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沙村里的卖鱼佬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图片 第5张

楼下有一家菜店,200平方的面积,蔬菜、水果、鸡鸭鱼肉、海鲜等等,一应俱全。

和附近的大型超市比起来,这里的蔬菜新鲜而且价格便宜。很多人会被店门口标注着“0.29元一斤的大白菜,0.69元一斤的大萝卜”的广告牌给“惊”住了。

确实很难想象,在深圳这样的城市,还有这么便宜的蔬菜。

住在上沙的6年,我的餐桌上的菜肴,基本上都来自这里。一来二去,就和里面的整菜员、收银员熟络了。

这种熟络仅限于我是顾客,他们是店员的关系。在路上遇到,我能认出他们,他们未必会认得我。所以,有时候,在路上遇到,我会故意走进路边的其他商店。

有些关系,离开了特定场合,打招呼都尴尬。


 图片 第7张

他是那个菜店里的卖鱼佬,经常听到他牛哄哄地对讨价还价的顾客说“不讲价,讲价请去别处买。”我心里暗想,啥时候卖鱼的,也这么拽了?

有一次,我去买海鲜,正遇上他跟一个大妈吵架——据说是大妈在装虾的水池里,一只一只捏虾,然后捏了十几分钟,说一句不新鲜,就将挑出来的几十只虾,一股脑儿又倒进了虾池。

这下卖鱼佬不愿意了,要她把那些奄奄一息的虾全买走。“这虾也不多,就三斤,你这么大力气,一只一只都捏得差不多了,买回家好好补补……”

不少人围上来看热闹,大妈就摆出了“我是上帝”的架式,“我买活虾,难道我看看虾是死是活错了吗?这虾本来就不新鲜,如果活蹦乱跳的虾,我拿一下就会死了?”

“这虾都是一早上岸的,你这样一个一个捏,水都让你搅浑了,能不死啊?废话少说,你不买这个虾,今天你就不要走了……”

我赶紧走开了,因为我一直信奉,看热闹的,从来没有好的意外。


 图片 第9张

有天上午,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要来吃饭,还特别强调要吃那次吃的“干煸鱼”。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下楼去买鱼。结果,进了菜店,一摸口袋才发现,钱包没带,手机也没有带。我可是住在没有电梯的7楼啊,这可如何是好?我试着给那个卖鱼的说了一下,“老板,我想来买鱼的,结果刚才才发现,手机钱包都没有带,能不能先赊给我,等一下我再还你? ”

“没事,你要啥鱼?大的小的?”仍是往日那听起来牛哄哄的腔调,但此刻,竟然有些豪放。

“来条鲳鱼,一斤半左右就好。”朋友点名要吃的“干煸鱼”,就是不加水干煸焖成的“鲳鱼”。锅里加入适量的食用油之后,葱姜爆锅,将鱼放入油里煎两分钟,然后加入大料、蒜瓣、香菇等,继续干煸,然后加入酱油和醋,小火闷烧片刻即可出锅。因为时间短,且不加水,只能选取肉薄的鱼。鲳鱼肉薄,煎两分钟就差不多熟了,点了酱油醋再闷烧一下,就可以熟透了。因为是快烧烹制,鱼肉外焦里嫩,分外美味。

正陷在做鱼的回忆里,卖鱼佬就将鱼就杀好了。

“这鱼一斤四两,21元,再给你9块,你买配料。”卖鱼佬说着,一手递过来一张五元的纸币和四张一元的纸币,一手递过来装鱼的胶袋,“你回头还我30块就好。”

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不停地点着头,收下了卖鱼佬的钱。

那一刻,我想,我们在有时候看到的所谓的“坏人”,也许并不坏,甚至是一个好人。

 图片 第11张


当我摘除那个有色眼镜,再去菜店买菜的时候,远远看到他在那里,人还是那个人,表情也还是那表情,却明显地感觉到比以前有了很多亲和力。

也许,有些距离,是因为不了解。只是,有些了解,永远没有机会。

他肯赊鱼给我,一定把我当作认识的人,或者是觉得我是个面熟的人。

同样的,他换掉那个菜店的工作服,再做个酷酷的发型,在路上遇到,我未必能认出他。

我认识的,只是那个菜店里的卖鱼佬。其他信息,一概不知。

若有缘相见,不必问你的名字;若明日天涯,又何必问你的名字?我想,我们很多人,都因为这个原因,把很多疑问吞回了肚里。

真的,很多问题,不必问。

 

 图片 第13张

 图片 第1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