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换星移几度秋-星际效应剧情〈Interstellar〉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爱是唯一可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事物。”Love is the one thing that transcends time and space.
实在太喜欢克里斯多夫诺兰的电影,他的电影里面都有孤独且脆弱的男人,但他们都在遗憾当中镇守著自己的回忆。诚如尼可斯卡赞斯基在《基督的最后诱惑》里面写的一样:“脆弱才能拯救脆弱,坚强不能。”那些彻底被洞悉的脆弱男人们,在镜头底下展现自己的真实样貌,却让他们变得更坚强。

就像【黑暗骑士】的布鲁斯韦恩一样,失去所爱后从高塔遥望著黑夜;但又像【全面启动】的柯柏那样执著转动陀螺,想找回一些什么,想多爱一些,想证明多一些什么。
【星际效应】原是导演克里斯多夫诺兰献给女儿芙萝拉的一封情书,我们在此宣告离别,但是我们依旧有相聚的机会。也因此【星际效应】相对于其他的克里斯多夫诺兰电影而言,这部减少了几分深沉的锐气,更是他从影至今最温柔的电影,两个父亲,两个女儿,他们都必须让这个世界幸福。
诺兰之前的电影就没有所谓“爱”的可能?或者是说他更洞视生命的无常,或许就像【记忆拼图】里面寻找真相的李奥纳德,一切只为了找到杀妻的凶手,这让他有了执念,也难怪【针锋相对】透过老警官之口说出“他一定有罪,我相信他一定有罪”,【顶尖对决】让两个对彼此充满恨意的男人做出无法弥补的苦痛,最终两人牺牲了自己最珍贵的爱人,也要毁灭彼此。
可是【星际效应】不是,回归我起始最想说的,这是一部关于爱的电影,也是克里斯多夫诺兰从影至今最温柔的娱乐大片,除了一贯不可思议的视觉奇观之外,更透过库柏之眼来凝视这一整个家庭,他与子女之间的深刻羁绊,用一只手表当作他与女儿墨菲的信物,告诉她,我们一起对时间,到时候等我回来,我们来看我比你的世界还要晚了多少。
 图片 第3张  

;

女儿之名墨菲来源自“莫非定律”,或多或少都明确表明了库柏的悲剧想法,凡是可能出错的事物一定会出错,但错误不一定为失败,也会是一种美丽。他与女儿之间的破裂关系造成两人相隔许久的悬念,太空船无法穿越所有的宇宙,深不见光的黑洞使人悚栗,时间光年的瞬息万变令人婉叹,但只有回归感性的思念,是可以突破空间与时间的。
只有思念,可以穿越光年。
在那辽阔景深的宇宙时光里,库柏、布兰德、道尔及罗米利等各领域的科学家及冒险家前往时间不可触的宇宙,当他们仰望地球的美好。突然又想起库柏所说:“我们曾经仰望星空并且期许总有一天可以登陆其他星球,但现在我们只能低头担心我们居住地的废土。We used to look up at the sky and wonder at our place in the stars, now we just look down and worry about our place in the dirt.”像是自己推翻自己的理论一样,看著那张库柏忧郁伤心的脸,才告知我们。原来地球之所以美好,不只是赖以居住生存的幸福,更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拉扯。
他们执行了拉撒路任务,那一场必然只能重生的旅程,拉撒路在圣经里是耶稣的门徒,死后四天被耶稣吩咐复活,从死亡迎接重生。
四位组员被告知不能有家累,即便布兰德秘恋著另一位科学家,但不能说,爱会阻碍我们思考,我们不能拥有爱,但我们却都忘了要不是依存于爱,我们根本无法立足于世,无法组织我们雄伟的城邦。
 
科学排斥过多的情感,提醒著我们有可能会危害其思考。但是库柏对女儿的爱却改变了地球的未来,布兰德的爱恋却找到人类生存的新希望,谁说爱不是唯一呢?但对于曼恩博士来说,爱却又是一种解释,爱是恐惧,这让他决心丢出虚假的讯号,决心换得一丝丝可能回到地球的机会,他成功了,有人来救他,他告知未来是不可能的,人类终将灭亡,我们顶多只能够创造出另一批新的人类而已。
所谓的虫洞,所谓的光年,都成为了“爱”的背景,最终成就了“爱”的解答。

;

也因此【星际效应】的TARS上承【2001太空漫游】的HAL,但到了诺兰的手中并非为人类与机器人的不信任,他带我们抵达下一个纪元,人类与机器人是可以相互和睦的族群,调整幽默指数或坦白指数,没有愤怒的毁灭,我们可以一起走向未来。
又或是塔可夫斯基的【飞向太空】,乌托邦不再辉煌,但却是一场内在的自我救赎之旅,修补自己的灵魂,补缀而入璀璨的星空。还是【第三类接触】那般与外星人联系,最后得知所能够对话的,仍然是内心那个真正的自己。
想起法国导演尚雷诺所说:“每个导演终其一生只拍一部片子,其他作品都只是注脚与变奏而已。”诺兰从【记忆拼图】开始,启动了他对逝去之爱的遗憾与感叹,更在【黑暗骑士】三部曲当中的布鲁斯韦恩与瑞秋,以及【全面启动】柯柏与茉儿之间不舍的爱情里面,盼得一丝丝重生的机会,但他真的重生了。
【星际效应】的库柏穿越无数光年,终于最后来到女儿的年迈时期,他们相遇时早已经收起昔日的眼泪,是的,感伤都请收拾,请带著所有的希望与喜悦开始起飞,让所谓的“爱”叙述一切。
王勃在《滕王阁序》是这样写的:“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天光星辰转动,时间就这样过去,但如果有些事物,可以陪我们留下,可以陪我们更茁壮,那么【星际效应】就会是带我们抵达每一场美梦的时空冒险。
闭上眼睛,体验电影史上最具震撼的星际飞行吧。
别温驯地步入美好的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别温驯地步入美好的夜,晚年应在迟暮时燃烧并咆哮;愤怒,愤怒地抗拒濒死光焰。纵然智者在大限时知悉黑暗合乎伦常,因他们的语言再也无法叉出雷电,他们拒绝温驯地步入美好的夜。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行善者,在最后的浪潮旁,泣诉曾如此璀璨光明,他们翩舞于绿色海湾的脆弱言行,愤怒,愤怒地抗拒濒死光焰。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狂人们,飞行时追逐并歌诵太阳,他们省悟,已太迟,在途中哀伤,别温驯地走入美好的夜。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死者,临终时以迷茫的视线张望,盲目仍可像流星一样燃烧并雀跃,愤怒,愤怒地抗拒濒死光焰。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而你,我的父亲,于哀伤之高潮,咒我,佑我,以你惊惧的泪,我祷告,别温驯地步入美好的夜,愤怒,愤怒地抗拒濒死光焰。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来我的粉丝团玩一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