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我们

 图片 第1张

我一直记得那段悠远流长的岁月,青春在日夜里淘洗淬炼,我们总在课桌椅上高谈阔论,你我之间总有梦想,只是在十七八岁的年纪还没办法实现。还是高中生,拿起吉他的日子少了,只要快乐超过一分一秒,就会有人前来催促,不要玩得太疯,小心把自己的幸福未来给付诸东流。

从学校下课只是单纯一个逗点,我们必须前往K书中心、补习班或是图书馆自习,打开厚重的书,心里想著,为何这些文字拼凑起来,就是枯燥又无味的世界了呢?
 
那时候得知喜欢的女孩子也爱听五月天的歌曲,幻想和她共用一只耳机,聆听不同的心事,与我之间,总有一些距离,我与她之间,又远又近,近的是五月天的歌曲,远的则是我们的故事。
 
会这样说,总有一些原由,我们会在回家的路上听歌,最后一班公车,杳无人声,我们看著窗外,想像著以后可能发生的未来。五月天的〈志明与春娇〉唱著:“我甲你相好就到这,你对我已经无感觉。”
 
后来的我们,会怎么样呢?
 
我对她曾提出这个问题,但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往往只能揣测,无法定位可能性,只记得她曾这样说过,我弹钢琴的姿态很好看,我微微一笑回应,只希望能一直这样弹下去。就像五月天在〈纯真〉里面所唱的一样:“在无声之中你拉起我的手,我怎么感觉整个黑夜在震动。”心里偶尔又起波澜,但不必多说。
 
落花风雨更伤春,只愿惜取眼前人,我问她,以后要去念哪间学校,她没想太多,联考不就是这样?分数到了,就去哪里,除此之外,不用想太多。
 
到了一定的分数就能去一间大学,那我必须要与她听过多少五月天的歌曲,才能够一直陪著她呢?我这样想著。

 图片 第3张
 
时间比我们想像中还要快,我们没有太多的故事,到了新的环境,认识的人多了,生活变得丰富,渐渐地也不是那么习惯彼此的联络,偶尔一句探听,最近好吗?昔日的怯嚅语气,到了现今,变得可以如此坦然,有了新的伴侣吗?过得还幸福吧?
 
语言在紧要关头总是拮据,以为能说的,还是没有问太多,应该是怕若有新的暧昧,那我们这一首歌就无法结尾了吧,不如改问,还有听五月天的歌曲吗?还有去演唱会吗?
 
事实上我总是没对她说过,每一回去五月天的演唱会,总是〈温柔〉或是〈突然好想你〉,我会突然想到,会不会在这数万人的场地里,有一个人跟我一样,想著某人,当你与我在五月天的歌声里面,你想著我,我想著你,这样就足够了。
 
后来的我们,就这样了,不完美,不遗憾,但至少有一份甜美的回忆,足够我此生不停的流浪。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