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与被创造-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剧情〈Avengers:Age of Ultron〉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就像老家伙说的一样,团结就是力量。”Like the old man says, "Together"
漫威影业的系列电影像场连续剧,但又要接续在既定的剧情线上,让各家英雄能够在既有故事上微微透露未来的发展,不讳言看起来总是有些累,只要先前若有漏掉,就会对之后的发展有所疑惑,故事到哪了?没关系,仅要知道故事的终点线将会停留在“萨诺斯”与他的无限手套,那就好了。
别误会,这并非认定【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不好看,相反地这片更需要肯定,首集的成功在于能够集结各家英雄的首次会面,他们在彼此不熟悉的状况下必须认定彼此是自己的最佳伙伴,才能够打败前所未有的强敌,来自于银河系之外的恐怖军队,该怎样才能够抵御?
这一种创造与被创造的关系,自然连结到超级英雄的存在主因,【复仇者联盟2】想探讨的命题一如先前的超级英雄电影续集,首集知悉自己的存在之后,续集便在于证明自己的英雄价值,他们想知道如果没有他们,世界应该也能够很安全。
就这样,前一集的缺憾来到了这集就成了一种弥补,复仇者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希望,东尼多次完成拯救世界的梦,如今只想与女友终老;索尔想终结九大世界的战乱,但在此之前必须夺回权杖;史提夫早就失去太多,一如众多的老兵,在战场上总是想回家,等回到家时才发现终生归属在战场;布鲁斯只能一再逃亡,即便他在这集找到了不再生气的理由;冷若冰霜的娜塔莎这集则突然热情如火,只想找到一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人。
第一集若是初步的认识集结,第二集则像是众多英雄的忏悔,能不能够回家,或者,我的家在哪里?
然而对于复仇一事,是替天行道还是愤怒宣泄,这集倒有了弦外之音,他们面对自己的敌人是都像是复仇,也像是为了脱离创造者的怀抱,双胞胎之所以成为超人类,某方面来说也是在于东尼史塔克的那颗炸弹,更别说奥创连行为模式都在沿袭东尼史塔克。

;

我们能不能抵抗自己的创造者,就像【复仇者联盟】最终让东尼向一望无垠的宇宙丢出核弹,如同向造物主宣战,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可以创造自己的生命。
创造自己,却败给了自己所创造的生命。
【复仇者联盟2】像是走在剧情线之前的一次自省,其影响并不如首集那样石破天惊,这集的节奏也比想像中还要快速,我们尚待不知东尼史塔克何以再次打造钢铁军团,我们不知道鹰眼何以在【美国队长2】消失,我们也不知道索尔为何执著于温泉里的梦境,只能说服自己那应该是【雷神索尔3:诸神黄昏】里面将会解释的片段。
但即便如此,【复仇者联盟2】很难当作一部独立电影来看,尤其是走在剧情线之上,又必须讲述好故事的准确位置,也因此乔斯威登相较于首集,他更决定以大量的动作戏来麻痹观众的感官反应,苏科维夫、纽约、南非、首尔而后又回到苏科维夫,整体而言一气呵成,文戏减少的状况下,变成只要众家英雄一斗嘴,就会让我十足开心。
有人喜欢浩克与钢铁人对打的戏码,即便没有出现经典的“拔罐头”桥段;有人喜欢奥创与史提夫那段在卡车上对打有如【魔鬼终结者2】的桥段;也有人喜欢最后小岛限时逃亡战,时间必然紧迫。但我更喜欢于那场庆功派对,众多英雄在讨论彼此特性及感情时,有意无意再次与观众做自我介绍,也与其他英雄进行互动。
只是这样的故事脉络还能进行多久,由乔斯威登进行主导的漫威影业系列其实并不差,但看到后来才发现这部电影对于乔斯的真正用意。
但奥创初次登场,唱著《小木偶》动画版的经典童谣:“我已经解开束缚,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不能让我烦恼,也不能让我忧愁。我曾经有过束缚,但我现在已经自由,没有任何束缚缠得住我。I've got no strings / To hold me down / To make me fret, or make me frown / I had strings / But now I'm free / There are no strings on me.”就宣示创作品已经离开创作者,顺利挣脱枷锁创造自己的生命,并且想要凌驾于创造者之上,但最后却是功败垂成。
是啊,击破了创造者,也毁灭了创造品,那下一步该怎么走?
这其实是乔斯威登所困扰的命题,也难怪他决议离开该系列,电影作为承先启后,自然也是里程碑,挣脱操纵线的复仇者们,即将又要大步向前,也是这个超级英雄系列即将要多为关注的转捩点。
P.S.我并非漫画迷,但看到《Secret Wars》的盾牌被击破经典段落,还有在最后一幕刻意被去尾的Avengers Assemble,也会感到一丝亲切感,而这是看过漫画原作的人才会理解的趣味啊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玩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