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欠钱不还更无耻的

 图片 第1张

 

哥哥几年前借了20万给他的一个初中同学,当时还约定好了借款利息,基本同于银行同期利率。而在那之前,该同学给哥哥说,他之前向别人借钱,别人要的是5分利。

但几年过去了,这个经营游泳馆的刘姓同学,本钱没还,利息更无。

多次讨要无果后,哥哥让这位刘姓同学重新补写借条,因为,当时的借款期限已过。但该刘姓同学同意写借条,但不再同意借款时约定的利息。

哥哥不同意,僵持了一年多,中间多次追要欠款,一直没有结果。今年10月,哥哥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

接到传票的当天,这个刘姓同学给哥哥的另一个同学打电话,就是这个电话,彻底让我看出了这个垃圾人的“无底线”,他在和同学的电话中说,“你给某某说,我给他两天考虑时间,是不是撤诉,如果不撤,我两天后就到他公司,问问他当初怎么会有钱借给我的。是不是贪了外快?反正就是这样,他不撤诉,我到法庭上就乱说一通,管他有的没的……还有,你转告某某,他打过什么官司?我可是打过很多官司的人,输了官司,我也没钱给他!”

哥哥把这段录音转给我听,义愤填膺已经不足以形容我内心的火气,如果那垃圾人在我面前,会直接动手吧?

这真是刷新了我对人的人知,欠钱不还要还反咬一口。

借钱那年,哥哥刚刚将02年4万块钱买的小两室卖了32万,之前单位分的宿舍拆迁补偿了18万,这足以说明钱的来路。当时,云龙湖边上的小公寓15万一套,如今已经卖到50万,如果当时接受销售人员推荐,买几套公寓,而不是顾及同学情谊将钱借给他开游泳馆,现在不仅能赚几番,还不止于纠缠好些年。

“我算是认清了,以后再也不借钱了。”哥哥是善良的,他还借给了一个开羊肉馆的兄弟10万,几年后,催要时,那个羊肉馆老板说,“谁让你当初借给我的……”

这真是我听说过的,最不要脸的回应。

 

 图片 第3张

 

 

大概2000年左右,老乡要到我家吃我烧的小鸡炖蘑菇。我就到了广州天河某大型超市买鸡。在卖鸡专柜,我挑妥了一只鸡之后,交给店里的工作人员,让她帮我剁成块。她用来剁鸡的工作台,用一圈纸板挡着,我想,肯定是怕鸡的血肉横飞吧!

回到住处之后,就将鸡洗洗下锅,开始小鸡炖蘑菇。到吃的时候才发现,少了整整一条鸡腿……

这太不像话了!吃完饭,我就和老乡一起去那商场找那个卖鸡人。那个工作人员还在,看到我黑着脸走过来,赶紧把脸转向一边。我径直走过去,敲敲柜台,“上午在这买的鸡,到家里为什么只有一只鸡腿?”

“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啊……”

我的嗓门比较高,把商场管理人员引过来了,听我说了事情之后,加上我老乡在旁边证明,商场管理人员从柜台里拿了一只鸡给我,我拒绝了,“我今天只是来要个说法,为什么会少了一条鸡腿?我不是来要鸡的……”

“算了,算了,让她赔只鸡,也算是付出代价了。”商场管理人员把鸡交给我同行的老乡,我们就一起拎着鸡走了。

还有一次,在海珠区的一个老菜市场,有个新开的卖羊肉的档口,档口里是一对中年夫妻,浓重的中原一带口音,我和朋友买妥了一大块羊肉,请老板帮忙剁成块。案板上堆满着羊肉,她就蹲下来,在档口里面帮我们剁好,然后直接装入了黑色塑料袋递给我们。

回到住处,清洗时才发现,我们买的上等到羊肉,全部被换成了羊骨、羊蹄、羊杂……好好的心情一下子愤怒了——我这么相信你,你却把我当猴耍……一袋东西全部扔了,当时因为还有事情没及时去找他们理论,第二天再去的时候,店已经关门了——估计坑的不只是我们一个,肯定有人率先打上门了。

我有时候会告诉朋友,甚至是比我小很多的年轻人,凡事要多注意。每个人原本对这个世界都是友好的,只有经历了,才会明白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善意。

其实财务损失不是最伤心的,最让人伤心的是被人欺骗。

 

 图片 第5张

 

再说说近段时间天天在各大群里刷屏不止的“江歌事件”。我也因为大家的刷屏和各种声音,才看了多篇相关报道以及相关的多个视频。

江歌的善良是毫无疑问的,在异地他乡,她收留了因为分手无处可去的刘鑫。正是因为这个善举,引来杀身之祸——不管当时的现场是什么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刘鑫,江歌确定不会和杀人犯有什么交集。如果说,江歌因为让刘鑫先进屋,而刘鑫因为害怕而将门从里面反锁,让江歌最终求生无门,那刘鑫不仅仅是自私,还真是罪孽深重了——而在事情发生之后,她明明知道凶犯是谁,不仅不出面指证,还在江歌妈妈提出怀疑之后,各种威胁。

她因你而死,你岂能安生?

我在看那段关于刘鑫的视频时,我通过她的字字句句,我感受不到一点她对于江歌的愧疚,对于江歌妈妈的愧欠——她在意的,只是因为这个事情,她的家庭生活受影响了,她的爸爸妈妈的生活受影响了,她爸爸妈妈的私人信息被泄露了……她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和已经失去生命的江歌比起来,算什么?和已经失去唯一爱女的单亲妈妈比起来,这算什么?

有朋友转发相关的文章,我留言说,估计刘鑫活不下去了——没有男人会娶吧?谁还跟她做朋友?谁敢跟她做同事?如果苟且偷安,再无快乐可言。刘鑫说她现在好想死,估计只有以死谢罪才能换得广大网友的理解——私心会有的,但如果私心过度,也必将堵了你向前的路。

有时候,只为心安。

 

 

 图片 第7张

 

在广州火车站附近,一个刚刚下火车的男孩,让一个中年大妈盯上了,“走啊,去哪里,跟我走,我送你去……”

那个男孩子一脸的窘迫,被那个大妈紧紧跟着,我走过去,挡着那个大妈的路,对那个男孩子说,“你去哪里,去问路边的保安人员,问道路边的执勤人员,不要被人骗了……”

我话还没有说完,那个大妈就扯着喉咙跟我说,“我骗他什么了?我骗他什么了?”

“你骗他什么你知道。”此时,那个男孩子已经走远几米之外,我黑着脸,面无表情地对那个大妈说。

虽然在好多时候,我是热心肠,但我却总是告诫家里的小朋友,“不要瞎热心,有些事情,你碰上了,手都甩不掉。”

这个社会,逼着我们学会冷漠地活着。

 图片 第9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