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火柴的流氓男孩-醉‧生梦死剧情〈Thanatos, Drunk〉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醉‧生梦死】无论是中文或是英文片名都饶有意味,剧中的主角群每个人都著迷于酒醉,著迷于做梦,甚至著迷于死亡的瞬间,他们正在迸发人生最为激昂的烟花。若从英文片名来看,就只有两个意义,希腊神话的死神塔纳托斯Thanatos,以及酒醉这一件事。

死的人永远离开,但是生的人却活在死亡的阴影,这似乎是张作骥电影最原始的意象,然而生与死之间做为互置,又能够超脱而延伸出一种亲切却又迷人的草莽气味。
这让我在当年著迷于【黑暗之光】片尾那个魔幻至极的烟火,再加上【美丽时光】跳进大海里面的子宫原乡,都展现出一种无比暧昧的黏腻,而这种黏腻却又让人著迷,是谁也学不来。
张作骥这一回则玩得很不一样,或是做为第八部电影,我曾经觉得张导在【当爱来的时候】所营造出的饱满家庭概念,应该算是他创作生涯的段落句点,没想到这一回的【醉‧生梦死】,才是他对于情感、家庭以及爱之间最为纯粹的感受。
该怎么说呢?其实就我而言,【醉‧生梦死】应该是张作骥迄今八部电影里面,最打动我的一部,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部。
喜欢与蝼蚁、火柴盒以及酒精的老鼠,从小就比谁都还要聪明,却还是渴望被人看见,他逞凶斗狠,但他确实活得认真,也爱得认真。隐藏真实性向的花花公子硕哥,明明有固定女友,却迷恋上隔壁房间的老鼠哥。而投身电影产业的老鼠哥,也在同一个屋檐下对硕哥的迷恋有所回应。
爱是一种救赎,也是一种恐惧。张作骥总是喜欢主角逞凶斗狠,持著利刀进行愤怒的复仇,但他们却总是格外脆弱,他们都有情感上的重大缺陷,无论是恋父、恋母或是自我毁灭都是,但感动的是,张作骥在悲观至极的世界观里面,总是喜欢偷偷藏著一个属于自己的方地。
自从在【爸,你好吗?】偷渡电影行业的辛酸之后,这一回【醉‧生梦死】亦然,张作骥甚至带入对于来不及照顾母亲的感慨,完全投注在吕雪凤充满生命力的澎湃演出,仅仅两三段,却都是全片最令人目不转睛的演技奇观。

但最让我著迷的,仍然是那个结尾。
还记得当年一鸣惊人的【黑暗之光】,女主角康宜在经历亲人与男友逝世的痛苦之后回到家中,窗外是一连发翠丽的浓烈烟火,她看著看著,一转身,过世的亲人与爱人们却又莫名复活回到家中,她没有任何惊讶,只是亲切地招呼并且上前帮忙,任凭烟火一直绽放。
这一回没有烟火,倒是有老鼠的火柴盒,他在我们看不见的景象里也许点燃火柴,然后他又回到了最惬意的菜市场,与做过援交的女友相会聊天,最尊敬的硕哥则豪迈地经过他身旁,打著呵欠说要去充电,硕哥穿街过巷,经过暗无天日的蜘蛛网,但总有那么一刻,打开小门,我们终于摆脱潮湿晦暗的天空,一起迎向光亮。
等一等,在故事的上一段,老鼠、硕哥以及援交女孩不是才在死亡阴影的边缘吗?
我宁愿那么想,故事能有更好的结尾,至少不会让人感伤,在生命烛火的最后时光,我们能与争执过的母亲和解,能勇敢地说出自己心中的爱,也能坦承面对自己。
那样的人生,不用醉酒,不是梦,但真是完美。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