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会】韩剧推荐:你愿成为金钱的奴隶,还是爱情的俘虏?

密会》밀회 2014/03/17 于JTBC首播。我心目中的韩剧之王,至今只有《鬼怪》能稍稍动摇它的地位。密会讲述的是天才钢琴少年与已婚财团室长相恋的故事。全剧色调偏暗,呈现密谋、诡谲、幽疑的气氛。男女主角的恋情,看似是见不得光的乱伦,实际上他们比剧中所有人都要更单纯,没有阴谋诡计、不图害人利己,他们只是相爱而已。如果财团的权力斗争如乌烟瘴气,那么男女主角一起弹琴的画面则无比清新,丝毫没有偷情的感觉,每一个瞬间都像画一样耐人寻味。

满分推荐看点

  • 每一个演员不论戏分多寡,演技都好到爆表。
  • 对白没有一句废话,未说出的细节紧紧织在画面中,提高看剧趣味。
  • 配乐不只是配乐,有时代替剧中人说话,有时将情感拉抬到最高点。

刘亚仁饰演高中升大学的钢琴天才李善宰,完美诠释血气方刚的少年。男主李善宰是个情感丰沛洋溢,心理上丝毫不沾染俗世浊气的邻家男孩,他不以家贫而自卑,自然也不羡慕那些可以挥金如土的权贵。比起卖弄技巧的科班生,李善宰的琴声如同唱一首歌、说一个故事般,分外动听。

金喜爱饰演约40岁的艺术财团室长吴惠媛,看似优雅从容如仙女一般,实际上她专为财团家族经手洗钱、海外非法资产管理、掩盖丑闻等行为,甚至一边要为会长讨好情妇;一边帮会长夫人阻止会长外遇。女主在欲望横流的阵营间穿梭斡旋,为了多方讨好,她已筋疲力竭。男主的单纯爱意,为女主带来一丝清新的空气,然而出轨、偷情、师生乱伦的枷锁却摆在他们面前......。

 图片 第1张图片来源:JTBC官网

《密会》分集剧情 *以下有雷

密会 ep1

年薪一亿韩元(约台币三百万)的室长,日常工作除了财团事务外,更多的是陪会长打麻将、帮会长夫人预约SPA、会长女儿的私生活管理。吴惠媛的房子、车子、丈夫、学历、工作全来自西韩财团一家,因此她也心甘情愿成为这一家三口的奴婢。然而这一家三口是个明显的三角关系,会长夫人是会长的第二任妻子,由小三上位,因此特别提防会长再有情妇;会长夫人是会长女儿的继母,彼此争夺财产继承权的斗争已趋白热化。吴惠媛夹在这一家三口之间,多帮谁一点就会被另一方攻击。目前为止吴惠媛还能应对如流,只是经常耗尽心神与体力。

男女主角在现实与网路上各有交会。女主在影音网站上看见男主上传的弹琴影片,建议他去治疗关节炎,由于女主没有透露真实身分,因此男主只觉得结识了一个不错“木耳哥”。现实中,男主在快递一条领带时,遇见了正在指导学生弹琴的女主,女神形象烙印在心。

男主偷弹了音乐会场的钢琴,被女主老公抓到。女主老公正苦于没有一个不错的弟子,便考虑要收男主为徒。

密会 ep2

女主老公要求女主帮忙鉴定男主的实力。男主的琴声太好,女主从清晨“鉴定”到天黑了才放人。甚至两人在分开后,还各自回味,深深沉浸在两人相处的琴声里。

西韩音乐大学正在遴选下一届的学生,闵校长与金仁珠教授(同属会长夫人阵营)收受家长贿赂,录取了一些能力未达标准的学生。女主夫妇来到男主住处,要帮他准备入学考试。女主不慎踩到黏鼠板,他的老公听到有老鼠,不顾老婆自己逃走了,而男主则抱起女主到浴室洗脚。

密会 ep3

男主对“木耳哥”疯狂倾诉对吴惠媛的好感,称吴惠媛为女神,与女神一起弹琴的感觉胜过高潮。隔天练琴时女主对待男主特别保持距离,又刻意刁难。男主看著夫妇二人感到困窘,回到家后情绪暴躁,对待妈妈的态度也相当不耐烦。男主的妈妈以为儿子是对明天的入学考试感到焦虑,清晨特地去买手炉,却遭遇死亡车祸。男主悲痛自责,无法参加考试,办完丧事、卖掉钢琴、去服替代役。

密会 ep4

女主惋惜男主的才能,送了一本书鼓励他,希望他不要放弃钢琴。男主也许是被书打动,或者是太过想念女主,来到女主家,在深夜的车库里强吻女主。女主佯称当时醉了,不记得发生什么事,依然以老师的身分自居。男主在值勤时与幼儿园老师发生冲突,被关进派出所。单恋男主的多美相当著急,便想到了自己工作的高级美容院,出入的顾客都不是等闲之辈,也许可以帮忙关说。多美在帮女主洗头时说出“自己的男友善宰有牢狱之灾”。女主丈夫力保男主出派出所,并帮他买回钢琴,全力支援他再次报考西韩音大。

靠妈后台入学的郑宥罗总是缺课,却在妈妈的大力关说下安全pass,但郑宥罗的同组同学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为小组无法练习,上课时表现不佳,遭到金仁珠教授的羞辱,并被教授半强迫地购买新乐器。

密会 ep5

男主解释多美只是一厢情愿的单恋,没有发生关系,两人趁女主丈夫醉倒时,享受欢愉的四手联弹时间。男主入学西韩音大,就财团的立场,是想要利用他制造话题,展现财团的公益作为;就女主的立场,是想利用财团的资源,好好栽培这个旷世奇才;女主丈夫的立场,则是要将这个旷世奇才纳为自己的徒弟,以解自己此生无才的憾恨。

密会 ep6

“太喜欢,是会露出马脚的”女主一次次被男主的纯真善良打动,每一次她在经历会长一家人的风暴后,男主的琴声是她最大的疗愈。他们的第一次密会是在男主家里,脏乱的小阁楼堆满小时候的日记、乐谱,女主看著这些辛勤练习的痕迹深受感动。日记上写著男主妈妈说“大调中有小调的感觉,小调中又有大调的感觉”令人想起罗智成的诗“痛并快乐的痛著”,一场引火自焚的忘年恋展开。

然而第一次的密会,就已被女主丈夫发现,甚至连两人连络专用的私密电话也被女主丈夫看见了,可是女主丈夫不动声色,因为他并不吃醋,他更在乎男主能否成功以“姜俊亨弟子”的身分为世人所知。

密会 ep7

会长女儿想帮情夫开公司,并借此取得“西韩服饰”子公司;会长夫人从中干预不成,笼络女主好好控制子公司的股权;会长将子公司的经营责任交给女主,女主藉机要求艺术财团的“专决权”晋升副代表。会长女儿用麻将砸伤了女主,会长夫人称赞女主“伤得好”。女主深夜与男主兜风,想要忘却痛苦,男主为了让疲惫的女主好好休息,便将车开到了宾馆,女主误会他精虫冲脑,独自开车回家。没想到丈夫没有一句安慰,反倒站在会长女儿的立场,要女主小心行事,让女主觉得“家,只是另一个职场”。女主收到男主讯息,解释他之的没有非分之想,女主终于获得了今晚唯一的关心和安慰。

会长偷情的事被会长夫人发现了,会长夫人指责女主怠忽职守。女主只好私下请会长情妇,主动切断与会长的联系,却遭到泼水羞辱。男主在接受财团奖学金赞助的表扬仪式中,第一次看见了女主工作时的针锋相对,为女主打抱不平,此举被女主丈夫偷看到了,他意识到这对男女的关系已超越他的想像。

密会 ep8

男主发现自己除了说“我爱你”之外,无法带给女主任何实质的帮助,甚至他的爱还不能公开。男主向“木耳哥”说出他的烦恼,他对于女主的境遇心痛得要命,却帮不上忙,更不明白为何女主总是发脾气。“木耳哥”解释或许是因为“被你当成女神景仰的我,其实不过是一个优雅的奴婢”以及“年上女的自卑情结”作祟罢了。

原本在食物链中兢兢业业的女主,因为男主的出现而经常神不守舍,也开始质疑自己是否走错了路。这些脱序的行为都看在财团职员眼里,食物链高层以此为把柄,暗中监视著女主;男女主角关系非比寻常的传闻也在教授、学生家长间传开,甚至传到了美容院多美耳里。女主丈夫要求算命师算一算师徒三人的关系,算命师指出男女主角是他生命中的贵人,要好好把握与两位贵人的关系。

女主积极督促男主参加国际音乐大赛,希望他好好善用有钱人的资源,过著享受音乐的人生。而男主明白收了财团资源并不能独善其身,他所向往的生活只有音乐跟爱情,锦衣玉食、荣耀加身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女主偷偷来到男主住处,换上了男主的旧T,两人发生关系。

密会 ep9

女主清晨在屋顶上吃了一碗泡面,那是她多年来吃过最好吃的一餐,突然明白男主口中单纯的幸福是什么意思。女主自此不敢自恃年上与老练,毕竟幸福的真谛是由这个不懂英文、德文的少年教会她的。女主再次来到男主住处过夜,因为这里才给了她“家”的归属感,却遇到多美与朋友突然来探望男主,女主只好狼狈地躲到顶楼。男主向多美据实以告,自己另有爱人。后来,多美靠著美容院里听到的传言,逐渐拼凑出女主的真面目。

会长愿意帮女儿开立新公司,其实是为了透过海外帐户的设立,让女主秘密操盘投资与洗钱。会长夫人为了牢牢握住女主的把柄,安排女主成为男主唯一的指导老师,借此搜集两人私会的证据。

密会 ep10

会长女儿的服装公司所拥有的巨额海外帐户引来会长女婿觊觎,他是西韩集团的法律专务,借由威胁会长揭发非法资金,不断获取利益。女主为男主筹备的音乐会完美落幕,庆功宴上唯独少了他们两人。就在女主丈夫抓奸在即,接到了会长女儿的电话。会长女婿运用法界权利要起诉会长,女主丈夫乞求女主速速前往会长家,解决问题,今晚的事情他可以全不追究。

密会 ep11

女主手中握有财团犯罪事证,是此事件的关键人物。聪明的女主深知可趁此机会翻转她任人宰割的境地。会长夫人派去跟踪男女主角私会的司机,擅自发了威胁简讯给女主,女主这才发现,原来这些日子的私会,不是她行事够隐密,而是所有人都在虎视眈眈,任凭她越做越错,等著收集事证、看她的好戏。面对眼前危机四伏,如履薄冰,最让女主痛苦的竟是她依然想念男主。而男主只希望女主能够从罪恶的泥沼里脱身,他不需要她辛苦筹谋,他不在乎名声、奖学金,他只希望她快乐。

密会 ep12

会长正式被拘提,令众人更加关心女主的动态。女主暂时无法与男主见面,因此透过赵仁书教授,劝说男主前往德国留学。两人计画了两天一夜的外地旅行,虽被跟踪,但未留下偷情事证。男主一边进修英文和德文,一边申请国外音乐大学进修补助,希望女主能放下复杂的权贵生活,与他一同出国过著只有音乐与爱情的小生活。

女主丈夫对于女主外遇的不满,逐渐转为怒火发泄,然而他恼怒的原因是“这令他没面子”,以及他的家族是四代基督徒、母亲还在全美韩国教会担任司仪,他是不可能离婚让家族丢脸的。结束两天一夜的旅行后,男主告诉“木耳哥”他担心女主的状况,以及夫妇同房令他吃醋。“木耳哥”的安慰没有起太大效果,男主依然抱头痛哭、彻夜难眠。

密会 ep13

由于白老师(期货预测师)的情报,会长夫人找到了多美,并利用多美来打击女主;但也因为多美的率直与真诚,让女主看清了一直以来她的所作所为与会长夫人的丑恶手段无异。会长花了一笔代价可以回家候审,并给了女主一张支票,看似是慰劳她这段时间的辛苦,其实这一家人已决定说服女主出面顶罪了。女主与西韩财团的攻防战正式开打,女主归还会长夫人的秘密帐户资料,会长夫人将资料转由白老师掌管。女主被西韩财团遗弃的传闻甚嚣尘上,王秘书已开始蠢蠢欲动,学习麻将,企图取代女主。

女主透过朋友隐密地约见男主,告诉他目前的情势,以及她不想在这场战争中输的一无所有,因此接下来她将假装与丈夫相处融洽,希望男主能够好好忍住,专注在课业上。

“到底是在期盼什么,以至于让你消磨了20年时光?”

“既不是为了生计,也不是为了什么至高无上的价值观,只是想要跻身上流社会而已。”

“难道不能借此机会逃跑吗?已经失去了20年,什么叫‘还不是时候’?”

密会 ep14

在记者采访会和池民佑欢送会上,女主夫妇刻意秀恩爱。男主将一首轻快活泼的<小星星>弹成了极尽绝望、悲伤的变奏小调,他的伤心一览无遗,女主听著更心痛百倍,深刻知道自己做错了,伤了男主的心。在车库里,男主拒绝了女主的吻,独自在街头哭泣。女主翻到之前曾送给男主的书,仿佛听见男主跟她说:看看你曾带给我的梦想,不要因为你已错了20年就不敢认错。

白老师告诉会长夫人,有几个资金帐户被分散了,可见女主还有所保留。为了逼女主乖乖顶罪,会长夫人一方面发新闻,使女主成为舆论中心;一方面让闵校长对女主丈夫施压,因为只有丈夫有权起诉通奸罪。

密会 ep15

男女主角不顾跟踪,在街头牵手散步拥吻,此时女主已有了面对问题、放下一切的勇气。她得知检察官将来搜集物证,提前处理掉笔电跟平板,但是相关资料藏在USB里,没有被发现。检方(会长女婿)的立场其实不在定罪,而是能挖出越多非法资金,就能从中分到更多利益。女主掌握检方的目的,提议要将会长夫妇的非法帐户提供给检方,会长夫妇面临拘留与判刑的危机,只好让女主官复原职,而下一个代罪羔羊就是目前掌管非法资金的白老师。白老师预先想到了这一点,带著女儿出国避风头,却成为了畏罪潜逃的证明,舆论锋头转向白老师。男主看著女主的作为,觉得痛心,认为女主仍被金钱与权力诱惑,走了回头路。

男主一直在帮一群即将休学的弦乐生们伴奏钢琴,这些学生有人不受教授照顾、有人无力更换更昂贵的乐器、有人面临兵役或就业等现实因素,而将转换人生跑道。当不伦丑闻曝光时,这些学生并没有随之起舞,十分感谢男主的伴奏,使他们在演奏上大有进展,感受到课堂上从未享受的“演奏的快乐”。赵仁书教授来到他们的团练现场,告诉他们当年乐器系的第一名用的是全校最便宜的乐器,更用那最便宜的乐器参加甄选、出国留学。

“年轻人们,所谓乐器,在我让它发出声音前,它什么都不是,人与人之间也是如此。我也曾经渴望拥有更好的乐器,可是若不用心演奏,乐器再好也只是一件摆设;同理,再便宜的乐器,都有使我发光发热、承载我才能的馀地。希望你们都能真心珍惜、爱护你当下所拥有的东西。”

密会 ep16

五重奏告别公演的这一天,也是男主待在西韩音大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女主自首的前一天,虽然此时大家都知道下一任财团理事长非女主莫属。会长女婿就是金仁珠教授的哥哥,与他联手,就等于让金仁珠坐上校长之位,女主从一开始就没有联手的打算,只是暂时利用会长女婿,稍微修理了这阵子对她落井下石的人们。女主把会长夫妇的非法资金帐簿、以及会长女婿和会长之间的交易明细都交给一个普通的检察官。会长与幕僚讨论,同意把罪责尽量转移到会长夫人身上。

审判庭上,女主不在乎其他人是否判刑,她说当男主为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努力擦净地板时,她仿佛看见了“人生负债表”,此生第一次有人为她献出全部。她的犯行并非有人强迫,而是出于自愿,如今她愿告别为钱奴婢的日子。

女主在自首前已经拜托赵仁书好好照顾男主,其中包括找好了赞助单位,支援男主习琴、参与国际大赛。等待女主出狱期间,男主每日每日弹奏著莫札特的A小调变奏曲,他说这首曲子不是用弹的,而是用抚摸的,2770个音符,如同轻轻细诉清淡的日常。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