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个人的青春期,都有一个顾森西

 图片 第1张

 

 

首先,我认为《悲伤逆流成河》不算一部文艺片,至少不算一部纯正的文艺片。也许,说它是一部带有文艺气息的剧情片比较贴切。

电影名字是灰色的,调调也是。我试图从这灰色的调调里,寻找一些暖阳,这可能正印正了一句话:心情有点灰,往阳光多处走。

 

 图片 第3张

 

易遥,一个按摩女的女儿,漂亮敏感,是母亲眼中的赔钱货。在她和母亲不多的场景里,每一次,都是因为钱——母女俩的日子捉襟见肘。

易遥在某些时间不能回家,因为,那是她母亲在家里做生意的时间——这个易怒的母亲,即使过着不堪的日子,仍然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易遥,怕她被那些男人看到。

这样的生活应该是明亮不起来的吧?

然而,这还不够!

易遥因为用了母亲客人用过的毛巾意外传染上了尖锐湿疣——对于一个高二女生来说,这已经不是“倒霉”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有了这个病倒不是最难堪的,最难堪的是没钱治病,最难堪的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同学知道……易遥的日子,从50度灰,转眼进入了90度灰——那每一天都是痛不欲生啊!

当她告诉母亲她身体不舒服时,母亲当即说她是为了骗她的医药费,甚至问她是头疼胃疼,还是屁股烂了……在这样的家庭里面,感受不到爱。

 

 图片 第5张

 

 

易遥和齐铭是发小,在同一个弄堂里长大。不同的是,齐铭有个幸福的家庭,还是校草。齐铭一直很照顾易遥,这引起了一些女生的嫉妒。

校园欺凌,似乎是从这里开始的。

当易遥因为上课迟到,影响了唐小米的朗读;当齐铭为了照顾易遥而失约唐小米。唐小米,这个本身因多次受到多次欺凌的女子,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欺凌易遥的主使。

当在她撞见易遥在小诊所求医之后,开始在校园里肆意传播关于易遥的小道消息。

于是,有人往她的衣服上泼红墨水,有人往她的饭盒里倒垃圾,有人往她的身上泼冷水……伴随着这些动作的,是那些让人绝望的句子和冷漠的眼神和不怀好意的指责……

 

 图片 第7张

 

顾森西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她的学霸姐姐顾森湘。

顾森西出现的时候,是以讨厌鬼的样子出现的,一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形象。他再次出现时,却给这部灰色的片子带来了阳光。

是的,尖锐湿疣就像艾滋病一样,让人害怕,但一些刚出生的孩子就有了,这能怪谁?这个病也不一定非得那样才能传染……无疑,顾森西是那些日子里,唯一相信和理解易遥的人。

为了找钱看病,易遥翻到了一个写有“遥遥学费”字样的信封,里面全是5块、10块面额的纸钞。那一刻,易遥百感交集。

正当她蜷缩在柜子前,不知道如何选择时,易遥的母亲从校方得知女儿惹上了这个“脏病”气冲冲地回到家里,气极败坏地想要责骂女儿。

当她听易遥说自己没有做过什么,没有去过公共浴室,没有去过宾馆,也没有用过别人的毛巾之后,这个母亲看着淋浴间外挂着的两条毛巾突然明白了——她甩了自己一巴掌之后,走到易遥身边,抓过她的手,说,“走,我带你去看病……”

她牵着她的手,从小弄堂里穿梭而过,整个弄堂的人,都侧身看着她们。

这个平日里对女儿“恶毒异常”的母亲,突然间的温情竟然令人惊讶。

 

 图片 第9张

仿佛易遥找到了母爱,她的天空开始变蓝,她想到妈妈时,脸上有了笑意……日子似乎阳光明媚起来了……却在路上遇到了正遭遇欺凌的唐小米,正是这次偶遇,让唐小米设计要教训这个“齐铭的女友”。

那时候,唐小米还不知道,齐铭的女友是顾森湘。

顾森湘因此意外身亡,易遥被指控为杀人凶手,就连顾森西也疏远了易遥。

校园暴力再次上演,易遥选择了自杀。在海边,在准备跑上自杀跑道前,导演安排了易遥说了整部电影中最长的台词。

当易遥跑上长长的死亡跑道,身后是数百同学。那个平日里多次参与凌辱易遥的女生,竟然说,“不关我事,我们什么都没有说……”隔壁的那个女生,“啪”地甩了她一巴掌。是的,记起来了,在易遥被人泼冷水之后,她曾拿着纸巾,想要帮她擦干……这是这部电影里有限的温情细节之一。

于易遥来说,还有顾森湘从厕所档板底下递进来的散着香味儿的卫生巾了。

当易遥跑到尽头一跃而下之后,顾森西出现了,救下了易遥。

是的,好在还有顾森西。

 

 图片 第11张

 

顾森湘的死亡案件,终于得到了宣判。主使唐小米被判处有期徒刑。

导演一定是有正义感的,不然,不会让几个丑八怪去演那些校园欺凌的几个配角,就连看起来还可以的唐小米,还给她的左眼下角点两颗大痣。

易遥说,我的人生就这样了,除非太阳从西边出。顾森西说,坐在金牛座上看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愿每一个青春期的人,都能遇到自己的顾森西。

当你许下“除非太阳从西边出”的愿望时,他能告诉你,“你好,我叫顾森西,太阳从西边出来的西。”

 

 图片 第13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