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蛋还是先有人?-我的蛋男情人剧情〈My Egg Boy〉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虽然顶著金马奖初审没过的疑虑,《我的蛋男情人》从技术层面上来看,确实很精准照顾到很多细节,对于30岁女性的描绘,则依旧未脱窠臼,要不是与食材、冷冻精卵银行作结合,其实《我的蛋男情人》对我而言依旧有如《追婚日记》、《剩者为王》那般平庸,轻盈的前半段勉强能找到一些亮点,后半段则在刻意放大舞台剧的精卵世界,除了吴念真信手捻来的个性化演出之外,很遗憾《我的蛋男情人》没有做得很漂亮。

今年的台湾电影似乎仍在荒芜,去年《刺客聂隐娘》与《醉生梦死》的惊喜仿佛昙花一现,今年绝大多数台湾电影都未竟人意,而《我的蛋男情人》、《楼下的房客》都在技术方面做足,但在故事方面却显得尴尬,尤其是《我的蛋男情人》在冰岛行开始引领的后半段,故事显得生硬且缓慢,完全靠林依晨的演出在支撑,凤小岳则也变成一个相当“功能性”的角色,他不孕,但他依旧渴望传承其子嗣。《我的蛋男情人》从食材来看,有做菜的热情,也亟欲将美食端上桌,同样地,自己的身体也是乘载他人生命的重要空间。

人在蛋里面,而人们又孕育蛋。

《我的蛋男情人》对我而言的观影经验,说实话真的并不愉快,7年前我对傅天余导演所拍的《带我去远方》也没有爱,这应该是说我仿佛过了那个精致化的文青年代,一切总是干干净净,古典欧洲与美丽海洋相互辉映。我甚至觉得《我的蛋男情人》明明有更好的资质,可以去衍生出这一代六七年级在台湾社会所遇及的困境,但依旧绕了一个大圈,又回来强调女人需要有爱情。

如果这是一部制作漂亮且精良的好莱坞喜剧,开宗明义就要我们不动脑,那也就算了。但是《我的蛋男情人》从开头第一个画面,林依晨的第一个表情,就告诉我们,这部电影是很渴望不一样的,要表达出我这一辈人的哀愁忧郁与狂喜,我们渴望逃离冷冻的世界,我们渴望拨云见日。不过这一切就在那种很言情的描绘设定,实在老套,而且是让人错愕的老套,男女主角一起上山做早餐,热恋时在冰岛旅馆讨论生育议题,接著用很文诌诌的字句吵架,最终又极不合理的产生预感,要去拯救精卵银行,我本以为这应当是平实的故事,可是又极度让人出戏。

不过《我的蛋男情人》有些段落倒是还勉强算漂亮,用蛋做为明喻,是无法生育,是自卑情感,也是生活的困境,电影不只是形容那些男女之间的关系,更是30岁男女性的困境来著墨。每个人都想出来,精子与卵子都是,困顿于现下环境的绿女红男也是,他们都没有答案,电影不打算给答案,因为答案就在我们的生活之中,看完电影后,只需要把自己的真心给解冻。

;

不过对我而言却还好有金燕玲与吴念真,剧本也给了他们最好的台词,金燕玲几段与林依晨共同坐在餐桌上的吃饭戏都拍得动人极了,把那种说话刁钻却又充满爱心的母亲演绎得非常精准,而吴念真一贯那种以人生导师的角色穿针引线,也是电影亮点。除此之外,我想《我的蛋男情人》没过金马奖初审,或有疑虑,但我又不觉得可惜,顶多觉得金燕玲的角色无法获得肯定,这点倒是遗憾了。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做好做满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