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先生】谈一场倾国倾城的末日之恋

《阳光先生》 미스터 션샤인  韩剧, 2018/07/07于tvN首播。鬼怪金编再出手,导演仍是搭配李应福,这次的视觉完全用了电影比例,节奏与场面比起连续剧都更像电影。可以看出是金编的野心之作。看阳光先生第一集时难免要到维基百科补一下韩国明成皇后、辛未扰洋的历史,以及这段被迫走向现代的历程。老实说,这段背景跟清末民初真有87分像。

李秉宪配上金泰梨意外搭不起来,尤其秉宪的肤质实在太差了,完全没有鬼怪夫妇的反差萌,《阳光先生》纯粹就是提醒各位男士记得勤保养,避免命中注定的嫩妹出现时显老。平时虽然喜欢金泰梨的电影,但是这次金泰梨的扮相实在过于稚嫩,目前还看不出什么火花呢。

 图片 第1张

图片来源:tvN

男主崔宥镇,9岁时目睹父母被贵族欺杀,母亲拼死一搏给了他一线生机,在烧瓷师傅掩护下,顺利上了美国船舱,忍辱成为一名美国士兵,名为Eugene,多年后重新踏上朝鲜土地,却是与列强角逐殖民朝鲜。

女主高爱信,在甲午改革、强迫开放的背景下仅存的贵族世家,父母皆为革命而惨死,女主继承了一脉热血,学习枪炮法,偷偷帮助义兵。在一场暗杀美国官员任务中,意外遇见了男主,展开纠葛的末日之恋。

 

 图片 第3张

【甲午改革】

 图片 第5张

晋久与金智媛客串女主双亲,双双惨死。

 图片 第7张

前六集大抵在铺陈故事背景,像一张由外往内编织的网,看似琐碎细散没什么关联,却渐渐收拢、渐渐串连。第七集开始变得紧凑精彩,男主从先前的纹丝不动、深不见底,开始动摇了他的心思与立场,女主则更加果敢地涉入乱世危局之中,与外强、联姻家族、义兵同志以及LOVE伙伴(男主)发生正面碰撞。

女主有著贵族的骄矜、少女的天真,同时也继承了双亲的正义感,身在危局乱世,没有沉溺在富裕的荣华中,反而清楚地洞见国家的危机、百姓的痛苦。但无论她如何努力学习枪炮,朝鲜将在5年后被日本殖民的历史都不会被改变。可能也是因为如此,前6集才会尽可能展现女主天真烂漫的一面,之后她要面对的,可能比男主的童年还要更悲伤。

戏里最有趣的设定,不外乎不懂英文的女主误解“LOVE”的意思,邀请男主与他一起“LOVE”。刚练习完射击的女主,一颗心激动还未平复,遇见平民女孩一脸幸福地说“LOVE”是所有人最憧憬的东西,比枪炮更难、更危险、更火热。因此连LOVE是什么都没有问清楚,就以为LOVE是能提升武力的某种修练,要求男主成为她的LOVE伙伴。

柳演锡所饰演的具东魅,大概是这出戏里最虐心的角色了。一个被人踩在脚底的屠夫之子,为了扭转“屠夫”这个位阶更低于奴才、且永远世袭的身分,他逃到了日本成为浪人。回到朝鲜后,帮著日本人逞凶斗狠,为的不过是要让当年欺负他家人的贵族生不如死。他爱上了幼年曾救过他的女主,同时憎恨著所有的贵族。在极恨与极爱之间,在日本浪人与朝鲜义兵的对立之间,在男主与女主未婚夫这个两只各具魅力的雄性之间...具东魅的身世更显卑微,真是极尽凄凉的人设啊!

第9集  Hug."H"我已经学会了。女主毫不犹豫飞抱男主,向著刺激又危险的LOVE更进一步。女主说,若女子是花,自己便要当火花,哪怕只有灿烂一刻,也要毫无遗憾的燃烧自己。男主这才意识到,他们的LOVE不是已经完成,而处在走向毁灭的开始。女主未婚夫发现女主可能是义兵,编造故事想要混淆具东魅、掩护女主,男主也来到酒馆,三人对饮,为的都是要帮女主掩护义兵身分,让她继续做想做的事情。男主在当铺、猎户的帮助下,设局杀死当年害死母亲的外务大臣,同时巧妙地让存款根据书回到朝鲜帝手中。

第10集  男主告诉女主自己曾是朝鲜奴仆,女主大受打击。女主以性命守护的祖国朝鲜,在男主记忆中却是惨无人道的炼狱;男主所认定的祖国是美国,回到朝鲜只是想看看是否有所改变,结果却是国力疲弱,岌岌可危。这让两人看清了彼此之间的鸿沟。男主问道:你所守护的朝鲜,能让奴仆、屠夫安居乐业吗?女主从未想过这些问题。男主对于女主的反应心灰意冷,决定请调离开朝鲜,他来到陶匠家中向陶匠告别。

第11集  女主一直以为自己不同于其他两班(贵族),但当她知道男主是奴仆时,竟然还是产生了分别心。女主心目中的大义,竟然未曾拓展至各个阶级,原来她从未离开她的绣花轿一步。女主向男主道歉,而男主则告诉她,可以继续向前,但男主自己会退后一步。义兵的组织脉络逐渐明朗,忠心于朝鲜帝的朝臣,借助民间义兵达成任务。义兵遍布陶坊、酒肆、猎户、高家...,女主一直以为自己瞒著祖父当义兵,实际上是祖父安排了猎户教授功夫。

第12集   女主明白现在不是为儿女私情纠结的时候,她依然努力执行任务,没有沉浸在悲伤中。女主前往李完益的宅邸偷取译官的报告书,同时遇上宾馆老板娘偷取前夫的尸检报告,两人一个用剑一个用枪打了个平分秋色,女主还意外发现了约瑟夫写给男主的信。男主也在调查李完益同党时,发现了女主父亲的照片。男主取消了调派申请,决定留下来延长这段末日之恋。具东魅为了维护女主,与李完益的分歧渐显,随著日本势力越深入朝鲜,来到朝鲜的日本贵族也增加了,身为浪人的具东魅,与他们的冲突渐增。具东魅曾跟踪女主,知道供奉女主双亲牌位的寺庙。不能对女主倾诉的话,都告诉了女主的双亲。

第13集 女主的爷爷向士大夫们发出密函,希望能够团结朝鲜之力,对抗日益嚣张的亲日势力。没想到,邮局最高负责人也是亲日派,协助日本人做言论控制,这些密函被全数消灭。女主的爷爷自知时日无多,亲自拜访女主未婚夫,希望他能尽快迎娶女主,让女主在爷爷死后,也有人能护她周全。但是女主未婚夫拒绝了,他知道女主心有所属,不愿意破坏他们的感情,所以选择说出不喜欢女主的违心之论。女主与男主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明目张胆,陶匠和咸安大婶都为此忧心忡忡。养大男主的传教父约瑟夫遭人谋杀。

第14集  约瑟夫是帮助朝鲜帝秘密传递消息的传教士之一,李完益从约瑟夫身上劫走密旨,并杀害约瑟夫,嫁祸给具东魅,刑求具东魅,要他指证是女主爷爷高士弘指使。朝鲜帝知道事迹败露,为了掩饰密旨的存在,只好听从李完益的说词:约瑟夫伪造密旨。男主为了还约瑟夫清白,努力调查真相,却遭到义兵偷袭。朝鲜帝为了阻止义兵组织曝光,下令杀害男主,男主逃脱后逮捕义兵,得知他是女主父亲的朋友,并确认了男女主角两人的感情是不被祝福的。

第15集  男主对朝臣说出照片后的姓名,这被义兵们视为极机密的姓名,却被一个“美军”知道了,为了阻止义兵组织被人揭开,朝臣下令暗杀男主,陶匠虽然心有不忍,却也还是命令女主接下这个秘密任务。当男主走进她的狙击半径内,她究竟会为了组织开枪呢?还是为了爱情背叛组织?在女主做完决定前,映入她眼帘的是另外两张熟悉的面孔,一个是背叛义兵的内贼、杀死约瑟夫的凶手,一个是与父亲同在一张照片里的男人。杀父仇人近在眼前,女主选择信任组织,没有亲手杀死背叛父亲的内贼。同时,陶匠也因为男主交出内贼,而决定不杀男主。

陶匠向朝臣求情,念在男主为朝鲜做了许多事的份上,希望能够诏告天下,洗清约瑟夫的冤屈。约瑟夫得到平反,正式入土为安。具东魅也获得释放,斩杀了李完益身边的走狗复仇。李完益则因为具东魅与女儿状似暧昧,因此没有继续为难具东魅。

通姓名、握手、拥抱之后,是思念、赏花。男主从内贼身上搜出一张旧照片,照片上的四人因为同伴的背叛而客死异乡,其中包含女主的父亲。照片背后的题字,纪念著“李花”盛开,李花正是朝鲜皇室的代表花卉。照片里4人所期盼的正是朝鲜能够摆脱列强控制,活出自己的样貌。男主烧了照片,因为照片上的容貌与照片后的真实姓名会为他们的后人带来危险,因此男主将他们铭记于心,烧掉了照片,也烧掉了约瑟夫帮助朝鲜帝的证据。

 图片 第9张

集结众人之力度过一个难关后,三人饮酒、赏李花,明明是三个朝鲜人,却因为穿著,男主与具东魅被视为美国人与日本人,并且永远的失去故乡。永远的异邦人。

第16集  赏花之后便是钓鱼了,钓鱼、打赌、烤鱼。观众们敲碗中的kiss是在很悲伤的情境下想像发生。女主未婚夫的家庭准备了纳采礼,要正式向女主家提亲,女主向爷爷表达另有思慕之人,未婚夫一边对女主心存护花之意,一边对男主感到抱歉,未婚夫从仆人口中得知当年爷爷害死男主父母的往事,而自己的诞生日,正是男主家破人亡的忌日。为著这两层关系,未婚夫只能极尽所能的包容、帮助男女主角。

然而即便男方悔婚,女主的爷爷也不能容忍孙女婿竟然是个“美国人”,男主想起了幼年时曾见过女主爷爷,当时男主担心著天空会不会压下来呢?女主的爷爷的告诉他,你的命格承受不起你的思想,身为奴仆,若拥有真知灼见,只会缩短自己的性命。贵族门阀的观念、国族观念深深捆绑著老学者的思维。女主被软禁在家,只能日夜想念著男主,回想两人一起的点点滴滴。

具东魅历劫归来,找了邮务、警务两总长兴师问罪,得知女主爷爷差点被构陷谋逆的原因,正是李完益的指使。具东魅来到女主家,告诉女主爷爷他的信没有被寄出,不但被烧掉了,还差点为他带来杀身之祸。

第17集  女主的爷爷还是聚集了学者们,披发抗议朝鲜帝向日本示弱的种种行为,此举不仅朝鲜帝为难,女主家也被日军盯上。女主就读的外语学校里,女老师被指为密探逮捕,日军借口调查相关人等,要来带走女主应讯,男主及时到来与日军对峙。具东魅身为浪人首领,在危局乱世中早已看淡生死,但当女主依约每月还钱,具东魅有了不能死的理由。女主的未婚夫忍住心痛,烧掉了两家的纳采书,正式退了婚约。

第18集

在女主即将被日军掳走之际,男主也乘马而来,抢先把女主迎到了美国大使馆,借口调查案件,实则保护女主。在美国的强势交涉下,被捕的美国女老师获得释放,但女主房里的音乐盒却被日军带走了。日军与男主在美国认识,男主调查后才知道他是日本的激进贵族,对殖民朝鲜虎视眈眈。日军拿著音乐盒挑衅男主。女主爷爷的高调行动引来李完益的关注,日本高层提醒李完益,当年倭乱被他背叛的义兵后人们应该也都长大了,世代生生不息的强韧生命力,是日军无法并吞朝鲜的主要原因。当李完益见到女主,才赫然发现当年义兵叛徒对他说的是假名字。

具东魅之前曾放走一个义兵,为的是要观察他与那些人接头,没想到一时疏忽,反而被这义兵开枪偷袭,不容易才保住性命。女主未婚夫开了一家小报社,发行号外,引来日军关注。

第19集

这一集太悲伤,大概有四分之一是关掉音效才敢看 :'(

具东魅知道女主被李完益盯上了,他能为她做的只有斩断她的长发,吓止她继续参与义兵的危险行动。断发带有改革、现代化、抛弃传统旧习、些许亲日的意味。就像当时具东魅对女主开枪一样,只要能保护女主,哪怕让女主憎恨她、那怕女主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他也在所不惜。李完益想起女主母亲死前曾说出一个名字“相宪”,高相宪就是女主的父亲,确信高家与义兵关系密切,借口铁路支线行经高家,率领工人们拆毁高家,逼死了女主爷爷,在爷爷过世这天,女主失去了踪迹,音讯全无。

日军找到酒母要求带路前往陶匠住处,酒母用计杀死了一名日军,却被其他埋伏的日军枪杀,尸体被吊在城中示众。男主听到消息随即赶来,被日军首领逮个正著。李完益猜想爷爷49日祭礼这天,女主一定会现身,因此调动大量士兵,包围寺庙,杀害所有高家奴仆、宗亲。金熙星虽然已经和女主解除婚约,但仍前来祭奠,就在熙星将被枪杀之际,包含女主在内的义兵们现身,开枪反击。

第20集

国将破、家已亡,高爱信再也无法拥有月下散步的浪漫,虚无的希望幻灭,她必须离他而去了。

男主为了尸首被挂在墙头的酒母,跟日军大佐起冲突;已晋升为朝鲜警务护卫长的猎户,也来到城门下替妻子收尸。男主中了日军一枪,只伤在皮肉,猎户则痛彻心扉。

女主深夜暗杀李完益,男主与具东魅都赶到现场,酒店老板娘帮著把杀父罪嫁祸给日本医生。李完益的死没有日本人为他讨公道,更无朝鲜人愿意追究,仿佛不曾存在般地走了。女主盗走了日军大佐扣住的音乐盒,并提前给了具东魅9个月的欠款。日本大佐行径嚣张,对朝鲜义兵严刑拷问,男主与猎户联手绑架大佐,痛揍他一顿,藉机救走被捕的义兵们。具东魅的日本养父来到朝鲜,身为黑道组织的首领,连日军大佐都要礼敬三分,养父听闻具东魅私自帮助朝鲜人,便找了一些日本浪人监视著具东魅的行动。

半年后,日俄战争开战在即,日军趁势以朝鲜为基地扩大占领。美军则接到调派令,凯尔转调到驻日使馆,男主则必须经由日本返美。忠心朝鲜的大臣李正文被日本浪人掳走,义兵们组织拯救行动,并要藉机把收据带出国,女主来到男主住处,要求他带她一起走。

第21集

女主潜进男主住处时,被一个多嘴的仆人看见,仆人告诉宾馆老板时,正巧让日军大佐听见了,日军大佐闯入男主房间,而此时女主已转到隔壁房间-前未婚夫房里躲避。日本小兵想要搜查未婚夫房时,女主正披著日本浴衣坐在床沿,未婚夫霸气怒喊“你什么东西连别人的女人也敢看?!”逼退了日本小兵,难得硬气。日军大佐搜查未果,倒是和男主把话摊开来说了,两人的立场分明,鹿死谁手的一天也不远了。日军大佐即将升任在朝鲜的总司令,得先回日本过仪式才能再到朝鲜领职。具东魅与男主喝酒闲聊,告诉男主过不久就是日本烟花祭,烟花绽放时的轰隆声响足以掩盖枪炮声。暗示男主可以利用烟花祭行动。

为了夹带女主顺利过海关,男主伪造女主的美国护照,用的是“崔爱信”的名字,两人戴上婚戒,以夫妇相称,虽然入境日本时遭到刁难,但也算顺利抵达日本。女主打算在日本与男主分道扬镳,她与义兵计画救出李正文大人后前往上海;男主则要先一步回到美国。在日本为女主接头的,是她的表舅,也就是她母亲的表哥、父亲的好友,藉他口中说出“你的父母即使在下一世也会认出对方,他们将诞生在富强的朝鲜,再次相恋、至死不渝。”女主的爷爷曾留下一张女主父母亲的结婚照,女主来到东京照相馆,发现男主已在这里等候多日。虽然是扮假夫妻,但两人都未曾拿下戒指,他们也在照相馆里留下一张合照。“武信会”首领在他的豪宅里宴请贵客,日军大佐也到了,义兵组织潜入救出李正文大人,男主则顺利射杀日本大佐。

女主到港边为男主送行,在一次拒绝了男主赴美的邀请,她实在无法抛弃义兵、抛弃朝鲜一人独活。宾馆老板娘发现具东魅收留的哑女占卜师,向日本“武信会”首领发电报,告知女主逃往日本,令浪人发布追杀。哑女是具东魅从占卜坊里救出来的,虽然没有感情,却照顾有加。哑女嫉妒女主占尽具东魅的关爱,即便女主平安回到朝鲜,哑女也会亲手杀了女主,此后就算被具东魅所杀也算死得其所。具东魅知情后驱逐了哑女,前往日本。男主在上船前看见日本浪人,直觉女主有危险,便没有上船,保护女主来到美国驻日大使馆寻求庇护。

第22集

脚后跟有成群的浪人追来,而男主的子弹剩下一发。他选择择瞄准美国驻日大使馆射击,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浪人们的追杀。为此,他受美国军法审判,付出三年的牢狱之刑作为代价,并且有个美国士兵被浪人砍杀。凯尔尽全力为他说话,也只能让使馆庇护他们夫妻一晚、并用调虎离山计,让死去士兵的棺木混淆等在使馆外的浪人们,给了女主一线生机。

具东魅为了到日本救女主,遣散了在朝鲜的浪人部下们,他知道这一去很可能回不来了。透过金熙星的帮忙,在日本有线人接引具东魅,快速掌握女主的位置,将她从危险的落脚处救到金熙星的宅子里。女主为具东魅包扎伤口,并约定三个月后,会亲自去找他还钱。可是具东魅被养父追杀落海,下落不明。朝鲜帝听闻高家小姐在日本落难,为感谢她帮忙救出李正文,便派出密使助女主回到朝鲜。

三年后,日俄战争日本获胜,取得朝鲜的控制权,逼迫朝鲜帝自杀退位。男主从美国的狱中释放,失去军人身分的他在路上徘徊,听著<绿袖子>想念著女主。他为一名名为安昌浩的朝鲜年轻人指路,打听了朝鲜的近况,并得知他也是义兵。男主决定返回朝鲜,他将约瑟夫的遗物交给其他神父,并在返回朝鲜途中,在日本与凯尔痛快喝了一场。

朝鲜义兵不满日本接收,捣毁日本官员的住宅,随机制造动乱,日军一夕之间下令解散朝鲜军队,受男主指导过的学生兵们已成为皇宫护卫军,他们临危不乱拒绝交出武器,在猎户的舍命拖延下,拼死逃出皇宫。日本宪兵占据了Glory酒店,打算彻夜庆祝接收朝鲜,老板娘串通义兵,炸毁整座酒店。此时具东魅与男主同时奔往酒店方向,因为女主也许就在那里。

*金编的浪漫主义在故事收尾越显得格格不入,如果是架空的历史,可能会觉得凄美,但历史血淋淋怵目惊心,与美好的假想大相迳庭。

第23集

酒店被炸毁后,具东魅找到了阳花,背著她到街上寻找避难所,正好遇见一个曾被杨花所救的小店员,让他们在西装店里安置。男主则带著神智不清的女主到义兵据点疗伤,男主帮她取下身上的碎玻璃、止血、包扎,女主以为这一切都是梦境,一如三年来在她梦里出现的尤金。金熙星用男主送给他的相机,纪录了日军残杀朝鲜人的画面,肩膀也受了枪伤,日本与朝鲜的对立日益强烈,街头风声鹤唳,为了保护向他求婚的少女及她两个弟弟,金熙星答应了少女的求婚。

阳花伤重,闻到了具东魅身上的鸦片味,也向他索要鸦片止痛。具东魅应阳花要求,带她到母亲安葬的地方,阳花在海边向具东魅告白,在很久之前、一个下著雪的街头,具东魅已经取代了尤金住进阳花心里。阳花总在酒店后院、街上、火车上等待者与具东魅的不期而遇。阳花复述著三年多前具东魅曾对她说的话,望她能够脱离战事纷扰,手袋里装著粉饼而非枪枝;挂画要是美人而非击剑;做著平凡幸福的梦...。阳花宁静的死在了具东魅背上。她在筹谋炸毁酒店时,已将自白书透过小女仆转交给朝鲜太皇帝,说是身为日本人的工藤阳花不满日军占领她的酒店因此行凶,太皇帝以此要求日本人,不能再借此滥杀朝鲜人。

历经众多纷乱,死去的亲友无数,强化了朝鲜人救国的意念,纷纷向义兵聚集。森隆史(死去的日本大佐)身边的朝鲜部下曾抄下义兵名单,想借此名单换点钱花,未料竟让李德文认出了高爱信,懊悔之馀,他向男主身边的翻译泄漏了此消息,翻译大叔巧遇男主,又将此消息转达给了义兵,义兵紧急撤离了根据地,准备对付李德文。这次的安全撤离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高家旧仆们、咸安大婶、行廊大叔都遭到了日军射杀。

第24集

高爱信顺利枪杀李德文,而她未料到咸安大婶参与了用来调虎离山的抬轿队伍。咸安大婶对于一出世就没了双亲的女主来说,就是她的妈妈。女主在咸安大婶尸体旁倒伏大哭,遇见了折返回来日军。路人们为女主盖上了披风、筑起人墙保护女主,此时男主在心中暗自叹服,她一直在拯救的朝鲜,终于救了她一回。

具东魅从在日本被武信会追杀后便伤重,一直用鸦片止痛著。这次他回到朝鲜开战,便料到武信会抵达朝鲜的日子不会超过十天,他用这十天帮助了朝鲜、帮助了高爱信,与金熙星、尤金喝了酒道别。不知是神听了他的祈求,还是阳花的庇佑,他又多得了一天用来思念高爱信,那一天是农历十五,高爱信应该来还钱的日子,他不该死的。武信会浪人残忍虐杀具东魅的部下,具东魅愤而与浪人们展开激战,最终遥想著高爱信的一切,死得瞑目。金熙星被查获撰写反日文宣,更因他曾是高爱信的未婚夫而遭到拘捕,受酷刑暴打身亡。金熙星早料到会有这结局,他将各种照片、文件埋藏在地下,为这个时代留下见证。

为平义兵作乱,日军祭出重赏,引来奸细加入义兵团。典当铺俩兄弟处决了混进义兵队里的奸细,但是奸细已经暴露的义兵据点,黄恩山陶匠只好再带著大伙转移。黄恩山托男主买了前往平壤的火车票,要将女人、小孩等“该活下去的人”护送往平壤,再由鸭绿江潜入满州国,取得李正文偷偷买下来的武器补给。留在根据地的义兵团们遭到日军强力镇压,男主知道女主这一路必定艰险,这次他同样只有一发子弹,他选择挟持日本富商男爵,逼著火车上的日军聚集到末舱,趁著火车行经隧道时,枪击了车厢间的卡准,保全了其馀车厢的平安。自己则死在了日军的猛烈弹火中。

GUN,GLORY,SADENDING女主所学会的前三个单字,就这样陪伴了她的馀生。译官向太皇帝报告了义兵团的死伤,并写信请求凯尔让尤金葬在朝鲜墓地。受宫廷庇护的小姊弟,姊姊将尤金的遗物带给了凯尔,弟弟长成了新一代的朝鲜士兵,女主领著义兵团们,继续守护朝鲜。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