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里的快递公司老板娘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图片 第5张

楼下有一家快递公司,我开淘宝店的那段时间,常去那里发货。因为发的东西不涉及时间问题,也算合作愉快。

快递公司的老板娘长着一张大圆盘脸,脸大鼻大嘴大,按正常的比例,她应该长2米的身高才算和谐,遗憾的是,她只有一米六的身高。

我这么写,可不是为了说她丑,而是想说,她长得看起来就比较霸气。而且,她的声音很大,经过快递公司门口,经常能听到她在电话这头怒吼,或者是在又是办公场地又是库房的工作场所大声训斥一个男子——我知道,那是她的男人,是快递公司的老板。

每次看到的时候,她男人都在默默地做事情——打包、开单、找货……,但好像老板娘对他似乎一点也不满意。

 图片 第7张

荔枝季,我赶早到楼下的水果店买了20斤水灵灵的荔枝——据店长告诉我,是清早才摘下树枝的。我要将他们快递给我远在南京的同学。

菜店和这家快递公司只有一墙之隔,我提着荔枝问老板娘,“这个荔枝到南京没有问题吧?大概需要多久?”

“没问题,快的两天,慢的三天。这个荔枝刚下树,放个三天没事的。”

于是,打包,封箱,付款。

第三天时候,南京的天气跟火炉似的,但到下午了,同学还没有收到荔枝。网络显示,荔枝一早已到南京,但迟迟没有送货。打电话督促,对方只是表示会安排送货。但直到晚上,同学仍旧没有收到快递。我到了楼下的快递公司,请帮我联系一下送货方,让他们尽快送达——在我看来,同系统内的,总是好沟通一些。

但并没有任何作用。荔枝在第四天下午送到我同学手中的时候,已经流出了酸水——“好可惜啊,一颗一颗好大的荔枝!”同学给我发的信息,充满了遗撼。

我能理解同学盼了几天,结果盼到一堆烂荔枝的心情。我说,怪我了,应该找一家有全程冷链的快递公司。

 图片 第9张

但20斤荔枝,购买时花了160块钱,快递又花了100块,就这样不了了之,我怎么着也不甘心吧?思前想后,我还是打电话给楼下的快递公司,问他们怎么处理。

“没有办法,我也帮你们促了,他们件太多,送不过来,不是我们这边的事情……”是老板娘接的电话。

“难道是我的事情?我那么鲜美的荔枝,请你们快递,你给我说没问题的,说是三天可到的,你们拖了一天,你还说没问题?”

“我们也不想出这意外,你想怎么样?”老板娘丝毫没有抱歉的表情,口气里还充满着挑衅的意味。

“我不想怎么样,赔我的损失就够了。”

“你随时来,我把快递费退给你。”

“我的荔枝呢?”

“你的荔枝坏了,是天气的原因,我们不赔的。要是要那100块快递费,就来拿,其他的没有。”老板娘的语气坚定,没有一丝可商量的余地。

我想起她那个不声不响默默做事的男人,决定认栽——一个令年轻轻的男人俯首称臣的老婆,肯定有惹不起的道理。

没有一个耍无赖的人,还能够让人说可爱的。因此,在那一刻,我看到了手机另一端那个面目狰狞的人。

 图片 第11张

我还是去了快递公司,拿走了100块。

老板娘的大圆盘脸更大了,不声不响地把一张百元钞票放在我前面,然后侧过身去处理面前的单据了。

彼此都没有说一句话。

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进过那家快递公司。

偶尔会在小巷里遇到快递公司老板——点头示意之后,擦肩而过。

 图片 第13张

 图片 第1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