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韩剧:警察类第一神剧,日剧复刻原版重现

《Signal》시그널 2016/01/22 于tvN首播。一个没有电池的旧式对讲机,突然传来15年前的信号,开启了一段跨越时空的侦查故事。

“过去改变了,未来也会改变”在资讯不透明、科技不发达的年代,有钱有势的人一手遮天、作威作福,造成了许多未结悬案、冤案。生活在过去的刑警,联系上了未来的犯罪心理侧写师,以肉身冲撞布满尖刺的体制,终于为无辜的人们洗雪冤屈。虽然过程中仍有无法挽回的遗憾,但这些固执的警察们,为了更好的“未来”,不断在“过去”努力著。

图片来源:tvN官网

《信号》最成功的地方,大概是毫无破绽的穿越“神编剧”吧!有别于其他穿越剧的破绽重重,信号不把结局写死,留下无限的想像,让现有的剧本更加完整。环环相扣的案件,将观众一层一层卷入事件核心,感受著反派势力的恐布,同时也被主角们不屈不挠的意志鼓舞著。

三个主演的演技好到令人喷泪,尤其金惠秀饰演的女主角(车秀贤)从年轻时的懵懂青涩,到中年时的老练稳健,两种状态转换毫无尴尬。当现状过于残酷时,回想起愉快的过去,就能立刻洗去绝望感。新/旧时空的切换,完美堆叠著情感,使观众对角色的认同感越来越强。李帝勋的角色(朴海英),大约是在戏剧中期表现到极致。处理申多海命案时,面对脑包律师韩世奎的虚张声势,朴海英快速分析出韩世奎的人格,直接刺中要害,让人看得热血沸腾。而赵震雄的角色(李材韩),大约是最难演绎的。李材韩不是什么精锐刑警,若没有无线电的提示,李材韩的人生将充满未结悬案并黯然死去。可是在人际关系中有些蠢笨的李材韩,因为对被害者感同身受,激发出“一定要破案的使命感”,竭尽全力揭发真相,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有相当复杂的心理活动,真心觉得赵震雄的演技已出神入化。

《信号》这戏到底想要传达什么呢?法律追溯期?政商勾结?公务员贪腐?每一次通信都围绕著“过去改变了,未来也会改变”的主轴,然而无论身处什么时空,你只能改变“现在”。你想要的未来,只能靠现在去创造。

《信号》分集剧情*以下有雷

信号ep1

2000年7月29日,一个下著雨的放学时间,忘了带伞的金允贞独自站在教室前。朴海英因为小男孩的羞涩,没有把伞留给金允贞,也没有邀她共撑一把伞,只是不时回头偷看。依稀看见一个穿著红色高跟鞋的年轻女子,带走了金允贞。朴海英回家后看见金允贞被人绑架勒赎的新闻,家属虽然付了赎金,却只等到女儿冰冷的遗体。朴海英怀著忏悔与害怕来到警局,想要告诉警察:嫌疑犯是女人不是男人。可是整个警局都因为金允贞案忙昏头,没有人听进朴海英的话。朴海英在楼梯间撞上了李材韩,遗落纸条,引导李材韩追查嫌疑犯的女友。

金允贞诱杀案终究因为警方被犯人误导,而成了长期未结案。金允贞的妈妈痛失爱女,每日挂著立牌站在警局前请愿。15年后,朴海英成了犯罪心理侧写师,因时常拿名人绯闻练功夫、卖新闻,而被车秀贤逮回警局,这天正好是2015年7月27日。晚上11:23,朴海英离开警局时,听见了报废物品堆中,发出了无线电对讲机的声音,一个名为李材韩的男子呼唤著朴海英,并说出了金允贞案嫌疑犯尸体位置,李材韩被人重击后脑,随即没了信号。

朴海英根据李材韩的信号,来到已废弃的善日精神病院,找到失去大拇指的徐亨俊尸体,想赶在金允贞案的法律追溯期内破案。警察局长金范洙为了避免被扣上办案不利的帽子,便以“嫌疑犯自杀”了结此案,朴海英基于揭发事实、告慰金允贞的心情,向媒体说出实情:徐亨俊并非自杀也非真凶,真凶应是她的女友,现年35岁左右、身高165公分、曾于善日精神病院工作过的护士,此举引来警察局长以及搜查股长安治秀的不满,但也顺利诱导真凶逃逸。真凶尹秀雅故意提供假消息误导警察,想要拖延至法律追溯期过去,却被朴海英识破逮捕。

信号ep2

尹秀雅被逮捕后,咬定警察没有直接证据,没有理会警察的虚张声势,坚持不认罪,成功拖过了法律追溯期,在金允贞诱杀案中无罪。然而大家都被金允贞案的法律追溯期限给影响了,尹秀雅除了杀了金允贞,还杀了男友徐亨俊。鉴识组借由徐亨俊遗体口袋里的停车证推算死亡时间,法律追溯期尚有一天,成功逮捕尹秀雅。

此案引起全国讨论:“法律追溯期”是否应该存在?为了不把警力浪费在陈年旧案而误了新案,“长期未结事件专案组”就此成立。第一起案件是26年前的“京畿南部连续杀人案”:每到雨天就有穿红衣的女子枉死郊外,死状都是手脚被人扭曲反绑。此案也是李材韩当上警察的第一桩案件。

第二次无线电对讲机传来信号时,是2000年8月3日,李材韩似乎遭遇袭击、声音微弱,要求朴海英一定要阻止1989年的自己,随即听见枪声、信号中断。

第三次无线电对讲机传来信号时,是1989年11月4日,对李材韩来说,这是两人的第一次通信。当时李材韩正在山区搜索“京畿南部连续杀人案”第七个被害者,朴海英手上正有此案的纪录,随口说出第七个被害人的陈尸位置,以及第八个案发地点。李材韩相信了朴海英的“预言”,时常在第八个案发地点巡逻,果真遇见了第八个被害人,且顺利救回她的命。而此时2015年的案件纪录,也从“死者”变成了“幸存者”。

信号ep3

由于历史被修改,导致朴海英无法及时更新记忆。两人第四次通信时,李材韩误抓崔英臣,在崔英臣癫痫发作死亡同时,真凶正杀死第八个人。朴海英与幸存者的女儿见面后,决定相信李材韩来自“过去”,毕竟原本不会出生的胎儿,如今长得亭亭玉立,让朴海英宁愿把握良机抓住真凶。(朴海英压根忘记了李材韩提醒他要“阻止1989年的我”)

朴海英比对历史改变前与后,发现第八、九、十个死者相同,只有死亡地点从郊区变成了市区,可能的原因应该是“公车”。李材韩也推断真凶只可能是躲上了公车才逃过追捕,后来接连死亡的三女,可能当时就在公车上,真凶为了灭口,才会一改旧有的犯罪模式。但无论是26年前或现在,公车司机都坚称那一站没有人上车。

沉寂了26年的“京畿南部连续杀人案”于2015年重现,死者是第八个死者的同事郑京顺,车秀贤猜测凶手可能是为了毁灭证据才会再次行凶。此时鉴识组发现26年前是先捆绑后杀害,如今则是先杀害、后捆绑,凶手可能不是同一人。

信号ep4

1989年李材韩因误捕崔英臣遭到拘押,虽然听到第五次无线电对讲机通信,知道下一个死者是他暗恋的公务员金元静,但李材韩被公车司机李天久误导,错失救援时机。李材韩因金元静的死而委靡不振,又因为没有物证无法定罪,只好找李天久寻仇,意外撞见李天久的儿子,恍然大悟,李天久的儿子才是真凶。追击中,李天久的儿子坠楼、半身不遂。

2015年李天久在杀了郑京顺后自首,宣称所有案件都是他所犯下,警察局长金范洙原想独占功劳,开心举办记者会,车秀贤与朴海英则从死者郑京顺的遗物中发现关键证据:一个沾有凶嫌DNA的电击器,真凶其实是李天久的儿子,而电击器,则是李材韩送给金元静防身用。

跨越26年的通信,虽然无法阻止更多人死亡,却能使悬案侦破。

信号ep5

车秀贤一直在寻找李材韩“现在”的下落,而朴海英则到处打听“从前”的李材韩。李材韩因为收贿而遭到监察,后以失踪结案。朴海英从收贿的证据过于充分,推断出李材韩是被人陷害,且陷害他的人很可能是最亲近的同事。

无线电对讲机不会每日发来信号,当现在的朴海英隔了一周收到第六次通信时,过去的李材韩已隔了六年。此时李材韩正忙于1995年的大盗事件(又称高层连续窃盗案),朴海英告诉他,第四次窃盗已经是最后一次,此案未破、往后也没有重现的迹象、所有赃物都没有流出。李材韩不甘心连日的埋伏没有成果,从朴海英的提示中,在信箱找到惯窃好友吴京泰的指纹,不听吴京泰的辩驳将其逮捕。

朴海英一觉醒来,发现大盗案已了结,但吴京泰强烈否认犯案,极有可能是误判。正当朴海英想要重翻此案时,吴京泰已坐足了20年牢狱,在假释第三天绑架了富家千金申茹真,并刻意留下指纹,诱导警察追查。朴海英认为这是吴京泰复仇式绑架的迹象,被害人的性命岌岌可危,但朴海英却无法说服警察局长改变侦查方向。

信号ep6

第六次通信中,李材韩懊悔自己铸下大错,听信同事的伪证,错捕吴京泰,并告诉朴海英那天“汉阳大桥崩塌事件”的经过:吴京泰女儿搭乘的公车因大桥崩塌而坠落,汽油外漏,随时都会爆炸,救难队因申茹真爸爸的口头胁迫,先救了申茹真,导致吴京泰的女儿葬身火海。吴京泰为了报复申茹真的爸爸,在狱中学习制冷与光电技术,重现女儿在父亲面前活活烧死的惨剧。车秀贤也在抢救申茹真的过程中死亡。

朴海英和李材韩为了挽救错误,竭力搜查大盗案,只要能抓到真凶,也许车秀贤就不会死。李材韩锁定了唯一目击者韩世奎(检察长的儿子)进行调查,朴海英则集中唤醒吴京泰的记忆。李材韩深知是高层指使,同事才会栽赃给无力反击的替死鬼。李材韩悲伤地问朴海英:你们那里也一样吗?有钱有权的人为非作歹也能吃香喝辣,20年过去了,会改变吗?朴海英说:会的,我们会让它改变。

信号ep7

李材韩找到部分赃物,证明了吴京泰的清白,然而吴京泰出狱后依然因刺杀申茹真的爸爸再度入狱;车秀贤复活了,但韩世奎只判了缓刑。李材韩的班长遭到贬职,新上任的班长则是现在的警察局长。被贬职的班长透露“汉阳大桥崩塌事件”牵扯出“晋阳社区贪腐弊案”政商勾结的内幕,韩世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第四次行窃时,偷走了贿赂的关键物证,但是此案已被高层压下,无法再追查。李材韩不甘身处污浊的警察体系,比对赃物后发现少了一条蓝色的钻石项炼,认定这条钻石项炼就是前班长说的“关键物证”。

2015年,一个名为申多海的女子连结起了1995年的蓝色钻石项炼。由于新班长金范洙的阻挠,李材韩没有搜索资源可以使用,只好找了当时最没有战力的车秀贤当帮手。李材韩在当铺发现了申多海曾企图典当项炼,循线却发现申多海已经死亡。20年前申多海的未婚夫曾见过李材韩与车秀贤,20年后,申多海的未婚夫竟在俩人以前常约会的咖啡馆,再次遇见申多海。在未婚夫的请求下,车秀贤追查咖啡馆里的女子,确认申多海真的没死。真正的死者是谁?以及申多海姐姐可疑的反应,都让车秀贤决意追查。

信号ep8

申多海是个演员志愿生,为了赚取生活费,在经纪公司老板介绍下,出入富家公子聚会的场合,并被拍到与韩世奎的性爱影片。韩世奎的朋友以性爱影片威胁韩世奎,劝阻检察长父亲不要再追究“晋阳社区贪腐弊案”,韩世奎为了偷取性爱影片,只好把朋友们的豪宅都偷一遍,终于在第四家找到影片后停止偷窃,为了掩人耳目,顺便盗走了现金跟贵重首饰。申多海不甘受辱,趁韩世奎喝醉后,偷走了钻石项炼。

韩世奎被判缓刑后出狱,深夜来到申多海住处偷回钻石项炼,勒死了躺在床上的金智喜,弃尸未江水库,由于睡衣口袋里有申多海的证件,而被当成申多海遗体。杀人过程都被录音机给录下,朴海英放出剪辑后的录音档给安治秀,钓出韩世奎前来应讯,韩世奎自以为靠爸当上律师就能卖弄法律常识,却被朴海英反将一军,完整版的录音档清楚录有韩世奎的声音,且可证明地点就在申多海住处。申多海现身吓死韩世奎脱口而出:你不是死了吗?我分明杀死你了。

申多海避走德国20年,为了妈妈的肝移植手术入境韩国,意外找回自己的身分,给了“韩国法律界的皇太子”韩世奎一个反击。当年韩世奎虽然偷回了钻石项炼,藏有“晋阳社区贪腐弊案”的3.5磁片却在申多海手中,申多海邮寄给李材韩时,被金范洙发现,金范洙删除了大部份档案,只留下一家厂商当替死鬼。

信号ep9

第七次无线电对讲机传来信号时,声音是从安治秀座位上传来的。朴海英才想起,日前他因为后悔开始跨越时空的对话,将对讲机丢弃。安治秀似乎一直监视著他,也许安治秀就是当年陷害李材韩的内鬼。朴海英用安治秀的名字,钓出李材韩受贿案的证人,证明安治秀就是当年陷害李材韩的人之一。

为什么对讲机偏偏被自己捡到了呢?从车秀贤的话中得知,朴海英哥哥涉入的“仁州女高中生集体性侵案”也是李材韩调查的,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朴海英来到车秀贤家中,发现了李材韩当年的调查笔记,锁定1997年红院洞事件是李材韩的下一个事件,果然第八次通信时,李材韩的时间已经过了两年来到1997年,距离1999年的“仁州女高中生集体性侵案”还有两年。

当年红院洞事件因为位处两个派出所中间,警察高层们不想把事情闹大,没有扩大搜索,因此到了2015年持续被发现的被害人还有九人。车秀贤是当年唯一生还的被害人。1997年,车秀贤根据李材韩的笔记,得知被害人共同点是患有忧郁症、戴著耳机的女子,便乔装前往红院洞,遭到歹徒攻击,后来幸运逃出。

信号ep10

第九次通信时李材韩得知当年战力0.5、连车都不会开的初代女警车秀贤已经晋升为组长了。车秀贤以催眠唤醒被害经历,企图找出犯人线索。朴海英则从尸体包裹状态推断犯人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外表干净俐落、周遭一尘不染,也许患有强迫症与忧郁倾向,才会锁定忧郁症患者。居住处没有院子,但有一个专属自己的工作空间。山上找到的9具尸体中,只有一具的包裹状态与众不同,用了“棉被”这样温暖柔软的材质,且犯人无法正面面对死者,显示死者与犯人有特殊关系。

朴海英查出被棉被包裹的死者是柳昇燕,且从凶手任职的便利商店找到凶手住处。在柳昇燕遗物日记中发现:凶手与死者是彼此喜欢的;车秀贤也在靠近案发现场时,想起尘封的记忆,找到凶手金珍优的住处。而此时金珍优带著保管多年的母亲尸骨,前往山区埋葬、并企图自杀。原来金珍优是被患有忧郁症的妈妈虐待长大,在妈妈病死后,金珍优已失去爱人的能力,想要以死亡“解救”所有忧郁症患者。

信号ep11

金珍优在杀了自己所爱的女孩后,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杀人了,而无法杀人的人生于他便无意义,只好到山区自杀。车秀贤对金珍优痛恶至极,但朴海英却有些许同情。有些人并非天生下来就是杀人魔,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缺少帮助,如果有人愿意伸出援手,也许就不会造成这样的悲剧。

第十次通信时,朴海英认为自己没有权力改变过去,拒绝透露凶手身分,却在一觉醒来后,发现红院洞事件从笔记中消失了。李材韩锲而不舍的追查下,逮捕1997年的金珍优,原本2000年以后的死者全都复活了。

第十一次通信,李材韩的时间已来到1999年,朴海英希望李材韩告诉他“仁州事件”的真相。

1999年,安治秀的女儿因骨随癌卧床不起,为了赚取医疗费,安治秀成为金范洙的走狗,帮高层“办事”赚取暴利。2015年,医师告诉安治秀,女儿的寿命将近,安治秀终于不需要为医疗费做坏事了,安治秀主动约朴海英在仁州医院见面,想要告诉朴海英“仁州事件”与“朴善宇自杀案”的真相,当朴海英抵达时,却看见安治秀身受重伤,腹部染了大片血迹。

信号ep12

朴海英成为杀害安治秀的唯一嫌疑人。朴海英告诉车秀贤:安治秀在死前承认杀了李材韩,并与黑帮的金成汎栽赃李材韩受贿。李材韩与安治秀的死都是源自“仁州女高中生集体性侵案”。朴海英对仁州案的记忆有限,只知道某天警察突然带走了哥哥朴善宇,爸妈因此离婚,朴海英被爸爸带到首尔生活。听说哥哥从少年教化所出来了,朴海英返回仁州,却看见哥哥成了尸体,被以自杀做结。后来朴海英发现指证哥哥为犯人的家伙,其实是作了伪证,而指使他做伪证的人正是警察。

1999年,金范洙捏造众多伪证,却没有骗过李材韩。李材韩找到发布论坛文章的学生金东镇,并收到朴善宇匿名寄来的照片,推断仁州性侵案的真凶应该是“仁干会”(仁州高中干部协会)的七个学生,而七个学生众口一词指称主使者是朴善宇,最后连被害者姜惠胜都被收买,指称朴善宇是主使者。

车秀贤与朴海英推测,安治秀一死,金成汎必定会有所动作。金成汎母亲名下有一座宅邸,任其荒废十馀年也没有变卖,且金成汎不久前曾来过宅邸。朴海英记得安治秀提过,为了确认李材韩生死,安治秀特地查看过“台阶下”。终于,两人在台阶地下挖出了李材韩的尸骨。

信号ep13

时隔15年,李材韩的丧礼上没有任何人来吊唁。车秀贤后悔当年没有勇敢表白,只在李材韩的遗物中发现,两人唯一的合照藏在蝙蝠侠照片后面。李材韩无法为朴海英的哥哥平反,内疚之馀只好默默守护著幼时的朴海英。朴海英在李材韩遗物中发现一张名片,那是小时候常去吃饭的餐厅,原来当时餐厅老板对他这么好,背后都有李材韩默默帮助。自从仁州案发生后,朴海英就变得孤僻封闭,没想到那些自以为孤独痛苦的日子里,竟有李材韩的关怀。

高中时的朴海英想起哥哥被陷害的原因:没钱没背景,只能任人陷害无力反击。朴海英觉醒一般要考上好大学,让自己有能力为哥哥平反。当时最便宜又不看重日常操性的公立大学,就只有警察大学了,即便痛恨警察体系,为了扭转命运,朴海英让自己成为了警察。第十二次通信,朴海英希望李材韩放弃仁州案,否则可能会因此丧命。2000年的通信中,李材韩曾要求朴海英“劝阻1989年的我”。李材韩希望朴海英能够与家人相聚,一起开心的吃饭,不再是孤独一人,所以他没有放弃追查仁州案。

李材韩尸骨出土后,金成汎迅速逃逸,可见广搜队里有内奸,推测与金范洙有关。朴海英遭到监控,悬案专案组秘密重启仁州案搜查。仁州案的被害者姜惠胜,长大后仍深受精神疾病所苦,害怕异性及人群聚集处。姜惠胜告诉朴海英、车秀贤当年实情,朴善宇是唯一个真心待她的人,却因为酗酒父亲的威胁,姜惠胜不得已陷害朴善宇,主谋其实是国会议员张英哲的侄子(仁州水泥公司社长的儿子):张太镇。

信号ep14

姜惠胜听到朴善宇15年前自杀的消息震惊不已,因为姜惠胜曾到少年教化所探望过朴善宇,当时的朴善宇依然开朗正向,告诉姜惠胜这不是她的错,希望她能忘掉这一切好好生活,自己也不会放弃人生......这样的人不像是打算自杀的样子。

第十三次通信时,李材韩正呼呼大睡,拿起对讲机的人是1999年的车秀贤,对讲机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不断呼叫李材韩。2015年的车秀贤恰巧来到朴海英住处,在屋外听到朴海英呼叫李材韩的声音,想起1999年的自己。当年她以为对讲机是与李材韩的初恋有关,没再深究,不久就淡忘了这件事。朴海英联络不上李材韩,只好亲自到仁州查案。车秀贤随后进入屋内,看见对讲机底部的黄色笑脸贴纸,即使已磨损不堪,她仍认得这是她亲手贴上的、李材韩常拿在手上的对讲机。

朴海英来到仁州,得知安治秀死前调阅过“朴善宇自杀案”,且在找一条“红色围巾”。红色围巾是仁州案姜惠胜被害当天所穿戴,被害后遗落在案发现场-金东镇家里。金东镇因内疚,没把围巾交给警方,而是转交给朴善宇。朴善宇电话联络李材韩,希望李材韩帮忙翻案,却在李材韩到来之前,2000/2/18被发现“自杀”陈尸家中。朴海英在仁州医院调阅当年朴善宇的血液报告,知道哥哥被下了神经安定剂,才发现哥哥是被人杀害后伪装成自杀。此时无线电对讲机送来第十四次信号,就在车秀贤面前,朴海英请求李材韩阻止哥哥被杀。车秀贤望著这一幕,不敢相信对讲机另一端,就是自己朝思暮想、尸骨已经下葬的李材韩。

信号ep15

李材韩忍著腹部的刀伤赶往朴家,仍来不及阻止朴善宇被杀。朴海英被诬陷杀害安治秀遭到监禁,他回想著与哥哥的回忆,直到看见哥哥尸体的一幕都没有被改变,知道李材韩失败了。不过,李材韩在朴家外,看见金范洙提著围巾离去的身影。此时他们还不知道,金范洙谎称受李材韩所托来找朴善宇,朴善宇不疑有他,将物证围巾交给了金范洙。朴善宇告诉金范洙他一定要翻案,因为只有洗清冤屈,一家人才能再次团聚。金范洙知道朴善宇意志坚决,为保自己的前程,只好杀了朴善宇这个善良优秀的学生。

朴海英在被捕前,将对讲机塞给车秀贤,第十五次信号,是2015年的车秀贤与2000年李材韩的通话。李材韩哭著道歉,没能阻止朴善宇被杀。而对讲机传来的却是车秀贤的声音。睽违15年的对话,车秀贤难掩激动。她说自己苦等了15年,却只等到李材韩的尸体。车秀贤告诉李材韩2000/8/3不能去善日精神病院,还来不及说出那天李材韩会被安治秀杀死,信号就断了。

李材韩自请调职,临走前,送给了车秀贤一只手表。车秀贤知道过去可以被改变,因此不计代价地要阻止李材韩被杀。车秀贤与金范洙都在找金成汎,因为金成汎是唯一知道李材韩死因的证人。车秀贤协助朴海英逃狱,两人与金成汎相约见面。金成汎说出当年内幕:金允贞诱杀案时,金范洙与安治秀参与协办。金范洙趁李材韩离开位置时,在李材韩抽屉里发现仁州案的犯罪证据。金范洙买通吴宰成检察官,再命安治秀绑架李材韩,威胁他停止调查,否则就要杀了他。李材韩挣扎逃脱,被安治秀枪杀,死亡时间正是2000/8/3 晚上11:23,朴海英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开始了对讲机通信,令李材韩不放弃追查、间接导致李材韩的死亡。金成汎被金范洙命人灭口,朴海英也为车秀贤挡了一枪。如果可以重来,朴海英不求翻案,只希望车秀贤与李材韩可以幸福快乐。

信号ep16

2000/8/3车秀贤申请调职,来到李材韩所属的警局,李材韩已备好仁州案报告,打算翻案后,再向车秀贤告白。朴善宇死亡那天(2000/2/18),李材韩找到金范洙丢弃在休息站的红色围巾,李材韩不信任国内的检调系统,苦翻字典把围巾寄到纽约,检验出两名女性的DNA、一名男性的精液,除了朴善宇的血液外,还有另一个男子的血液。李材韩再次寄出金范洙的烟头,证实男子的血液与烟头上的DNA一致。

朴海英中枪后送医急救,密闭的救护车内,突然吹来一阵风,朴海英感觉到过去被改变了。2000/8/3朴海英和李材韩的第一次通信中,阻止李材韩到善日精神病院的人是朴海英,可是因为朴海英被捕,后来换成了车秀贤转达这个消息。经朴海英提醒,车秀贤发现回忆确实变了,原本李材韩要车秀贤“等到周末、有话跟你说”,现在却变成“我马上回来,我一定会回来”。

过去总是单枪匹马作战的李材韩,在最后关头找了警局同事帮忙,逮捕安治秀与金成汎,金范洙则逃逸。李材韩被救后没有马上去医院,而是先到了车秀贤住处,告诉她这次遵守了约定。2015年中枪后的朴海英本因急救无效身亡,在李材韩改变过去后,朴海英活了过来。李材韩在2000年破了金允贞案,也为朴善宇翻案。朴海英家人重新团聚,原本孤单成长的记忆,变成了一家三口。朴海英同样读了警察大学,但是被分派到地区派出所任职,“长期未结事件专案组”不曾存在。当然,法律追溯期也没有被取消。

李材韩知道金范洙不过是颗棋子,上头还有张英哲议员等大人物,李材韩认为只有逮到首脑,才能真正改变未来,阻止更多悲剧重演。李材韩猜测“晋阳社区贪腐弊案”被金范洙删除的档案一定还有副本,因此对金范洙穷追不舍。金范洙与李材韩约在废弃仓库见面,金范洙被黑帮围殴致死,现场只留下两人的血迹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