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的美丽-六弄咖啡馆剧情〈At Café 6〉影评鉴赏

MEYD-425 图片 第1张

《六弄咖啡馆》将原作小说的“误读”发挥到极致,如果我是他,如果他是我,这世界又会怎么样呢?但这一切却像葛拉罕葛林的小说《布莱登棒棒糖》所说的那句名言一样,“人是不会改变的,因为这就是人性。”,所有的歧路,不一定是花园。

贝瑞约克鲁有一本小说名为《戴爸爸的头》,承继他人的生活,你的青春到此为止,而我想完成你的愿望,谈一场有结局的爱情,开一间梦想中的咖啡店,再贯彻那句“我与你同在”。

那么生活该怎么继续呢?阿智跟小绿说:“我在这里,我会等你回来。”

在性激素蓬勃的年代,那些不堪入目的淫秽黄腔曾在我们的脑海里面氾滥,阿智跟梁小姐说了浪漫收尾的故事,烟火绽放,别离从此成为一种美。

【六弄咖啡馆】的命题是遗憾,这段青春不算美丽,加诸了太多枷锁,但值得注意的是片中对于男性情谊的描绘,每个男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好友,失恋时会呛你,酒喝得比你还凶,可以跟你互呛黄腔,吵架完后一句“干”就能恢复昔日情谊。

然而电影里面的青春之所以不一样,便是在于那种描绘恋情的负面情绪,村上春树说:“世界上有什么不会失去的东西吗?我相信有,你也最好相信。”这种乐观源自于悲观,也像这部电影里面所讲的。

阿智没有说,小绿没有回来,但是他决心活了两个人的身分,故事未完,但是有人会以一杯不那么甜的咖啡等你。而青春是一种遗憾的等价交换,是退潮的礁石,是沙滩上两行足迹,是我永远想你。

来我的粉丝团一直做好做满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