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点的序章-哈利波特:死神的圣物Part1剧情〈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Part I 〉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电影有一个极其出色的开头:荣恩从家里向外忧郁的远眺,预示一场灾难即将来临;妙丽用失忆咒将家人忘记妙丽的存在,照片与回忆也逐一消失;主人翁哈利波特则在家等待,等待著众人一起逃亡。完全迥异于【哈利波特】前六集的公式化,家庭和乐→校园愉悦生活→某位老牌英伦角色的加入(不论正派反派)→发生大战→学期结束而结尾。【死神的圣物】从开头就不一样,大卫叶慈明显也要与前几集作为区隔,电影节奏完全与前几集不同,变得更低沉稳重,另一边则呈现出最终决战欲来的紧张气氛。

但是这系列故事却相对地变得伤感许多,我们同时间所伤感的不仅仅是大战即将开始,这一场不知道谁胜谁负的战役可能会死伤多人,我们更感伤于这个陪伴我们十年的老朋友哈利波特,他即将要正式离开我们的身边,我们会记得每逢年底或是暑假的黄金假期,与朋友相偕观赏【哈利波特】的优美岁月。而这集也变得与前几集更为成熟许多,大卫叶慈的创作风格一向侧重于黑色为衬底,也更注重这三个小演员的互动,【凤凰会的密令】或许尚待加强,但越来越不错的执导成绩,确实是有目共睹的,故事离开了霍格华兹而前往寻找分灵体,而故事开始额外发展出三人被迫接受的成长以及情感的暧昧。

与其说是电影里面加深对于哈利与妙丽的暧昧,那却更像是一种对于未来而惶然,无所依附的忧伤,当哈利向前与妙丽邀舞,却始终获不得妙丽的欢欣,反倒是荣恩一出面便让妙丽发飙展现情绪。十七八岁正当预备迎接成长的阶段,他们却面临著可能性的死亡,那一方面却试图应接出对于成长的疑惑,对于性,对于爱,对于死亡。荣恩在幻影里面看见的哈利与妙丽的拥吻,两人以全裸登场,仿佛是荣恩本身的愤怒、脆弱及性幻想,都借由大卫叶慈的偷渡而慢慢进入这部特效大片。

而这部电影最为幽默出色的段落,便是三人借由化身药水,再次潜入霍格华兹寻找分灵体,他们依附在成人的身体内而试图成为大人,一方面增添许多冲突性的趣味,荣恩逗趣莫名的恐惧自己的妻子接受审判,但那根本不是他的妻子,他恐惧的恐怕是他已经成为“大人”这件事情,但别扭的动作仍让他们继续作为反抗,这一段落在三人的奔跑逃亡下做为结束,他们离开了虚伪的魔法成人世界,回归森林,曾经以为能够永远互相扶持的三位好友,却在此时突然为了佛地魔的“分灵体”而展开冲突,妙丽关心身心皆严重受创的哈利,荣恩却质疑妙丽的过度关心,他们三人便在这成长的考验下,面临忧伤的冲撞。

以往的【哈利波特】皆有老牌魔法教授作为助阵,他们会在紧急关头出现保护哈利波特,但失去了庇护,故事迎接的是恐惧哀伤,也与过去的童年正是说声告别。

而这样的坚决告别,【死神的圣物】用了两个方式来表现。

荣恩的回归是其一,他选择回到了最珍贵的朋友身边,他知道无论如何还是朋友最为重要,昔日的妒忌也只能算是鸡毛蒜皮般的小事,他砍断了那些过去的怯弱思考,并且真正与两位朋友宣告加入了反抗制度权威的行列。

多比的死亡则是其二,有了死亡,生命便有了更多的体悟,【死神的圣物】在昔日最保护哈利的教父天狼星、校长邓不利多都一一战死之后,就连永远守护自己的多比也为了保护哈利而死,故事则在这里画下句点,我认为这样的故事结尾实在太好,哈利波特的一个回眸,加上两位好友的坚定眼神,他们终于脱胎换骨,并且迎接最终的决战。

【哈利波特:死神的圣物】在艺术成就上可能不及【阿兹卡班的逃犯】,娱乐价值上可能不及【火杯的考验】。但是在电影里面努力传达的一些精神价值确实是迷人的,再加上这一集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特效,“三兄弟的故事”则以华丽万分的艺术姿态呈现,让这个睽违已久的娱乐片,更增添许多引人入胜的艺术价值,虽然这仅是上集,但独立出来仍是一部精致的魔法大作,相互比较之下我反而担心起下集的发展,在上集有了极为优秀的呈现之后,下集的包袱则反而变得更重了许多。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