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太郎想要回家-安诺玛丽莎剧情〈Anomalisa〉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已经忘了自己等待查理考夫曼到底有多久,从【变脑】、【兰花贼】以及【王牌冤家】的绝妙剧本,那些看似怪异却又温柔的对白字句,天马行空的浪漫旅程。但直到他首次执导的【纽约浮世绘】,却或多或少有些失望,也感到可惜,【纽约浮世绘】一样怪,却不够有惊喜,让人怀疑是他走得太前面,还是他的一举一动已经非一般人所能思考的?幸好七年多以后我们又盼得了【安诺玛丽莎】,大胆且另类的黏土动画,却又怪到极点的人际互动,更有毫不遮掩的性爱场面,相得益彰之下所呈现出的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电影内的饭店名称是The Fregoli,恰巧与心理学症状的Fregoli Delusion互通声气,在麦可史东的眼里几乎所有人都一样,他们共有同样的声音,一举一动令人生厌,即便麦可是客户服务领域的专家,他出了一本书叫做《如何让我帮助他们How May I Help You Help Them》,但他其实厌恶社交,他可以对所有听讲者,他可以武装出自己专业且冷酷的一面,但都难忍他心里面的孤寂(恰巧他的姓氏还是冷酷的Stone),他就像是在演讲台上所说的那句话一样:“我的脸沉浸在噩梦中,但泪水却流不出来,我需要让眼泪告诉我这是个噩梦。”

然而这却不只是噩梦,这是麦可的真实人生。

麦可需要一个不一样的人,在他所遇到的各个人里面,都有同样的声音,他们总表达钦慕之情,他们表达著爱意,却多半离他于千里之外,他在他的领域里独树一格,他擅长服务,但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真实的情绪。这让他面对丽莎时如此笨拙,他当著丽莎好友的面向丽莎邀约,他鲁莽却像如获至宝地向丽莎求爱,他以为他可以拥有爱情,然而到了最后,他又发现这一切只是轮回,丽莎其实很快地也要变得跟其他人一样,她的声音也会有变化,完全没有任何差别。

“我觉得你很特别。”

“为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直觉上我就是认为你很特别。”

;

【安诺玛丽莎】与其说是对于错误的爱情解读,也可说是一场自我救赎的复返召唤,当麦可游荡在大街之际,他走进成人情趣玩具店,迷路的他原本计划默默离开,却又买下日本性爱玩偶,直到他买回家时又违和地唱起〈桃太郎Momotarō〉,成人的性爱欲望与童年的单纯交织于一,最终我们得到的是什么?

是远走高飞,还是一趟回家之旅?

电影其实没有解释太多,这样的寂寞不用多说,其实就应该是查理考夫曼的内心自我投射,当与他合作多部电影的史派克琼斯拍出自我忏情录【云端情人】,米榭龚德利则对爱情感到失望而献出【泡沫人生】,查理考夫曼从初始一再以恶趣方式拍成的奇想电影【兰花贼】、【王牌冤家】,步入中年后成为一种最单纯的遗憾,他也许就是壮志雄心的桃太郎,前往鬼岛后却顿失人生目标,但这样的性格却又让【安诺玛丽莎】显得如此迷人。最后一段还提醒我们,不要忘记爱。

是的,不要忘记爱。【安诺玛丽莎】由不正常的Anomaly加上丽莎的名字Lisa,交织起来却是日文的天神,怪异且孤独的人到头来却能够成为自我的救赎,我想起丽莎用别扭歌声所唱的〈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原来真的很美,而这是寂寞的人才能细细品味的。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