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走的人-七月与安生剧情〈Soul Mate〉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当安生(周冬雨 饰演)听著摇滚歌手送给她的《花房姑娘》时,她知道那已经是第五次,爱一个人,曾有人反复唱著同一个歌,但不敌有另一个人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总是那么扎实,那么准确,那个人就是七月。

《七月与安生》,明明是两个个性截然不同的女孩,却又是彼此最重要的人,超越了家人与恋人,她们就像是另一个自己,在这个不怎么安稳的世界里面拼凑起残缺的灵魂。

影子是这部电影里面非常重要的象征,当七月(马思纯 饰演)对著家明说:“如果我一直踩著你的影子,你是不是就没办法走远啊?”但这句话想必安生也知道,所以她会在最后的小说写著:“七月如果有一天回头,她会看见安生踩著自己的影子。”于是《七月与安生》的意象就这样确立,这不只是关于闺密的故事,而是从闺密的概念延伸出来,扩展至整个中国近代史的浪漫推演,就像监制陈可辛的《甜蜜蜜》从来就不只是讲爱情,讲的不停漂泊的异乡人,回过头来,体会到重要的从来就不是故乡,而是自己所爱的人。

那么《七月与安生》,放任安生跑遍大江南北,在北京的胡同里与男友做著摇滚梦,在游艇上尽情游戏人间,却不忘寄封信给七月,问候近况,也问候家明。陈可辛的故事里总有一股惆怅氛围,身为导演的曾国祥确实抓到了这样的氛围,他更接足了地气,将这个江苏省镇江与北京的故事,相隔两地,距离遥远,却又那么近。

有人离开,有人留下。张清志在《最后的告别》里面写著:“最后走的人,必须关灯。留下来的人,必须落泪。”

《七月与安生》所谈的是离开,有人永远离开,有人原地踏步,七月与安生不停分享人生,交换人生,到最后其中一人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留下另一个人,分享她生命里最幸福的部分,日复一日,将她无法拥有的那一部分,永远延续下去,你离开以后,不知不觉,我借用我们的记忆,把你活成了我自己。

那为何要说这样的离别故事呢?如果当年《甜蜜蜜》说的是终究到来的离别,那么《七月与安生》透过片中小说的互文生义,却反过来了,讲得其实是留下。也是因为这样,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篇幅较大的,总是留下的那一个人,七月与安生凭藉著当年的记忆,再次于酒吧相遇,明明认识了这么多年,却发现对桌的那个人,好像很陌生。

;

“她离开了”七月与安生看著彼此,都这样想著。

但如果只有这样,我不会那么喜欢《七月与安生》,甚至认为这部电影是近年来最好看的青春电影,看过这么多属于他人青春的故事,《七月与安生》所经历的虽然不是我所熟知的境地,却深入了青春的核心,曾经一起爱上了同样的一个人,但到头来,我们只是爱上了自己残缺的灵魂。

这也就是曾国祥在《七月与安生》里面加强“交换人生”的元素,甚至还加入了27 Club的禁忌命题,这么多的摇滚歌手,一如Kurt Cobain、Jimi Hendrix、Jim Morrison等人,他们因为各种原因,从此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有人记住他们了,只要一听到他们的歌,就会永远记得他们。七月何其有幸,有安生永远记得她,我们的青春,谁能记得?我们一定会记得哦,有这部电影,就等于有人记住了我们的青春,曾经那么闪闪发亮。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做好做满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