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你是谁-普罗米修斯剧情〈Prometheus〉影评鉴赏

 图片 第1张我们为什么成为了人,所以我们创造了神。奉以宗教之名,我们坚信普罗米修斯是为了在众神之下创造充满一个极其平凡的普通物种,他为了我们而遭受生生世世的痛苦,他不忍见到人类茹毛饮血,于是盗火给人类,但事实是否真正如此,还是我们可以反过来思考,或许诞生纯然是一种意外,或者是造物主的一次实验。在上个世纪的中途,雷利史考特带来【异形】,那是一种对于未知科技的恐惧,我们尽其所能挖掘“未来”,却是一种对于宇宙万物的挑衅然而面临自身的败亡;而【普罗米修斯】却是反过来,挖掘的则是“过去”,所面临的,却是更深不可测的人类自身。片头以巨人的死亡,饮下黑水后而面临死亡,而巨人的DNA却意外制造出人类物种。对于人类而言,正当我们置身于未来世纪,以为饱览这世间的所有科技,是否就认为自己能够更贴近神,以慰藉自身虚无的存在。就在【普罗米修斯】前导短片中,其中一支短片回溯二十一世纪初,让企业总裁威伦潇洒说出他对人类起源的看法,并且希冀能借由探索生命起源,让人类抵达一个新的境界。而后的故事,便是【普罗米修斯】。我们知道威伦毕其一生的研究让众多科学家陪著他一起来到了遥远的星球,他们寻找“造物主”的可能迹象,不只要询问他“我是谁?”,更想知道“我还可以是谁?”。威伦想要维持永生,女科学家萧则想要在人类不断的争斗(剧情曾暗示父亲死于沙林毒气,可能死于战乱之中)之间,寻找真正的解答,为何我们会有人性?如果造物主给了我们美好的单纯,为何又给我们如此粗暴的好逞斗勇。在爱之中,我们同样拥有恨。接下来则是另一段故事,被人类制造出来的机器人大卫,身处于众多人类之间,当人类以高姿态调侃“不用呼吸何必戴氧气罩?”“喝了名酒也是浪费”之际,他所想的是什么,拥有远高过人类的智慧,却因为程式而受限于人类。仿佛一切完美,让众人反而拿他没辙,就连女主角莎莉赛隆都只能压著他恐吓说“如果能找到你的开关,我会毫不犹豫切掉”然后无计可施。在神之下,我们是怎么创造各种不同的物种。向来热爱挑衅宗教及政治的雷利史考特,又再次提出这个大哉问“我们为何不能够抵抗极权?”也因此他在【罗宾汉】、【神鬼战士】里面强调平民的鲁莽及议会民主,绝对胜过寡头政治的专制;他也在【末路狂花】里面批判这个伪善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公平对待。雷利对于极权主义的极度轻视,再度带入了【普罗米修斯】,只是他这回瞄准的是宗教,是科技,还有人性。所以女主角萧的十字架,成为了唯一一种依赖,那是她无可自拔的“相信”,虽然不知道会带她到哪里去,但她愿意寻找这一切的答案。而在萧与男友交好性交之前的那一段对谈,更是重新诠释了宗教的辩证。拿掉十字架或者戴上,其实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科技才是重点,人类才是重点。但在机器人大卫的眼中,这一切却不一定是重要的,他可以反呛女主角男友说出“幸好我没有感情及灵魂,并不像人类?”但另一方面却仿佛带有感情的说出“所有小孩都希望父母死亡”似乎有了死亡,才有重生。造物主的死,让人类诞生;人类的死,则意外让异形诞生。我也极度热爱安排机器人大卫对于【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喜爱,当劳伦斯介于英国与阿拉伯之间的争斗,两边都有朋友希冀能和平的他,在电影里面时常困惑说出“你是谁?”是啊,你到底是谁?而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更何况是问起你。机器人大卫同样不知道,他同样想知道,人类是否也像造物主一样,只是为了一己之私才制造人类。他愿意寻找这一切答案,即便他知道造物主在醒觉过来后就造就了一场屠杀,他也要得到答案。但我们接下来所疑惑的地方就是,他当时到底与造物主说了什么?此外在经历大屠杀之后,他又知道造物主说了什么,让他知道造物主将要去追杀萧?这一切恐怕将没有答案,但光就大卫这个角色的设定,就已经让人觉得趣味十足,想要探究更多。我想起雷利史考特当年所拍的【银翼杀手】、【异形】,我们总以为他拍的是先进的科技,但故事里面确实充满著冲突的人性。在那几近崩毁的异地里面展现最为卑微的一面,【普罗米修斯】恐怕是碍于片长已经过长,加上雷利的执导风格一向硬派,恐怕不一定能够轻易咀嚼,虽然与他先前几部电影相比已经有长足进步,但仍希望雷利史考特能表现出从前那股锐不可挡的创作者自觉及冲劲,他也同时是现任好莱坞少数几位导演坚持取外景拍摄的老派导演,不喜欢太多的特效后制,雷利总是以最纯朴的硬底子风格展现他的宗教/政治理论,他的严谨更是令人佩服。目前雷利史考特手上还有好几个计画,包括目前正在前制拍摄,由麦可法斯宾达主演的惊悚动作片【The Counselor】。此外还有他念兹在兹的【银翼杀手2】及【普罗米修斯2】,他甚至还曾经说出他早就觉得【异形】的前传故事应该要有两部电影的空间,乍听之下似乎【普罗米修斯】还应有一集的空间继续阐述。即便这次的格局依旧太大,很多角色都很可惜被牺牲掉,实质成就确实也不如彼当年这么令人震撼,但以他的电影水准,无论他接下来确定要拍摄哪部片,都绝对令人期待。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