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开始-在地图结束的地方剧情〈Timbuktu〉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撒哈拉沙漠的尾端,位于马利的城市廷巴克图早于2012年就被伊斯兰国所占领,在看似荒诞及微妙黑色幽默的状态下,【在地图结束的地方】所呈现出的是一则美丽且魔幻的国族沦亡史,无比真实也无比悲伤。

我其实非常喜欢【在地图结束的地方】,喜爱程度甚至高于大量致敬费里尼的【绝美之城】,两部电影都在坎城影展铩羽而归,却都在欧洲各大电影奖项及奥斯卡奖有所斩获,这部电影看似无常,故事没有清晰主线,但明确的却是在伊斯兰国统治之下的庶民景况,卖鱼的妇女、穿著长裤的阿伯以及不愿将女儿出嫁的妈妈,全片一再进行宗教、人性及国族的辩论,早已迎接现代化生活的廷巴克图,却面对封闭的伊斯兰国统治,他们该如何去面对这些无趣的生活。
有人唱歌,有人跳舞,有人则将自己的爱牛取名为GPS,看似简单的生活,却被伊斯兰国一再打乱,并行以真神之名来处以私刑,但他们却又独身于宗教之外,一如剧中人踏入神殿时不穿鞋也携带武器,那时候我们便有所知悉,所谓的“神”竟然只是这群人作乱的理由。
故事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从一只小鹿的奔跑做为开端,结尾则停留在小女孩奔跑的无助脸庞,猎人与猎物之间的不平等对待关系,竟然也沦为了一个城市的阶级式论辩?其实【在地图结束的地方】厉害之处便是看似无心,但每一幕都真切。
不著痕迹的黑色幽默,再加上电影里面时常出现的美丽景框,一如牧人报仇杀人时,镜头拉远,小湖泊的两岸波光粼粼,生与死就在两端,命运也在两端,没有人能够真正到达,呈现得既魔幻又真实。
不过我总是心想,似乎【在地图结束的地方】好看归好看,但好像还少了些许东西,出身于西非茅利塔尼亚的导演阿布代拉曼西沙可又一精彩力作,仅仅一百分钟的片长让我们似乎没压力看完【在地图结束的地方】,却又其实充满压力。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