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之疗愈|洋芋饺子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Life is like a piece of dumpling, you’ll never know what it is in it before you take a bite.

 

今天和老妈包饺子了,给他们包的萝卜猪肉馅,给我自己包的洋芋豆腐馅。

小时候我不吃肉,逢年过节吃饺子,他们吃肉,老妈要给我单独包素馅儿,就是洋芋饺子。洋芋切丝,丝再切小小丁,那时候连豆腐也不常有,所以基本只加点儿葱。

因为这独食,挨了哥哥姐姐不少白眼。只有大姐会什么都不说,帮老妈一起包。

我那时候恃宠而骄,白眼能耐我何?有老妈的宠溺,什么都不怕。

直到离家读大学,没有独食可吃,渐渐开始接受肉食,包括肉馅儿的饺子。

刚毕业和大哥在一个城市工作,会经常去他们家吃饭,仍然记得第一次在他家吃饺子,嫂子打趣我:看,肉饺子不是吃的挺好的嘛?怎么样,是不是比洋芋好吃?

但其实我虽然后来接受了肉,可内心深处始终更钟爱素馅的饺子。直到现在,有选择的情况下,我一定选素馅。兰州有个饺子品牌,叫边家饺子,开遍大街小巷,那时候选择的余地多,青椒鸡蛋、西红柿鸡蛋、韭菜鸡蛋可以换着吃。如今,成都的饺子馆,除了带着甜味完全无法接受的钟水饺,其余多为东北人所开,基本就只有一种素馅:韭菜鸡蛋。

没有人包饺子用土豆当馅儿,从营养搭配角度讲,淀粉包淀粉,也确实有些无厘头。

然而我家地处西北,土地所出有限,土豆是最廉价也最易得的食材之一。早饭馒头就洋芋丝就算得上丰盛,午饭一锅子面臊子面也都离不开洋芋,还有洋芋不啦、洋芋干饭,洋芋的做法,千变万化,不离其宗。我们一年四季用洋芋当主菜,尤其冬天,地冻三尺的时候,什么新鲜蔬菜都没有了,只有储藏在地窖里的洋芋、萝卜、白菜,支撑着全家人度过寒冬。萝卜白菜本来没有许多,还要留着大年三十包饺子,洋芋永远是充足的。

后来逢年过节难得的全家团聚,老妈依然积极张罗要给我包洋芋饺子,体恤她年事渐高,就说我现在喜欢吃肉了,不用麻烦,和大家一起包肉、吃肉,其乐融融,没人再翻白眼。但其实我仍然不喜欢,一直都不大喜欢。

近几年,把父母从老家接来照顾,但因为他们沿袭老家的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饭,晚上那顿是没有的,而早上我又要早早出门,虽在一个屋檐下,一起吃顿饭,变成不是那么天经地义的事。老妈长日寂寥,有时候会包饺子,会包很多,专门留给我吃,都是肉馅的。我周末有时候会和她一起包,老爸爱吃肉,所以也是肉馅的。

洋芋馅的饺子,好像变成了一个遥远的过往,藏在心底,几乎不再提起。

但其实我有时候吃着肉馅儿的饺子,仍会怀念洋芋饺子的口感。一口咬进去,蹦出一股葱香,唇齿间发出几乎不可察觉的洋芋被切断的咔嚓声。洋芋本身,其实是没有什么味道的。

无法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