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异形:圣约剧情〈Alien: Covenant〉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

法国哲学家傅珂曾这么说:“人只是沙滩上的面具,海水一过,只能成为虚无。”而异形的世界也是这样。

如果《普罗米修斯》开场便用辽阔的山景以及一望无涯的苍茫海洋为主,带出高大的造物主族群“工程师”,“工程师”在科技以及体能方面都无所不能,能够领导整颗星球,却又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事物所毁灭。人类并不伟大,对比整个宇宙,出生与死亡,一点也不重要。

“你想杀死你的父母吗?”
“谁不想呢?”

在《普罗米修斯》里面,人造人大卫(麦可法斯宾达 饰演)是这样说的。

到了《异形:圣约》,继续贯彻前作的荒凉感,更像是《异形》原系列一开始的样貌,偌大的星球是杀人密室,异形从未想过取代人类,只是为了繁衍生存。

那么在“异形”之上,是否可能还有其他人?大卫是人造人,是被创造的生物,也可以被毁灭,对于制造他的人类来说,他初始便提出质疑,人类制造我,那谁制造人类,这是个大哉问,若不断回溯,生命最原始的起点在哪里?如果无从得知,我们又为何要感谢我们的造物主,他们不是一样也为了生存,才会制造出我们吗?

“异形”是谁塑造的,谁又有资格成为造物主,在电视剧里,韩博士做出一个头套,并声称“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但如果将这句话拿到异形的世界,又该如何定义谁是一般人,是工程师,是人类,还是异形?

开头透过两个生化人大卫、瓦特的不断反复诘问,一切没有答案,屠杀却立刻开始。

《异形:圣约》十足回归了《异形》电影的老套路,急于立功各有嫌隙的太空船船员们,发现未知讯号而前往探勘,异形不停寄生在人类身上展开无止尽的杀戮,最终鸣金收兵,在太空船上仍有一只异形藏匿尾随,最终女主角丹妮丝使计将异形轰出外太空,故事结束。

;

就像是当年的《异形》一样,雷利史考特拍得更纯粹了,不像《普罗米修斯》大量堆叠哲理以及存在思想论,《异形:圣约》清楚抓到一个脉络,在开头的45分钟之后,充满娱乐的追逐大场面便是老影迷的惊喜,也让新影迷拍手叫好,雷利史考特则是透过这部电影跟观众说:“小伙子们,学著点,科幻恐怖片就是这样拍的。”

导演雷利史考特一向喜欢提信仰,而信仰更是大过于宗教本身,从早期的《银翼杀手》,一路到近代的《神鬼战士》、《出埃及记:天地王者》,主角皆不断乞求上苍叩问,苦难何时结束。

在《异形:圣约》中,嘴上挂著信仰的,却是不断猜忌,困惑自己也困惑他人的代理舰长Oram(比利库达普 饰演),我们从不知道他的信仰是不是空谈,仅知道他必然有个悲惨的死亡结局。

女主角丹妮丝(凯萨琳华特斯顿 饰演)的信仰则是爱,但是爱是会被瓦解的,所爱之人离开,她如何重新找到信仰,才是整部电影的重点。

1979的《异形》完全走在时代的尖端,并引领后近代40年的科幻恐怖片风格,确实功不可没,而《异形:圣约》则是老爷爷雷利史考特的诚意之作,他一样认真,在电影里面摆入华格纳的交响乐,摆入对于雪莱与拜伦之间的误读,甚至不忘摆入《异形》世界观的首对同志伴侣,存在是无止尽的虚无,人类不断在目的地与目的地之间游移,想证明自己的存在。

但是谁又能告诉我们,什么才是存在?

“在太空中,没人听得到你尖叫。”1979年的《异形》如是说,连尖叫声都听不见了啊,这就是孤独。

来我的粉丝团大平台吧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