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讨论超级英雄-鸟人剧情〈Birdman〉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你知道吗?你是对的,你不重要,你一点都不重要。赶快习惯这件事吧。”
And you know what? You're right. You don't. It's not important. You're not important. Get used to it.
阿利安卓冈札雷伊纳图的电影很神奇,即使偶有趣味桥段,你依旧能从电影里面望见一些悲剧的端倪,从他的成名作【爱是一条狗】开始著称,无论是绑匪、中产阶级夫妻或是热爱斗狗的痴情男,三条主线相互链结,变得如此清晰,随即他佳作迭出,无论是【灵魂的重量】、【火线交错】皆然,这回在【鸟人】却大玩其后设趣味,当男主角雷根出现在过气的好莱坞体系,我们都知道他是米高基顿,他是蝙蝠侠,他曾经振翅高飞,但如今只能在地面上缅怀回忆,他让我们知道褪去超级英雄的装扮之后,如今只能成为最为弱势的老男人,没有愿意被他拯救,更没有人愿意拯救他。

是的,鸟人就是蝙蝠侠,当雷根提及曾经与乔治克隆尼同坐一台飞机,飞机遭遇乱流,但迷恋名声的他却心想如果飞机出事,隔天报纸刊载的头条照片只会是乔治克隆尼的脸,不会是他,即便他继往开来创造出瑰丽的【蝙蝠侠】世界,即便乔治克隆尼拍了毁灭性的烂片【蝙蝠侠:急冻人】,但是往后际遇却决定他只能被遗忘,大家会记得能够编导演全能的乔治克隆尼,没有人记得他。
掌声与喝采是毒品,当雷根曾经创造出专属于他的超级英雄盛世,他感到孤独且恐惧,他是热爱文学艺术的人,即便他钦慕瑞蒙卡佛的原因如此肤浅,仅是因为一张餐巾纸,还被爱德华诺顿饰演的麦可笑称:“这只是他一时喝茫所写下的。”但依旧不损于雷根的明星梦想,做一次梦的人是浪漫,但反复做第二次梦的人却是不切实际,当年他叛逃体制不愿演出超级英雄,一心只想证明自己与众不同,自己跟其他演出超级英雄的人不一样,他能够编导演,他有深厚的文学底蕴,为何他的生活比那些穿著披风的英雄们还惨?
雷根不断与鸟人进行对谈,穿梭于剧场内的每一个角落只为了找出“戏剧”与“艺术”,我们一边看他焦头烂额处理演员与演员之间的爱恨纠葛,另一边又更熟悉这个人,他与刚从勒戒所出来的女儿失和,他对充满傲气的演技天才晚辈感到无力,他离异的妻子只顾著讪笑他,他以为可以依赖的经纪人却始终不懂他要什么。真正愿意倾听雷根心底话的人,竟然就是他自己,也就是背后那张画像所衍生出来的“鸟人”,原来当年没有脱掉那件装甲,或者更应该是说,那件装甲其实早已取代成为真正的他。

;

当雷根身穿四角裤,狼狈地穿过时代广场回到剧场时,旁人见到便开心直呼“唷,是鸟人耶。”几乎没有人记得他是谁,大家只记得,他是那个超级英雄“鸟人”,观众更愿意看著他出糗,看著他与他的四角裤成为焦点,原来鸟人不会飞,他更必须要以最难堪的样貌示人,让大家知道他有多卑微。
【鸟人】会是什么样子?与其说是超级英雄的解构肌理,我更觉得是继由【魔球】、【惊爆内幕】之后,以一场职涯危机作为主线贯穿,让我们深切体会到中年男人的孤独与脆弱,他的家人与他貌合神离,他的朋友状况一堆,但他却借由剧情的推进,让我们更体会他的孤独,正当他的女儿对著他咆哮时,对比他之后对妻女的告白,才让我们发现所谓的“鸟人”飞不回过往从前,那个可爱的女儿早就恨透了他,他却无言以对。
雷根说:“我希望我在那里。”
欸,鸟人,但是你不在。
【鸟人】最为杰出的地方是强大的配角群,不仅仅是米高基顿,无论是爱德华诺顿、娜欧蜜华兹甚至是偶像出身的艾玛史东,都精准在电影里面诠释自己的角色,并且以自己的生命定位探讨“什么是艺术”、“什么是生活”还有“什么是自己”。
虽然雷根积极找来众多杰出演员,亟欲改编自瑞蒙卡佛经典名作《当我们讨论爱情》,但我总觉得对雷根最具冲击力道的,应该是瑞蒙卡佛的诗篇〈晚期断章〉,当诗篇末尾写著:“称自己为挚爱,感受到我自己,被世上所爱。”其实雷根也是希望自己被爱的,他甚至为了掌声不惜一切,拿著一把枪就想赌上自己的性命,活了,享受掌声,死了,但至少终结这一切,而在那之前,他才真正享受飞在空中的快感,原来他真的是鸟人,他可以飞天遁地,可以对抗许多强大的外星怪兽,可以让所有地球人等待著他的到来,在两小时有限的篇幅里拯救所有人的性命,但这一回,他倒是救不了自己。
【鸟人】是一则悲伤却极富寓意的黑色喜剧,阿利安卓这一回将自己最为擅长的多线叙事技巧,融合他好友艾方索柯朗的长镜头贯穿,让我们仿佛身历其境,有时随著鸟人飞翔,有时则跟著他一起在纽约这座城市里面忧郁,但终究没有结果,雷根终究会死,鸟人会活著,但是雷根在生命快要结束的那瞬间,该怎么拯救自己?电影里面最后那一颗悬而未决的镜头提醒我们,无论雷根是生是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怎么活。
最后简单节录一下剧中改编瑞蒙卡佛知名小说〈当我们讨论爱情,我们讨论的是什么〉的名句,刚好也能成为这部电影的最终注脚。
“这所有的一切,我们谈论的所谓的爱,都只是一种回忆,说不定连回忆都谈不上。我说错了吗?我有神智不清吗?如果你们觉得我说错了,你们要纠正我。我想知道。我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而我是第一个承认这件事的人。”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