这样的人吧,虽然徬徨过也忧郁过,但总在大量的忙碌过后知觉到这可能就是完整的我。其实那时候我正遭遇一场心情的灾厄,随著孤单的临袭总觉得尽量过一天算是一天,多做一些是一些,至少能看到自己的改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抛弃了自己喜爱的篮球,一有空的时候就坐在电脑前看著北野武的电影,暗自说服自己并没有不幸,他们才是。
这样的疗愈过不了多久,也终究成灰,我另外迷恋起旅行,用一次又一次不停歇的旅途证明些什么,到了更远的地方,绕更远的路,才能找到那些真正让自己在乎的事物。虽然有时候仍会选择绕回政大,静看山岚绿水,这样陌生却又熟悉的校园,其实也默默地陪了我些许年岁。
去年的生日前夕,K在脸书上捎来讯息,不如见个面吧,喝点酒吃些咸酥鸡,了结那些前一年的秽气,我与他以及他的女友饮酒听歌,那些年迈的青春还可以有些理由,我们在这里,聊些言不及义,那就是回到过去。他说,他要去当兵了。我说,当兵很好,你们感情还是要继续维持。他说,希望之后结婚时能邀到陈奕迅来唱歌,努力也好。我说,如果我可以帮忙一定会尽力帮忙。去除客套,有时候话语的裸裎是如此重要,最后更是不知不觉地清唱歌曲,那些永不过时的流行歌曲,在未来的时刻铭记了一些记忆。
后来听到他的消息,是他已经去当兵,我想起他说过的那些话语,再怎么穷极无聊,但感觉却让人很美好。而在记忆的另一端,总会有意无意与另一位政大同学A聊起近况,每日用LINE等待心事的交换,聊以一些字句,终于有了纾解,还记得有次陷入无以言说的焦急,病急乱投医就只想到了A,想到什么便说什么,情感总是自私的,当一个倾听者总是难,那时也总感谢著A愿意听我言说,即使那可能并不重要,即使那可能都过去的。
有些人,有些话都不会记得永久,但有些片段,会记得。
那是我的秘密基地,并不囿于某一场景地点,藏存在脑海里的某一个片段,不用躲在房间里看北野武的电影或是独自唱著陈奕迅的歌,我与我认识的人,我们的相遇让寂寞有了温度。
在我的秘密基地,我希望变成更好的人。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