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负责-健忘村剧情〈The Village of No Return〉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健忘村》从开头便明示整部电影可能的走向,倘若对打的《52 Hz I Iove you》、《大钓哥》皆是全片没有任何负面角色的电影,那么《健忘村》则刚好相反,用黑色幽默展现出人性对权力渴望的劣根性,却又不忍苛责所有村民。

电影开头没过多久,朱大饼(班赞 饰演)准备回村,途中在狭窄桥上遇到刘大夫(张少怀 饰演),其实背负众多重物的刘大夫可以以侧身经过,或者先让朱大饼快步经过桥梁就好,但就硬要挤成一团,谁也不肯让谁。村长(顾宝明 饰演)听及火车要来,开心直呼:“我们盖车站好不好?”村民却各执己见,坚持不要,让村长伤透脑筋,明明是要让大家一起赚钱(实际上是他想赚钱),为何大家不要呢?秋蓉则应该才是片中最让人玩味的角色,个中奥妙,还是在于段落与段落之间的不断转折,从一开始被铐上脚炼,只能被动接受著他人所给予的幸福,到后来却有了大转折,不要火车了,也没必要了。

“火车”,终究没有来。苏童在其创作小说《米》当中,透过“火车”来传递时代的变革,对于渴望自我拆毁,重新成为另一个人的悲剧故事,而在《健忘村》里面,火车疑似来了,却带出另一种悲剧意象,很是特别。他们渴望现代化,但最后却还是用了最老派的方式,回归桃花源,这到底意义何在呢?

我想这一切都是为了欲望。每个人都想要让自己了不起,却没有人愿意负责。

健忘村是“裕望村”,有了欲望,人才会痛苦,贪欲、食欲或是色欲皆可怕,但看到后来才发现,真正可怕的是爱欲以及权力欲,乔治欧威尔的《一九八四》里面写著:“寻求权力完全是为了权力本身,不关心其他的利益,只对权力感兴趣。得到了权力,有什么好?日子还不是一样一天一天过,但我们就是愿意舍身去争取,即使命没了也不在乎。

有钱大户石剥皮、村长、天虹真人田贵都各自充满著隐喻符号,解读过程中确实很好玩,谁说忘了好,回忆总是烦恼,但烦恼能带领我们体会快乐,其实非常重要,思想是人类最强大的武器,无论你是否知道,都让《健忘村》呈现出一个看似快乐,实则讽谕的政治寓言。

但话说回来,《健忘村》的设定是有趣的,但在执行上却是失当的,陈玉勋塞满了满满的符号,又透过一些很玩味的台词,虽然立意良好,但很可惜不算特别出色,还不如勋导先前的《热带鱼》、《总铺师》。但也有有趣之处,例如明明早就是民国,为何一片云的首领“乌云”坚持要穿著清服?有的人总是怀抱著过去,有的人总是想望著未来,在他们心目中,欲望是让他们幸福的原因,但他们为了幸福,让自己的人生从此不幸福。

丹尼鲍伊曾说:“有了幽默感,就能够叙述一切沉重的且无法诉说的故事。”用喜剧,就能诠释人世间最悲哀的怯弱、恐惧以及自私,所以丹尼鲍伊拍出了不朽经典《猜火车》,而陈玉勋则用贺岁片做包装,拍了一部辛辣的《健忘村》。

;

来我的粉丝团大平台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