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赚一笔,是一笔”的生意后来怎么样了

 图片 第1张

撰文I李玉  排版IRoy.He

 图片 第3张

 

 图片 第5张

PART

是住在上沙村的时候发生的事了。

楼下新开业一家商店,红彤彤的招牌分外耀眼。边上写着:开业前三天,史无前例大优惠。

 

最外面堆头卖的是菠萝,白底红字写着:5块钱一只糖水菠萝。

然后括号里注明:不包削皮。

 

 图片 第7张

 

不包削皮也能理解,开业前三天大优惠,太忙了。室友拿出10块钱,店员帮助挑了两个看起来很不错的菠萝。

 

晚上,在盆里准备好泡菠萝用的盐水,然后洗水果刀和菜板,然后开始削菠萝皮……

一刀下去,就看到了菠萝里面全黑了……

 

室友怒冲冲的把它丢进了垃圾筒,拿过另一只,一刀切下去……仍然是坏的。

 

在没有电梯的七楼,懒得下楼理论。室友不声不响地把菠萝丢入垃圾筒,然后问我,“你说,这些人帮声音,一边做促销,一边砸牌子,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估计都没有想过,以为开门就有生意做了!等吧,这样的话,撑不了一个月。”见多了村里小店开张与歇业,我笑着告诉室友。

 

几天后,再经过那家生活超市的时候,已经关门了。问了边上的手机店老板,老板说,“开业几天,东西是便宜了,但有很多坏的,第三天就有几十个人找上门来……第四天就关门啦……”

PART

 

那天经过龙秋村的一个巷子,看到一家刚开业不久的快餐厅,闻着辣椒炒肉的香味,肚子敲起了鼓。我迟疑着走进了餐厅,点了辣椒炒肉,叫了一碗米饭,慢慢地吃了起来。

 

辣椒不错,肉片切得也好,味道也很地道,但是,米饭很难入口。散散的,没有一点大米的味道。当时餐厅里没有其他生意,我主动和老板聊天。“老板,这个铺租要多少钱啊?”

 

“这里可不便宜,一个月3000块……”

 

“在这个村里,3000块到也不算贵了,生意好做吗?”

 

“不好做,你看,现在吃饭时间了,都没有什么客人……”

 

“这餐厅开了多久了?能赚钱吗?”

 

“不能,刚开了一个月,生意越来越差了……”

 

“为什么越来越差?有没有想过问题所在?有没有客人给你提过意见或者建议?”

 

“没有,没有。”老板摇摇头说。

 

“那我给你提个意见,你们的菜不错,味道和出品都不错,但就是米饭太差了,配不上你的菜……你把米饭用好点的米,成本多不了多少……”

 

“这个米一块六一斤,好的米,要贵一倍……”老板摇摇头。

 

 图片 第9张

 

我吃了个半饱,走出了那家叫“好味道”的湘菜馆。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算笔账:一个客人吃两碗米饭算,成本也不会超过5毛钱;而快餐店里来了一个客人,他的纯利润不会低于5元。可是,这个老板,却只看到了成本增加,却忽视了饭的品质对客人再光临的影响。

 

再次经过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了。有装修工人正在装修,但店的名字已经不是原来的“好味道”了。

PART

 

我喜欢的早餐,除了家乡的辣汤外,应该就是杭州小笼包了。但每次进店,我会告诉卖包子的,“请给我来一笼小笼包,要热的。”可能会有人奇怪于我这个多此一举的要求,其实,这与我早些年的一次经历有关。

 

有天清晨,在某个街巷,看到一家“杭州小笼包”店,就兴冲冲地冲进去,“老板,来一笼包子。”然后就坐到了餐厅一角。

 

一分钟时间,包子就端在了面前。但我凭多年吃包子的经验,感觉这包子有些较往日的包子不同——以前吃的包子,个个白白胖胖的,而面前的这笼,明显地失去了刚出笼包子的“鲜气”,迟疑了一下,我还是夹起一下,塞进了嘴里……

 

 图片 第11张

 

一股隔夜肉的腐朽味迅速传入心脾,然后就窜出了餐厅外,扒着花池边的植物吐了起来……

 

待我恢复了之后,回到餐厅,问,“老板,你这包子是昨天的吧?肉都臭了……”

 

“不可能,都是今天新包的……怎么会臭?”

 

“你看,这包子的颜色都不鲜亮了……”

 

“我们的包子就这样的,就这色,没坏……”那个老板一副看人吃霸王餐的神情。

 

每个食客都受不了这种明明理亏还咄咄逼人的店家吧?事实摆在面前,仍然一副“店大欺客”的神情。

 

后来,报了官。

 

老板最终承认把昨天剩下的包子又回锅了……可能是忘记放冰柜了……

 

关门整改。

 

有两年时间,没有再吃小笼包。重拾旧爱的时候,我就总不忘补上一句,“要热的。”而且,不是白胖胖的,不要。对于小笼包来说,白白胖胖不只是身材,还代表着新鲜。

PART

餐饮竞争如何激烈,你的食材不好,我不来吃就是了。

 

这应该是大部分食客的消费心理,用一句餐饮界的广告语:不来吃,是你的问题,不再来吃,那肯定是我们的问题。

 

 图片 第13张

 

可我们身边,还有很多店家揣着“赚一笔是一笔”的心理做生意,因贪图小利而倒闭的店铺比比皆是。

 

 图片 第1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