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The Guest】韩剧推荐:小萤幕《哭声》挑战韩剧最惊悚尺度!这出戏真的合法吗?

《客:The Guest》손: The Guest 2018/09/12 于OCN首播。电影就算了,竟然有韩剧敢认真挑战“驱魔”主题,而且开门见山就上演巫堂与恶鬼的法力对阵、神父司祭以圣父圣子之名镇压恶灵等戏码,热爱惊悚、灵异的人一定会喜欢,惊悚度超越电影《哭声》。不管是恶灵附身的演技,还是恶灵突变让人吓破胆的剪辑,还有飘忽游移窥视的镜头都相当精彩,根本是使尽吃奶的力气吓观众 图片 第1张可能今年夏天韩国太热,才会无限提高纳凉等级,看两集就不得不停一下了,以免超过心脏负荷。(这出戏真的合法吗?)OCN尺度真的越来越开了。

“客”意指来自东边大海深处的“客人”,根据韩国各地风俗不同,“客”字也有恶鬼的意思,当有会附人身的恶鬼出现时,人们就会说“客人来了”。来者不善的恶鬼名为“朴日图”,法力极其强大,害死了巫师家族法力高强的巫堂们,也令神父的儿子走火入魔,成为可怕的杀人魔,一般道行的巫师无法收拾。本剧讲述巫师、司祭、刑警三人合作,对抗恶鬼“客人”的故事。

 图片 第3张

图片来源:OCN

尹华平,身上流著巫师家族的血液,拥有特殊感应,小时候曾被朴日图上身,家人为了救他惨遭反噬,失去了奶奶和妈妈。自己身上的诅咒也未能洗净,越靠近“朴日图”越容易失去控制。

崔允,父母都是虔诚的神徒,拥有超乎常人的驱魔能力。哥哥被朴日图附身杀死了父母,自己躲在房里、被姜吉英的妈妈所救而幸存。长大后成为助理司祭,一直在找哥哥。

姜吉英,重案组刑警。同为警察的妈妈死于恶鬼附身的神父之子。身手矫健的她与尹华平、崔允合作,对抗东方大海来的“客人”。一心想找到杀死妈妈的凶手,将他绳之以法。

*这出实在太可怕了,分集剧情可能与实际内容有出入QQ

《客:The Guest》ep1 分集剧情

尹华平从小就能看见灵体,特别是恶鬼。巫师家族在海边进行祭礼,一个男子被恶鬼拉进海里附身,醒来后拿刀攻击家人,遭到压制后又拿刀子自残,疯狂刺进自己的右眼。尹华平看到了被附身者的眼睛,导致自己也被恶鬼缠上,巫师奶奶为他跳大神,竟遭到反噬吐血而死,不久尹华平的奶奶在树上上吊、母亲也跳海自杀。经过驱魔后,尹华平不再时时看见灵体,但恶鬼附身的感应也没有尽除。

幼年的尹华平站在一栋住宅前,神情恐惧但不敢靠近,姜吉英的妈妈正好开车路过,循著尹华平的指引来到神父家中。神父的大儿子遭到恶鬼附身,刚杀死自己的父母,正要杀害弟弟时,被姜吉英的妈妈阻止,可惜姜吉英的妈妈也遭到神父之子的杀害。站在屋外的尹华平看见了逃逸的神父之子,对他被恶灵缠身的邪恶气息难以忘记。

长大后的尹华平开计程车,方便追查恶灵的踪迹。尹华平留存了所有相关的新闻剪报,以及神父之子当年的照片。一日,尹华平感应到下水道里有具尸体,循线找到了临时工人金衡秀。金衡秀遭恶鬼控制,杀了妻子、监禁女儿。尹华平找了韩神父前来驱魔,未料恶鬼竟然假装被降住了,骗过了所有人,被姜吉英带回警局问讯。韩神父在驱魔仪式后遭到反噬,死于自杀式车祸。

《客:The Guest》ep2 分集剧情

侦讯室里金衡秀大口大口灌下矿泉水,拿起了桌上的铅笔戳瞎自己右眼,被五花大绑在病床上。尹华平感应到金衡秀的女儿没死,被监禁在某处;姜吉英也没有在凶刀上找到女儿的血迹。但是被恶鬼控制的金衡秀怎样也不肯说出女儿的下落,尹华平向韩神父的后辈崔允求助,希望他能救无辜的小女孩一命。崔允来到医院进行驱魔仪式,尹华平则和姜吉英到案发现场寻找线索,尹华平推测朴日图要附身金衡秀,必定要透过什么媒介。

崔允与恶鬼陷入苦战,恶鬼力强大,并非崔允能够制服。另一边,尹华平也因为来到命案现场感应太深,短暂遭到恶鬼控制,幸亏被姜吉英打醒。两人找到附身媒介并烧了,救了七孔流血命在旦夕的崔允。附身媒介一烧毁,就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崔允身上的血没了,金衡秀吐出大量海水后恢复清醒。崔允筋疲力竭走出病房,通知姜吉英救出女儿。恶鬼说金衡秀因为工伤终生半身不遂,却不能得到相应的赔偿,强大的怨念令朴日图有机可乘。

《客:The Guest》ep3 分集剧情

赶走了附在金衡秀身上的小鬼,尹华平想起小鬼曾说过,大鬼会去找“神父的弟弟”。尹华平回到故乡老家,一方面探望爷爷,一方面追查大鬼的下落。邻居看见尹华平都避而远之,认为他是个不祥的孩子。晚上,华平梦见爷爷被装在透明袋子哩,被朴日图拖著走,华平追上前,爷爷却叫他快逃。

姜吉英正在追查一桩女子连续失踪案,尹华平用他的感应看见犯人是个挂有“猴子吊饰”的计程车司机,尹华平开车追击犯人,却因为冲击力道短暂昏迷,醒来时正要通知姜吉英,就遭到犯人从背后偷袭。

《客:The Guest》ep4 分集剧情

姜吉英追查到嫌疑犯应该是经营废车场的兄弟,华平从弟弟身上发现被附身的证据,找来崔允进行驱魔仪式,但弟弟却毫无反应,崔允认为是华平搞错了。姜吉英拜访失踪女子的家里,发现她还活著,跟华平说这女子会死的预言有出入,因此不再相信华平。

华平见废车场弟弟对驱魔毫无反应,认为弟弟强忍,因此拿出崔神父的照片,想要逼废车场弟弟现出原形,反而是崔允反应更大。原来崔允就是崔神父的弟弟,从当年的灭门案中幸存,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崔神父。正当他们卸下防备时,却遭到废车场哥哥偷袭,原来遭到附身的人是哥哥,弟弟纯粹是精神失常而已,被哥哥鼓动帮助犯罪。废车场兄弟小遭到妈妈凌虐,因此憎恨女性。

姜吉英与警察前辈在小吃摊见面,聊天时想起幸存失踪女子的不对劲,回头去找女子,才知道华平说的都是真话。姜吉英及时赶到废车场,救了华平与崔允,逮捕废车场哥哥后,他却在车上用靠垫上的金属条刺伤自己的右眼。

《客:The Guest》ep5 分集剧情

崔允哥哥的尸体被找到了,就埋在老家后山,疑似是自杀上吊,被人发现时只剩一具枯骨。梁神父告诉崔允,他哥哥被恶鬼附身的原因可能是哥哥不想成为司祭,却碍于父母的期望不得不达成。并说出崔允哥哥会遇上朴日图,就是因为当年梁神父去为华平驱魔时,崔允哥哥作为辅助司祭前往。华平、崔允、吉英三人来到崔允老家前,说开了纠缠三人的起点,就是朴日图。崔允在梁神父陪同下回到老家认领尸骨时,看见了一个女议员。女议员私下恐吓警方高层,不许追查崔允哥哥的死因,看起来异常恐怖,就像也被恶鬼附身一般。

一个名为金智敏的女子来找崔允,说自己可能被邪魔附身,一开始崔允只叫她去看看精神科,直到她说了朴日图指使她去杀人,并能从眼睛看见杀人的场景。此时这个女子涉嫌杀了她的前男友,并在警方调查中留下疑点。

《客:The Guest》ep6 分集剧情

华平、崔允前往金智敏家中要为她驱魔,但她因为涉嫌杀害前男友遭到拘捕。金智敏精神恍惚,被送到医院里看守,骗过护士与姜吉英,金智敏逃走了。(中间太恐怖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华平、村允、吉英三人合力制伏发魔的金智敏,小鬼代金智敏说出她被附身的原因。金智敏的前男友遭到职场同事霸凌,委屈自杀。金智敏怨恨这些残忍的职员,因此让朴日图有机可乘。

崔允用他优势的降魔力辗压小鬼,小鬼竟开始迷惑三人,挑拨姜吉英,华平与崔允是令她失去母亲的仇人;又挑拨崔允,姜吉英怨恨他、他的哥哥也怨恨华平;华平则是被引诱,小鬼说,华平身上有朴日图的痕迹,华平与这些小鬼们都是一伙的,是“我们”。三人各自为彼此振作精神,不受动摇。正当崔允再次祷告时,小鬼化作金智敏的身分央求吉英救她,说崔允心术不正,刚才分明是想要非礼强暴她。幸亏吉英没有被骗,吉英以金智敏与男友的照片哄著她,又劝她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著想,最终金智敏克服心魔,三人得以降伏小鬼。

*真心觉得这一段虽可怕但好看,人的心变幻莫测,疑心、嫉妒、恐惧、怨恨等等一丝想错,就可能陷自己于万劫不复中。而所谓驱魔,最终能做的就是强化附魔者心中的正念,才能脱离心魔控制。

三人在为金智敏驱魔时,小鬼曾说,若华平再继续追查朴日图,便会杀了他最亲近的人。可惜,隔日华平打电话给爷爷,却没听出爷爷的不适,还为了追查朴日图的事挂爷爷电话。华平觉得崔神父尸骨所埋的位置不对劲,便找了巫堂陆光一同前往,陆光念了咒语,便在邻近土堆中又挖出一具尸骨,那是一个名为宋贤珠的女高中生尸骨。当年姜吉英的妈妈正在追查一宗女高中生连续失踪案,宋贤珠就是最后一例。宋贤珠尸骨一出土,警长便致电朴议员,议员大发雷霆,在餐厅里疯狂乱砸发泄怒气。

《客:The Guest》ep7 分集剧情

姜吉英看了妈妈留下的笔记,里头记载了宋贤珠家人和睦,她明明是失踪,却被警方高层跟媒体说成是离家出走。笔记还写到,最后看过宋贤珠的警卫,第一次证词说看到宋贤珠与当年就读同一所高中的朴红珠议员说话,后来又改口说记错日子了,该警卫20年来都住在疗养院里,曾说过有人要杀他,所以他把自己关在疗养院哩,不说话、不见人。吉英与华平去找警卫,警卫仍然不发一语,只蹲在地上涂鸦,华平拿了朴日图的照片给警卫看,警卫虽然起了情绪起伏,但仍然不说话。只是在涂鸦本上画出了朴日图右眼沾血的样子。华平情绪激动,认定朴红珠议员就是朴日图现在的宿主。

最后见过宋贤珠的,还有当时宋贤珠的好友韩美珍,她说那天放学后一直等不到宋贤珠出来,回去教室找宋贤珠,看见朴红珠正在欺负宋贤珠,后来宋贤珠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她焦急求助警卫,警卫叫她先回家去。韩美珍还说,朴红珠仗著爸爸是学校理事,平时嚣张跋扈。她原本因为害怕,所以不敢对姜吉英的警察妈妈说出实情,但心里又过意不去,本打算下一次见到女警就要坦白的,没想到女警竟然在隔天离世。这件事便一直藏在心里。

华平与崔允去试探朴红珠,发现朴红珠议员竟然能进教堂祷告,还能碰触十字架,不像是被附身的人。梁神父他们说,有一种“完全附身”是魔鬼法力高强,或因为附身时间过久,魔鬼与宿主已合而为一,所以可以进教堂、也可以忍住祷告和触摸十字架的痛楚。

警卫在华平与吉英探视后便离开疗养院,他双眼发红,来到韩美珍开的小吃店里,一边灌著水、一边念念有词抱怨:他如果说了不该说的话就会被杀掉的;一边等著韩美珍回来。后来警卫闯进韩美珍家,杀死了她,而警卫也死了,尸体抬出来的时候不断流著水。韩美珍的儿子当时就躲在衣柜里,目睹妈妈被杀的惨案。

《客:The Guest》ep8 分集剧情

华平因为持刀恐吓朴议员遭到羁押,崔允听梁神父说了华平小时候的遭遇,因此出面向朴议员求情,让华平出来。华平回到老家,听说邻居奶奶的外孙女也有被附魔的症状,华平瞒著爷爷前往帮助小女孩瑞允。华平初次拜访时遭到瑞允妈妈驱离,正当华平在楼下讲电话时,看见一个原本笑著朝楼上挥手的男子,被一颗石头砸破头而死亡,这个男子就是瑞允的爸爸。

瑞允从小就有灵异体质,因为她外婆的外婆曾是巫师,一直以来就只是看得见灵体而已,两个月前突然变本加厉,常有持刀的鬼魂跟踪她,持刀的灵体们来到家门口要瑞允也拿起菜刀跟他们一起去杀人,不管他们做了甚么事,都会有个叫朴日图的家伙会帮助他们。瑞允的爸妈常为了瑞允的灵异体质吵架,不久前还分居了。瑞允所说的现象确实跟朴日图有关,但瑞允与妈妈从未与朴红珠议员、分享之手有过接触,这与之前其他几例不相同。

瑞允妈妈原本是不相信怪力乱神的,却因为目睹瑞允发作,崔允紧急为她祷告、使她恢复意识,才开始信任崔允、华平、吉英三人。崔允因为被教会停职,按规定是不能进行驱魔仪式的,它找来教会里其他驱魔司祭来帮忙,司祭却以症状还不明显、教会还没允许为由,拒绝为瑞允做驱魔仪式。瑞允说每当乘坐爸爸的车,就会看见一个头破血流的女性灵体,姜吉英查出可能是瑞允的爸爸车祸肇事,冤死的亡灵附在了爸爸身上,这两个月来跟踪著瑞允的是爸爸,而瑞允只看见是亡灵,不知道是爸爸。瑞允妈妈在瑞允的书包里发现了大石头,才知道是女儿杀死了爸爸。然而女儿还不知道爸爸已经死亡,女儿以为丢石头可以赶走恶灵,因此携带著石头。瑞允妈妈偷偷跟瑞允奶奶说起此事,却被瑞允听见了。

《客:The Guest》ep9 分集剧情

瑞允能抵挡恶灵的侵袭是因为她没有恶念,也没有做亏心事,但当她被妈妈训诫不可以乱砸石头,瑞允觉得既无辜又害怕,因此让恶灵有了空隙趁虚而入。被附魔的瑞允离家出走,崔允独自在废弃建筑里找到瑞允,便为她紧急做了驱魔仪式。瑞允痛苦大叫,哀求崔允放过她,哭喊妈妈快来救她,崔允都没有被动摇。但瑞允又说出了崔允心中的痛:他枉死的父母、哥哥,瑞允说他们都在崔允身边,埋怨崔允怎么一个人躲在床底下,独自活了下来。这让崔允的心智有了空隙,被恶鬼攻击流血不止。吉英及时救走了崔允,让他进加护病房治疗。华平请求陆光帮忙,找到瑞允被附魔的媒介并封印,减弱了恶灵的力量。然后将瑞允绑架到崔允所在的病房,再次让崔允为她做驱魔仪式。最后在陆光摧毁媒介的同时,令瑞允吐出海水,恢复了心智。

瑞允在被附魔时伤害了妈妈,这令清醒后的她非常自责,华平以他过往的经验安慰瑞允,说出自己小时候曾被朴日图附身的事。瑞允说,他也曾见过朴日图,那时她坐在爸爸车上,曾见过朴日图的尸体,认得朴日图的脸。华平心生一计,带瑞允去见朴红珠议员,这样又能认出朴红珠是不是真的被朴日图完全附身了。瑞允见了朴红珠,虽然害怕地躲在崔允身后,但她说朴红珠身上没有朴日图,但有一个穿著女高中生制服的姐姐。华平猜想那应该是宋贤珠。

朴红珠深夜到了隧道里,请求朴日图除掉华平三人。崔允在为瑞允驱魔时受了伤,当时恶鬼告诉他,见到他们第一次时,崔允的身上就仿佛种了一刀,被划开了伤口;见了他们第二次,崔允的伤口就开始化脓腐臭,若是再见到第三次,崔允将会死亡。夜里华平来探望崔允,发现他满头冷汗,看起来不对劲,但崔允推说只是感冒。陆光知道崔允中了煞,做了符咒要给崔允护身,而崔允却因为信仰而拒绝收下。

《客:The Guest》ep10分集剧情

崔允哥哥的遗物里竟有华平爸爸的结婚戒指。华平爸爸已经很久不曾出现在家人面前了。当年华平被朴日图附身,爸爸曾企图杀死华平,在爸爸眼中,华平不是儿子,而是朴日图。就连20年后父子重逢,华平的爸爸还用刀子划伤华平、落荒而逃。崔允代替华平去到爸爸住处,华平爸爸说当年他曾见过崔允的哥哥,也差点死在崔允哥哥手中,后来是崔允哥哥刺伤了自己的右眼并自杀。这些年来,华平爸爸一直在全国奔走,想要除朴日图而后快,可是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朴日图这个人,朴日图根本不存在。崔允与吉英去华平老家村庄里打听朴日图的情报,听华平爷爷说他60年前就曾见过朴日图杀害了村里许多人,刺伤眼睛掉进海里,在海上漂浮了好几天。

华平发现爸爸被人力仲介老板欺负,出面帮助爸爸教训恶老板,但爸爸却不领情,依然觉得华平是朴日图。华平解释,朴日图已经转移到崔允哥哥身上,所以华平现在跟正常人无异。但华平爸爸说,崔允哥哥上吊自杀前曾说“小心你的儿子会杀掉你,朴日图就在你家里”,所以附身崔允哥哥的不是朴日图本尊,只是小杂鬼。华平小时候被朴日图附身时,爸爸企图掐死华平,但现在爸爸却说,当年是爷爷跟爸爸说华平已经变成魔了,不快杀掉就会危害整个家族,所以爸爸才会动手。爸爸跟爷爷两人中有一人在说谎,所有人都猜不透谁才是朴日图本尊。而梁神父帮华平驱魔的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无人知晓。若崔允哥哥所说的“朴日图还在那家里”,那么爷爷、爸爸、梁神父、华平四人都有可能是朴日图本尊。

华平亲自回到老家,想要找爷爷问清楚,却发现一向不能搭长途车的爷爷,竟独自到了首尔。华平在老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一面疑惑爸爸为何会有他电话,一面震惊爸爸说爷爷在首尔了。华平回到首尔爸爸的住处,可是不见爷爷。爸爸立刻跟华平忏悔说他这些年错怪华平了,华平不是朴日图,爷爷才是。爸爸打算带著华平一起逃走。此时爸爸出去接了通电话,再回到房间时已经被附魔了。

《客:The Guest》ep11分集剧情

上一周观众大崩溃,以为信任这么久的爷爷是阴险的朴日图,结果这礼拜,爷爷跟爸爸就同步领便当了......(第12集 爷爷只是失血过多昏迷,爸爸独自领便当)

这一集在谜底上没有甚么重大开展,但是剧情越来越扑朔迷离,让人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有《哭声》的恐怖感。

华平的爸爸被附魔后,杀了旅馆老板逃逸,华平为了追踪爸爸,被警方列为嫌犯。为了阻止爸爸继续杀人,华平只好不理会吉英的拘捕,自顾自的搜寻爸爸。崔允帮助华平,接到华平爸爸打来的电话(对方说话的语气是小杂鬼,就跟之前的所有附魔一样)他们引导华平回到老家,因为华平爸爸想在老家杀死华平,就像20年前企图掐死华平一样。但当华平回到家后只看见爷爷身上都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因为爷爷为了保护华平,而与华平爸爸起了争执。爷爷断气后,华平跟崔允追著爸爸进到山里,就在华平爸爸快要用绳子勒死华平之际,华平丢出了爸妈的结婚戒指,这戒指暂时令爸爸分神,华平顺利逃脱。不过华平的爸爸也受恶鬼操控,刺伤右眼吊在吊桥上自杀了。

姜吉英追查著曾见过“朴日图”还是人类时的证人,循线找到一个名为朴哲龙的人,得知朴日图竟然是朴红珠议员的叔公。当年朴日图走了邪魔歪道,杀了自己的妻子跟儿子献祭,让自己成为强大的鬼,是家族中的耻辱,多年被族人所避谈。多年后竟找上朴红珠,一直在背后帮助她为非作歹。

《客:The Guest》ep12分集剧情

这一集依然恐怖,朴日图的主宿昭然若揭,崔允身边的梁神父极度可疑。

华平的爸爸断气之前曾对华平说,在华平身边的所有人都会死掉,这也是之前所有被小鬼附魔者所说过的话。这些话令崔允感到疑惑,莫非华平就是朴日图的主宿?只是华平自己浑然不知?崔允向梁神父说这件事,梁神父一口咬定华平就是朴日图,要崔允赶紧提防华平。而崔允来到一家精神病院,探望20年前曾为华平驱魔的女巫,当年女巫吐血,也只能为华平镇压住20年的诅咒,女巫说,当年她感觉到朴日图对华平的执著,非这孩子不可,因此女巫遭到反噬。若朴日图脱离的镇压,将会吃掉华平的灵魂,达到完全附身。

华平的灵异体质确实又开始显现了,可以看见已经逝去的灵体,追逐著父亲的灵体,跑到了荒废的地下室,看见了朴日图模糊的样子,渐渐失去意识、流血不止。此外,华平对被朴日图小鬼附身的人也更有感应。华平回想父亲被附身前只是出去接了通电话,因此怀疑通话的人就是朴日图,透过警察追查到这通电话来自梁神父。华平更加坚信梁神父可疑,华平来到教堂想与神父对质,正当华平发现梁神父的十字架是倒挂的、伸手要去碰,华平的眼睛突然痛起来、意识也开始模糊,只好仓皇离开。

姜吉英因为查到朴日图与朴红珠有血缘关系,亲自去找朴红珠问话。朴红珠震怒,叫了警局高层来训斥,让姜吉英遭到责骂。疼爱吉英的警察叔叔(高警官)不忍心看吉英这样,要吉英好好解释这些日子的反常行为。吉英对高警官说了朴日图这恶鬼的存在。起初高警官虽然不信,但也始终保护著吉英,还被朴议员刺伤,躺在医院里的高警官,遇见了一个人来探望,后就遭到恶鬼附身了。正当崔允受梁神父引导,试探华平到底是不是行为有异、可能是朴日图的主宿时,华平感受到吉英有危险,及时与吉英通话,知道了他们出车祸的位置。

《客:The Guest》ep13分集剧情

被附身的高警官追杀吉英到了一处废墟,华平与崔允及时赶到,救了吉英。被手铐炼住的高警官口中念念有词,就像当年崔允的哥哥一样,他对华平说,梁神父会去找你,因为他想得到你,“死人在活人之上、喝上活人的血、咀嚼他的内脏、杀掉神父、杀掉神父、杀掉神父...”华平听完后仿佛被催眠般,短暂的恍神了。崔允为高警官驱魔,可是却起不了作用,不知道是恶魔的力量过强,还是崔允多次在驱魔仪式中被魔鬼所伤,导致法力减弱。就连吉英以高警官的家人企图唤醒高警官都起不了作用,高警官只是无言地流泪,身体依然受恶鬼控制。朴日图彷如魔界上帝一般,鼓动小鬼们肆无忌惮的附身人体、为非作歹,因此小鬼们遭到驱魔仪式攻击时,总是呼喊著朴日图,希望获得魔界的力量。崔允接了一浴缸水,用十字架制作成圣水,将高警官完全浸入圣水中,再次进行驱魔仪式,才使高警官吐出海水、完全清醒过来,不过,高警官已完全不记得被附身时所发生的事了。

在这次驱魔仪式后,崔允的精神状况受到很大的动摇,出现幻听与幻觉,路上行人仿佛都变成了魔鬼、连镜子里的自己也变成了魔鬼,不断对他说著洗脑式的恐吓。崔允不愿将他的状况告诉任何人,只是执著地寻找朴日图的真身。崔允告诉陆光他的推测与观察,华平近日右眼常痛,也许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朴日图附在了他的右眼上?否则,为何崔允的哥哥会说“朴日图还在华平的家里”?陆光听了崔允的话也半信半疑,独自回到华平老家,挖出了朴日图的痕迹,陆光看到了朴日图的真身,被朴日图掐脖子、摔打,陆光吓得赶紧逃命,但全身是血的陆光受到过度惊吓,接到华平来电时,只能支支呜呜的说他知道朴日图是谁了,还来不及说完就被朴日图杀死了。

崔允来到梁神父的办公室,翻找梁神父的私物,发现梁神父随身携带的圣经,里头每一页都被涂黑,早已看不出文字。原来朴日图的真身就是梁神父。

《客:The Guest》ep14分集剧情

干干干干干干干干!!魔王现身后竟然变得更恐怖!! 我以为知道魔头是谁就少了诡谲的恐惧,可是没有!魔头的隐藏力量,以及利用心爱之人互相伤害的恶念更令人不寒而栗!!这集我只想骂脏话!

崔允在弥撒礼时仔细观察梁神父的一举一动,发现梁神父喝的是水而非红葡萄酒、没有吃圣餐、还窜改了圣经里的用词......。梁神父对崔允来说是向父亲一样的存在,在崔允家破人亡后,是梁神父温暖的怀抱,拯救了幼年的崔允没有毁坏。崔允悲痛之馀,公然在弥撒礼上指责梁神父,遭到了教会的惩处,软禁在教堂里。梁神父此后便以身体不是为由,辞去了神父一职,销声匿迹。

吉英去找朴红珠,想要探听梁神父的下落,意外遇见“分享之手”的志工金信子,她长年追随梁神父,一直持续为分享之手做公益活动,发现梁神父与朴红珠过从甚密,且朴红珠利用分享之手帮自己打选战,赢得国会议员之位。金信子常到朴红珠出席的活动中抗议,要求朴红珠下台,吉英听了金信子说了许多话后离开金信子的住处。后来朴红珠到金信子家中,失手将金信子砸成重伤,梁神父帮忙清理现场,把昏厥过去的金信子带到山中准备弃尸,金信子迷迷糊糊醒来,请求神父为她了断这一生,梁神父竟将它变成了恶鬼,让她回到自己的住处,攻击调查命案的警察们。朴红珠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手误杀金信子,把唯一知道自己去过金信子家中的司机遣到山中,让梁神父把司机变成了魔鬼。

陆光在最后一次与华平通话后,便再没有消息,华平一直再寻找陆光,透过吉英知道最后一次通话是从老家打来的,华平回到乡间到处问人,最后,他在夜里看见了陆光的鬼魂,鬼魂为他指引陆光丧生的地方。华平也感应到陆光死前的最后模样。华平一直跟踪朴红珠,逮到了朴红珠与梁神父接触的时机,跟踪梁神父来到山中,华平暴揍了梁神父,并将他捆绑在树旁。此时崔允克服了心魔,逃离教堂,来到山下要与华平会合。梁神父操纵变成恶鬼的司机,刺伤华平。


《客:The Guest》ep15~16分集剧情

一次看完了最后两集,几度反转推翻了不少先前的理解与推测。扑朔迷离的铺陈更有<哭声>的感觉,对于朴红珠的处理,也更接近在讽刺朴瑾惠事件。

第15集是猛鬼爆发。华平被朴红珠的司机刺伤腹部,随后赶到山上的崔允来不及阻止梁神父逃走,反而看见朴红珠的司机走进快车道自杀。梁神父带走了医院中的华平爷爷,吉英担任司机,带著负伤的华平与崔允一路追踪梁神父。梁神父让加油站小弟、客运司机附魔,为三人帮指路,一路指向东海方向。华平知道,朴日图是冲著自己来的,朴日图始终没有放弃要占领华平的身体。朴日图潜逃到桂阳镇隔壁的村落,并让整个疗养院里的人都陷入了附魔状态,村落一时陷入丧失爆发的状态。身受重伤的崔允无法为这么多人驱魔,华平身上也有伤,剩下吉英一人的战力暂时对抗附魔者。崔允向华平坦白他的身体有伤,若再进行驱魔可能会全身撕裂而死。

驱魔仪式会害死崔允一事,令华平不得不找另一个方法来了结朴日图。陆光生前曾说过,要解决朴日图这种大鬼,唯有朴日图的宿主念咒封印、防止朴日图转移、再自行了断。

三人帮在疗养院顶楼发现梁神父,崔允本打算以死相搏,将他最后的驱魔用来与朴日图同归于尽。梁神父阻止崔允与吉英继续向前,否则俩人就会死掉,后来话锋一转,梁神父又说他改变心意了,今晚只打算让一个人死亡,语毕,梁神父就以背倒式坠楼,死前以微弱的气息对崔允说:他终于得以自由了。村里的附魔者突然都清醒过来了,停止了恐怖的攻击。华平回到疗养院里,确认爷爷还活著后松了一口气。

第16集在韩国的电视年龄分级突然变成了19禁,让人对于惊悚度抱持期待,结果梁神父却轻轻松松就死了?!

不久后爷爷恢复了意识,只是身体无法动弹,需要由华平全天候照顾。华平托吉英前往首尔的住处帮他收拾行李送回老家。崔允为梁神父处理了后事,也洗清了自己的罪名,得到教会的宽恕。教会转交了梁神父的遗物,崔允特别留意有关“分享之手”的资料照片。事情结束后,崔允并没有平静下来,他依然想起这些日子以来的受害者,终日惶恐不安。崔允找吉英喝酒,向吉英吐露心声。吉英以姐姐的身分安慰崔允,对吉英来说崔允已不是害死妈妈的凶手,而是妈妈以命相救活下来的珍贵性命,吉英只希望崔允能够好好生活。华平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要与梁神父做最终挑战时,华平曾拜托吉英,无论如何一定要先救崔允。吉英的话算是起了作用,让崔允恢复了理智,就像当初吉英也曾安抚华平,并不是华平导致朴日图逍遥法外的,华平反而拯救了不少附魔者。

崔允为了保险起见,回到小村落里拜访曾被附魔的村民,却发现一开始言谈正常的村民竟抗拒十字架,崔允立刻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崔允电话联络不上华平,只好先打给吉英,吉英被吓了一跳,摔破了华平冰箱里的泡菜罐,层层泡菜里埋著的竟然是下蛊用的乌鸦头。华平一边照顾爷爷一边寻找陆光的尸体,也想起陆光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才到华平老家的,华平在家里后院挖出了一副尸骨,尸骨上竟贴著华平爷爷的照片。华平回到前院,发现爷爷行动自如的料理好饭菜,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

为了解释这一串反转再反转,朴日图(爷爷)对华平说了落落长一大串话,这一段倒是处理得有些简陋。

20年前朴日图还附在李哲龙身上、在海里载浮载沉时,看见了岸边正在进行祈福仪式的村民们。朴日图对华平的身体一见锺情,因为华平是个极其强大的灵媒体质,强大到让朴日图无法上身、强大到让朴日图愿意等待20多年始终蛰伏在华平身边。幼年的华平一语道破朴日图附在爷爷身上的事,朴日图不得不逐一杀害、吓走华平的亲人,以便找机会接收华平的身体。平凡人无法承受朴日图的附身,总是附身后就失去理智、身心崩坏。但是华平的家族是世袭巫师,多少能承受朴日图的恶灵,因此朴日图选中了爷爷,威胁爷爷若不让朴日图上身,就要带走华平,从那天起朴日图就占据了爷爷的身心。

华平的奶奶跟妈妈都是朴日图所杀,为的是要让华平的精神出现裂痕,不过朴日图没有如愿,朴日图还是无法附身华平,只是让华平失忆了。至于梁神父与朴红珠都没有被附身,是他们的心所向恶,不需要被魔附身就已经自动同流合污了。爷爷被朴日图完全附身后,曾到教会里找梁神父,因为梁神父是朴哲龙的小儿子,朴哲龙被朴日图附身时,梁神父还在妈妈肚子里。直到事故发生、朴哲龙家破人亡,梁神父才因为被领养而改了姓名出身。朴日图的出现,唤梁神父为儿子,鼓动梁神父背弃上帝,堕入魔道。

华平主动接受朴日图,打算用陆光教的方法与朴日图同归于尽。朴日图终于进到他朝思暮想的“容器”里了,华平的灵力让朴日图的功力大增,过往曾受驱魔成功的人们,都再一次陷入了黑暗面中,眼看著又要再一次失去理智。

崔允比吉英更早赶到华平老家,此时华平已被附魔,用刀子在身上刻著经文,企图封印朴日图。朴日图正一步步吞噬华平的心灵,差点失手掐死崔允,华平担心自己会害死崔允,独自逃到了海边想要自杀,崔允与吉英赶到海边,与华平展开搏斗。崔允不放弃对华平使用驱魔术,可是朴日图的诅咒令崔允五脏欲裂、口鼻流血。华平被朴日图控制,再一次要掐死崔允,吉英呼唤华平,要他看清楚眼前是他舍命也要救活的崔允,华平清醒过来将刀子刺进自己的心脏与右眼,沉进海里要与朴日图同归于尽。崔允跟著潜入海里继续进行驱魔仪式,崔允将十字架项炼挂在华平手上,华平似乎是清醒过来了,放开崔允的手,独自沉进海里。崔允则被吉英救回岸上。

海警强力搜寻华平的尸体,却只找到了陆光的尸体,以及华平的一只鞋子。一年过去后,吉英回到警局复职,华平失踪的这一天,吉英与崔允相约到华平老家,为华平摆祭祀宴。两人发现不时有匿名的物资寄给爷爷,循线找到了海岸边的小镇,确实有个身受重伤的青年被渔夫所救,至今在这里生活著,说是“因为还不能确定,所以还不能回家”。三人帮终于再次相见了,华平虽然瞎了右眼,但身体健康,身上还带著崔允的十字架项炼。

朴日图曾说,他的名字不只是朴日图,在更早之前人名以各种恶魔的名称呼唤他,只要人心存恶念,随时都可能会召唤恶灵现身。

朴红珠议员选上了议会代表,人们都盛传著她气势如虹,怕是选总统也没问题。朴红珠听幕僚说自己的父亲死了,并没有任何悲痛,只是猖狂的笑了。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