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行那可追-超时空拦截剧情〈Predestination〉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还记得苏轼曾写下这样的诗句:“人行犹可复,岁行那可追。”岁月是否真的不可逆?是否无法召唤复返而有所改变?史派瑞兄弟自从与伊森霍克打造小成本的精致杰作【血世纪】之后再下一城,【超时空拦截】的成就甚至比【血世纪】还要更高,呼应于英文原名Predestination,亦即是宿命,悲剧无法改变,我们只能够顺著时间往前走。

故事正式开始是从酒吧的一段对话,当约翰遇及酒保,两人在酒吧展开人生迄今的惊异对话,对于太空冒险的渴望,同体双生。那时候的约翰仍是女孩“珍”,她不懂什么是所谓的幸福,只希望能够完成自己想做的目标及成就。无论是“珍”,无论是“约翰”都是一样,他们是宿命里面的一个固定环节,【超时空拦截】最迷人之处就像劳柏海莱因的原作小说一样,关于时光冒险,我们并不需要任何规则,自己可以遇见自己,自己可以跟自己结婚,自己可以生下自己,并且自己也可以杀了自己。
从一个炸弹客的连环杀人案为主,这让罗柏森的时光机构必须要有所推力来执行这一切。从小便有了“珍”的诞生,当她长大成人并且遇到从未来一起来交往的“约翰”之后,她生下了自己的小孩并且又成为“珍”,剧本不乏许多巧思,“约翰”不一定认识“珍”是因为“珍”不喜欢照镜子,“珍”又是极度自恋的人,这样聪明的细节布局让整部电影都显得合理。
一如英文里面常常所说的John Doe或是Jane Doe,都意指为“无名氏”,这让“约翰”与“珍”的存在看似不需要,却都是重要的一环,他们让时间能够顺利推进,也让时光局可以被推演而出,完成许多任务。就像酒保(伊森霍克 饰演)一开始所说的一样:“究竟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呢?”这是个没有问题的答案,仿佛世界刚创立之时,就必然要有生物的出现,就像“珍”其实是被自己生下,虽然根据时光悖论来说,不一定每一回的基因都相同,不可能生出完全一模一样的“珍”,但这就是好玩,就是证明了电影里面这个loop回圈的精采概念。
故事到了最后,当酒保(伊森霍克 饰演)让自己成为了自己,也让“珍”、“约翰”都能够顺理成章进行他们的历史,故事却又有额外的发展,原来苦心追捕的数十年的炸弹客,也竟是老年的自己,身为时光探员的他,也因此可以穿梭各时空而不被抓到,最终“约翰”杀了老年时的自己,渴望这一切的历史能够顺利进行,宿命重新开始,这一切并不是直线发展而成为了回圈。

;

如果说【回路杀手】以一种轻盈的帮派喜剧概念来讲述时光穿梭,那么【超时空拦截】的格局更为悲观且宿命论,那些死亡,那些悲剧是无可避免的,必须要那样做,才有可能让我们成为现在的自己,当“约翰”缓缓说出那句“我期待与你的邂逅”时,为了让自己再度爱上自己,一切都是必要的。
回到一开始,约翰与酒保之间的对话当中,他曾询问自己是否有过目标,当然“爱”也是一种目标,只是为了“爱”这一件事,我们必须要付出多少?【超时空拦截】的精采布局及聪明对白让我们在观看电影的各个环节时都能拍案叫绝,实在好看。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