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们应该承认,悲凉才是世态的真相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图片 第5张

 

01

 

说的是真实的事情,我十二分地愿意那个叫王旭的人能看到。

 

王旭是率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靠开工厂,分销商品,早早就成为县城最富有的那一类。王旭为了保家,还自制了一把手枪,藏在枕边,每天晚上睡觉前,家里的前前后后,楼上楼下,柜里床底,全部要搜个遍,除此之外,还养着两只大狼狗——用他的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那个时候的王旭无疑是乡里县里风光的人物,也是在亲戚中走动最多的成功人士。

王旭爹妈死得早,是姑妈一手带大的。王旭富了之后,就常常到姑妈家走动,还把姑妈家的小表妹带到他的糖厂里工作。

 

这在当时的亲戚眼里,那是非常好的回报了。

 

02

 

但这样的光景只维持了几年,王旭因为两起生产事故加上生产的奶酒严重滞销,生意陷入困境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债。他找到了姑妈家的表哥,让他帮忙担保贷款。

 

这么好的亲戚有难,当然要帮助啊,姑妈带头做工作,表哥大生就答应帮王旭担保贷款20万。那时,35岁的大生在当地的一所中学教书,每月工资不足千元。这20万无疑是天文数字,但他想到往日里王旭的慷慨帮助,咬咬牙,在信用社签妥了担保合同。

 

 图片 第7张

 

为这,大生和他老婆阿英没少吵架。

 

用阿英的话说,大生这是给自己的未来埋了一颗炸弹。

 

没想到,这话不幸让阿英言中。

 

两年期的贷款到期后,王旭并没有如期还款,而且还玩起了失踪。找不到债主的信用社工作人员找到了大生,在出示了当初的担保合同之后,拿出了由大生分期还款的协议……

 

就这样,大生成了每天工作却领不到工资的穷光蛋。

 

但他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不执行协议,他将面临至少3年的徒刑。

 

家里没有了经济收入,阿英自然更多了怨言,两个人吵架就成了家常便饭。

 

贫贱夫妻百事哀。阿英不得己,还借钱买上了三轮车,跑起了拉货送货的生意。风里雨里甚是辛苦,大生找不出话来安慰阿英,只有一千次一万次地在心里说对不起。

 

 

03

 

5年后,终于有了王旭的消息。他原来一直躲在县城的一个小房子里从事白酒生产,而且,这几年,这个牌子的白酒卖得还不错。

 

得到这个消息的当天,阿英就找到了王旭的酒作坊,在和王旭一番理论后,拉走了了5桶酒。“既然没钱还,那就以酒抵债吧!”王旭自知理亏,也没有争辩,任由阿英拉走了酒。

 

这之后,阿英拉的酒卖完了,就到王旭的作坊拉酒。工作人员也不阻拦,只是拿出出货单让阿英签字。

 

 图片 第9张

 

又过了十年,大生按照还款协议,替王旭还完了欠款。而阿英断断续续地大概卖了王旭的十年酒,阿英算了一下,差不多抵够了20万元欠款之后,就没有再去酒坊拉酒了。

 

大生35岁替人担保,还完欠款,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爷了。53岁,已经是满头白发。

 

大生的母亲,每次看到儿子这番辛苦,都后悔自己当初给大生做工作,签下那个担保。虽然中间也拿出了自己的积蓄,替王旭还了一些欠款,但对于大生,还是心里有很多愧疚。

 

04

 

又过去了好几年。在大生60岁的时候,突然接到一张法院的传票——原来,王旭把大生给告了,说他欠他30万的酒钱……在法庭上,王旭出示了有阿英签名的出货单……以酒抵债这个说法,阿英和大生都拿不出一丁点儿证据。

 

至于担保借款一事,王旭也矢口否认,说自己年轻轻创业成功,哪里需要借钱……

当庭没有宣判,法官建议庭外调解。

 

 图片 第11张

 

没出过县城的大生哪里想到王旭会来这一招,一夜之间就病倒了。阿英推着86岁高龄的婆婆,去见这个无人性的侄子。“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养育你的那十年吗?”

 

“我已经很对得起你了。”言下之意,他已经回报够了。“没什么好调解的,欠钱还钱!”

 

王旭的叔叔伯伯,都上门来劝说王旭,“做人不能这样,你危难时,大生那样帮你,这现在这样害他……”“王旭,大生是你亲表哥,如果不是亲表哥,他能那样帮你吗?”……

 

亲亲邻邻,大道理说了一箩筐,但王旭仍然咬紧牙关不承认以酒抵债,而大生替他还债这一事,如果取证起来,也非易事。

 

最后

 

说实话,我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很震撼的,以我的小心灵,还想不出会有这么龌龊的人。但它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的身边,这刷新了我的三观。

 

 图片 第13张

 

在这以前,我更多的文字是歌颂真善美的,也一直相信这世界有足够的善意。在了解这件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很多温暖都是在粉饰这个世界的残酷。

 

也许,我们都应该承认,悲凉才是世态的真相。

 

 图片 第1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