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core/电影配乐传奇》观后感想和读后心得(上)—配乐家是导演的心理医生、观众的情绪操控师

看到《E.T.》电影片段、听到主题配乐时,眼泪就不自觉地留下来,忽然之间我变成了当年六岁的小男孩,为了跟外星人分离而依依不舍…210 元花的太值得了!离开台北国宾长春影城,搭捷运和火车回家时,用 iPod 回顾买过的电影原声带,当晚发现有出书,更火速跟 Amazon 订购。《电影配乐传奇》的导演是 Matt Schrader,四岁时就很爱看「蝙蝠侠」影集,二十岁时听到 Hans Zimmer 帮《The Dark Knight/黑暗骑士》做的配乐,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很好奇音乐带来的神奇魔力。二十六岁那年他离开任职的电视公司,陆续访问多位当代配乐家和导演,三年之后于 2017 年推出《电影配乐传奇》纪录片,台湾则在今年三月初上映。 图片 第1张  电影介绍百年以来的配乐发展史,以及人物访问片段,优点是有画面有音乐,能让你重温感动情境;同名书本则收录其中二十三位配乐家和两位导演的问答内容,补足电影的深度和广度。我觉得两者相辅相成,DVD 和书本都很值得收藏。上篇文章节录书本的重点观念,下篇文章为个人感想,以及电影背后不为人知的配乐故事。
Part 1:重点观念分成「配乐功用」、「客户沟通」、「灵感来源」、「谱写过程」、「阅读剧本」、「指挥乐队」、「回顾过去」、「个性影响」、「延伸应用」和「新人建议」十个主题:
【配乐功用】当「超人」的经典旋律响起,你脑海很难不出现身穿红披风的超级英雄画面,这就是配乐深植人心的魅力所在!Marco Beltrami:It's sort of like their (audience) emotional partner throughout the movie; their emotional guide…but music shouldn't call any attention to itself. You shouldn't be aware of it, because if you are then it takes you out of the picture…I think at its worst, what film music is often asked to do is to provide something that is lacking in the picture.马可·贝尔特拉米:配乐可以在电影欣赏过程中引导观众的情绪…但不能抢了它的风采。观众不应该感觉到配乐的存在而分心…我想配乐最不应该的功能就是去补足画面所缺少的东西。几乎每位作曲家都被 Matt Schrader问到「配乐到底能发挥什么功用?」有人说是观众的情绪按摩油 (Emotional lotion),有人说是情绪操控师 (Emotional manipulation),也有人说是电影的核心与灵魂。总结来说,能达到的功能不外乎:1. 帮电影加分,让很好的电影变成卓越的电影 (make a good movie great),使刺激的场面更加刺激,浪漫的场面更加浪漫。2. 传达画面和台词都无法表达的故事。3. 替特定角色配上专属音乐,每次出场都让观众重复听到相同旋律,增强他们的印象。4. 就像救火队,不管是导演没拍好,或者演员没演好,都能起死回生。另外,John Powell 认为配乐家能透过音乐发挥很大的影响力,因此要谨慎拿捏尺度,一位好的作曲家反而要冷静,不必去证明任何事情,或者刻意炫技。而且配乐并非自己的专属作品,不是单纯作曲,更要跟画面完美结合,随着画面不同,要发挥的功用也不一样。如果已经是很好的画面,就不该干扰它。换句话说,配乐只是画面和台词的部属 (subordinate),不该喧宾夺主。
【客户沟通】导演会和配乐家开「音效会议」,传达想要的感觉。而配乐家既然受人之托谱写音乐,当然不能闭门造车。James Cameron: So the composer has to act almost like a therapist and go through all this mishmash of what the director's saying and get the essence of it, and then go off and try to turn that into something fresh that the world's never heard before—something new, not derivative, and yet something that's going to support and enhance the director's vision of the film.导演詹姆斯·卡麦隆:配乐家就像心理医生,要从导演唠唠叨叨的言词之中,找到他们意念的本质,然后写出全世界没听过的旋律—全新的、不是衍生的、能够支持和强化导演对电影的期望。 图片 第3张  配乐家 Hans Zimmer 把自己比喻为厨师,利用商店中供应的食材,作出美味的料理,一方面要记得跟导演讨论,另一方面不能百分之百照单全收,必须超越他们的想象,否则导演自己作曲就好了。Bear Mccreary 说作曲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跟客户接触,了解他们是哪里人、花了多少时间在这部电影、有没有投入热情,了解电影带给客户的意义之后,才会讨论项目细节。他会询问对方很多问题,包括觉得做得很好与不好的地方,对于哪边感到不安。对谈的时间愈多,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同时反复观看电影,最后进入闭关阶段,在打扰最少的情况下,试着变成最有创造力的自己。 图片 第5张
【灵感来源】配乐家也是凡人,灵感不会忽然从天而降…David Arnold 认为大多数的作曲家转变为工作模式时,会处于能够感受最多事物的状态,进入潜意识而跟现实生活脱节,不知不觉中把衣服放到冰箱里,可是能够从很多地方发现灵感,例如正好在散步、开车或洗澡,或者在钢琴前面苦战了一个礼拜。Rachel Portman 会先花大约十天到三周,重复观看电影,尤其是特定片段,完全了解电影内容和音乐流动之后,才投入谱曲,就像反复敲门直到电影成为自己的一部份。 图片 第7张
【谱写过程】配乐跟任何艺术作品一样,创作阶段是最关键,也是我最想研究的主题。Hans Zimmer:The blank page is always the blank page, and just because you learned how to fill it the last time doesn't mean you know how to fill it now…I just have to go through the torture, and there's no shortcut. It just is. You're struggling and you have self doubts, and it's quite a lot of weight to carry on your shoulder as well, the more expensive the movies get.汉斯·季默:空白页仍然是空白页,上一部电影你能写出配乐,并不代表下一次就知道该怎么做…对我而言每次都要坚苦奋战,也没有任何快捷方式,还要经历自我挣扎与面对自我怀疑。尤其预算愈高的电影,扛在肩膀上的压力愈大。 图片 第9张  Hans Zimmer 说他永远学不会拒绝有兴趣的配乐邀约,一开头就跟导演说没问题,随即想到毫无想法,过了几周甚至想请导演不妨去找配乐大师 John Williams。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体认到这些都是必经的过程,就算自己作曲经验丰富,每次仍然如临大敌。Howard Shore 谈到帮《魔戒三部曲》配乐需要好几年,所以每天订出工作进度很重要,才能循序渐进完成系列电影的配乐。他会先阅读小说和研究作者,了解带给后世的影响,然后把所有数据放在一旁,散个步,打个盹,思考带给自己的意义,再针对最有印象的画面作曲。Rachel Portman 很留意作曲时不听任何的音乐,她怕自己跟海绵一样照单全收,受到不好的影响。此外,「隔日测试」是很常采用的手法,Steve Jablonsky 每天都作曲到晚上十一到十二点,投入那么多时间之后,难免失去客观的创造力,在主观的情感上自我感觉良好。他会刻意等到隔天或几天之后,假如对旋律的感觉没变,才拿去给导演试听,不然就继续修改、直接放弃或暂时保留,也许能用在其他地方。Rachel Portman 同样会把作好的曲子放在一旁,隔天起床看是不是还觉得不错,如果不行就从头再来。
【阅读剧本】电影是照剧本拍摄,配乐是帮电影作曲,那应不应该先读剧本呢?Steve Jablonsky 认为剧本跟影片百分之百符合的机率几乎是零,《The Island/绝地再生》是他最后一次看剧本,只知道属于英雄故事,需要动作和爱情乐章,却对音调和速度没有太大帮助,尤其影片开拍之后通常跟剧本相差很大。有一次导演曾开门见山地说:「你不如直接看影片就好,反正拍片、后制和剪辑都有很大幅度的变动,看剧本没有用的!」Marco Beltrami 同样选择不读剧本,他的经验是依照剧本作曲之后,看到影片反而很难从头改掉原本的作品,而且他属于影像导向的作曲家,与其根据文字用自己的想象先作曲,宁愿等到有实际画面再说。Tom Holkenborg 则习惯先读剧本,他觉得这样写出来的配乐想象空间较大,虽然看到影片会发现某些曲子不管用,至少有些旋律已经完成,通常会带给自己惊喜。
【指挥乐队】谱写乐曲是孤独的一人创作过程,那指挥乐团又带给配乐家什么感觉呢?  图片 第11张  Bear Mccreary 提到指挥是整个作曲过程中最享受的部分,不只很高兴看到乐团演奏自己创作的乐曲,也经常在首次听到时,又有了新的点子。另外,他在过去十年和同一批音乐家合作数百次,多年累积的默契能够缩短沟通时间。加上音乐家们很有才华,第一次看到乐谱,就能在制片和导演面前无懈可击地演出。Harry Gregson-Williams 同样喜欢亲自指挥,他认为自己的角色是用身体语言、表情变化和视线接触,去激发乐团缴出最佳表现。John Debney 觉得指挥是他脱离苦闷作曲过程的调剂之一,尤其在键盘前面坐了十二到十八小时。其次,音符直到被活生生的乐队演奏,才成为真实的配乐作品,如同看到自己等待已久的孩子出生一样,不然只是键盘上的一些符号。相对来说,有些配乐家会找别人代为指挥,自己在声控室和导演讨论哪边需要修改。
【回顾过去】约翰·威廉斯的职业生涯横跨六十年之久,其他配乐家也在职场待了十几或二十几年,他们怎么看待过去相对不成熟的作品呢?Brian Tyler: I wouldn't change a thing, looking through my history. Because all of those weird processes and strange ways of doing things have made me what I am today, and so they all kind of make sense in a bizarre way.布莱恩·泰勒:回顾过去完成的创作,我完全不会想要修改任何作品。因为所有的尝试和过程都塑造了现在的我,全部都是必经的过程。Hans Zimmer 被问到五或十年后重听自己的音乐,会不会觉得还能做得更好?他说那些配乐就像自己的小孩,你不能真的对他们发脾气。即使现在听起来很难为情,可是那属于成长的一部分,你的日子还是要过,并且不断勉励自己更上一层楼。Howard Shore 认为身为艺术家或配乐家,努力一段时间之后,无论是整天或整夜,你必须接受那就是所能达到的最好产出,继续写下一段。Trevor Rabin 觉得自己一旦完成某部电影的配乐,日后再听也不会想修改。毕竟那些都是在截止期限之前,尽力写出来的配乐。换句话说,如果他有用之不尽的时间,根本无法完成任何作品。Quincy Jones 被问到希望当年第一次帮电影配乐的自己学到什么?他的回答是犯错,唯有犯下错误才能成长,假使没有犯过的许多错误,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个性影响】观众的心情随着欣赏电影和聆听配乐而起伏,配乐家同样在无形之中受到类似的影响。Hans Zimmer 帮《Interstellar/星际效应》配乐时,把自己关在伦敦的公寓中,足不出户,也不让其他人来找他,就像在宇宙中迷失的宇宙飞船,只有自己在里面而已。替《Black Hawk Down/黑鹰计划》配乐时,由于片商把上映日期提前,他将所有工作人员关在同一间房间,跟影片中到索马里驻扎的游骑兵一样,每次感觉到有人不专心,他就把真的游骑兵找来,对那个音乐家描述当年与武装民兵对抗的惨烈情况,Hans Zimmer 形容自己就跟性格暴躁的将军没有两样。在《Crimson Tide/赤色风暴》配乐期间,他跟导演 Tony Scott 的对话跟剧情很像,如同潜艇舰长和副舰长互相争夺指挥权。另外,Hans Zimmer 曾经跟老婆一起观赏自己配乐的《Gladiator/神鬼战士》,当他正在为音乐和画面十分契合而得意时,老婆突然搥他一下,并且说:「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过去半年来你都像个王八蛋!」因为他被剧情影响,表现地十分自负和趾高气昂。所以老婆比较喜欢他帮爱情片或喜剧片配乐,会变成一位比较好相处的人。
【延伸应用】配乐是帮特定电影谱写的,有没有可能应用在更多地方呢?Brian Tyler 说他有时候去电影院,发现预告片的音乐很耳熟,原来是自己帮其他电影制作的配乐。Trevor Rabin 替电影《Remember the Titans/冲锋陷阵》作的配乐,曾经被美国职篮 NBA 拿去使用十五年,还有被七次或八次奥运赛事采用,甚至在欧巴马当选总统庆典上播放。虽然他没被事先告知不太开心,但很庆幸是欧巴马而非其他的候选人使用。
【新人建议】配乐家们会想给有志投入这个行业的新人什么建议呢?在谱写配乐方面:Mychael Danna 认为配乐家是说故事团队的一份子,因此要收集所有跟剧情本身有关的知识,了解愈多,对于谱写配乐帮助愈大。她帮《Ararat/A 级控诉》配乐时,亲自到亚美尼亚去跟当地音乐家见面,并且在四世纪建造完成的教堂录音。当时是冬天,里面没有电源和暖气,不过 Mychael Danna 认为这是最真实的情境,能在音乐起源之地录制配乐。在社交技巧方面:Garry Marshall 说他的导演妹妹 Penny 会聘请跟自己食物喜好相同的作曲家,从这个角度来看,作曲家最好清楚老板爱吃什么,双方会有很长的时间一起工作,能让相处容易一点。Bear Mccreary 则认为社交技巧很重要,配乐仰赖团队合作,你要让一起共事的人觉得他们的工作很有价值,也让导演或制片感到雇用你是正确无误的决定。
 图片 第13张
继续阅读下篇:
独家!《The Score/电影配乐传奇》观后感想和读后心得(下)—让梦想成为起床闹钟、做出感动自己的配乐
 图片 第15张

【延伸影音】
《电影配乐传奇》(Score) 正式预告
《电影配乐传奇》官方网站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