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同意书上,我没有资格签字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前几天,台湾举行了婚姻平权公投,结果不尽如人意,尽管有很多的公众人物站出来为我们发声,争取,但是我们还是失败了。

 

在这里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关乎于同志的婚姻权利,为什么要一群异性恋来主宰?为什么是他们同意了才可以?我们是独立的个体,不是物品,他们没有权利来决定我们的婚姻权。但这仅仅是我的气愤罢了,毕竟法律明文规定:婚姻只能是一男一女,而不是双方。

 

我们只能如同夜空中的星一样,只有在夜晚才能出现,闪耀着属于自己的光芒,如果遇见了阴天,雾霾等不可控的因素,星星就会消失不见,躲起来。

 

有的同志朋友说,同志结不结婚,合不合法根本不重要,异性恋中很多人不也是结婚离婚,最终还是一样单身,那张纸真的很重要吗?

 

我想说,那张纸不重要,那种被承认的关系很重要。

 

最近,我男友因为颈椎问题住院了,这几天我一边在上班一边往医院里跑照顾他,即使他自己能自理,我也要去看看他,因为我想陪着他,看见他我才会安心。

 

刚确定要住院的时候,我就有些担忧,我在想要是他手术的时候我能不能再手术室外等着,我能不能作为他的第一联系人签字,能不能在家属关系的一栏里写上我的名字。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就连我陪着他去住院都要撒谎,说是朋友。

 

 图片 第5张

 

刚住院的第一天,为了能早点见到大夫安排下病床,我们五点就起床,收拾东西打车去了医院,冬天的早上真的很冷,而且6点多了天还是黑的,在车上,我偷偷的拿着他的手放在我的书包下,感受着他的温度,因为到了医院,这种牵手的机会就没有了。

 

到医院后,护士在填写他的个人信息,在紧急联系人家属那一列,他写下了他父亲的名字,当时我觉得很难受,这是我同床共枕三年的人,如今我连在这张住院单上签字的资格都没有。

 

护士问我们什么关系,我只能勉强的笑笑说这是我哥;同房间的病友在问我们什么关系的时候,我只能勉强的笑笑说,我们是兄弟;他的同事和家人要去看望他的时候,我只能走到医院的另一角,装作不存在,这就是爱一个人而不被社会所承认的现象和悲哀。

 

我们其实要的不多,只是一个被接受和承认的身份,就是这样简单的事情,在别人看来好似我们在奢求着重要的东西,在掠夺着异性恋的某些权力,但是我们的要求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干扰和影响到你们生活的一丝一毫。

 

在前几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得知,有一对好了将近十年的好友他们去公证处做了公证,没有法律的保障,只能用这种形式给对方安全感,给对方自己的爱,这不是在索求什么,而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真情实感,因为他们能证明和做到的只有这个方式。

 

他将自己的全部积蓄都留给了自己的爱人,将自己的保险受益人写上了爱人的姓名,如果有一天不幸真的来临,他爱的人不至于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担心以后的生活,这是他对他的一种承诺。

 

曾经我看过这样一个故事,这里的主人公就用小军和小强来表示了。小军和小强是一对恩爱的夫夫,小军有一个哥哥,母亲去世的早,和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小军哥哥知道小军的身份,但是因为兄弟两人的感情,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即使是小军和小强交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各过各的生活。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小军因为突发疾病住院了,所有的手术,治疗等等都需要哥哥的签字才可以,但是昂贵的医药费让这个家庭承受不住了,哥哥选择了放弃手术,而小强一直想挽救爱人的生命,甚至不惜下跪求哥哥签字,并承诺自己会承担所有医药费,但哥哥还是拒绝了,最终小军因病去世了。

 

小军生前有一套房子,房产证是小军的名字,现在小军去世了,哥哥成为了合法的继承人,小军的所有财产也被哥哥和嫂子占有,而小强在这里面没有任何身份和地位。

 

爱人走了,房子没有了,连财产也成为了哥哥的,他什么都没有了,即使他们恩爱相伴度过了十年,但是那又如何,对于别人来说,小强只不过是小军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陪伴的人,主人都没有了,客人也只能收拾东西离开。

 

在小军的碑前,小强很伤心的哭了,他感觉全世界抛弃了他,自己活的像一个小丑一样,小军在的时候他如宝贝一样,有人疼有人爱,小军离开了,这一切也就没有了,他抱着小军的照片哭了一夜,最终自杀而亡。

 

如果小强和小军被承认这种关系,有着合法的权利,有着法律的保护,也许结局就截然相反。

 

现在,我每天下班后都会去医院陪着他,看看他,只有看到他,牵牵他的手我才会觉得安心,因为有他在幸福就在,我们的家就在。

 

再过几天亲爱的就要做手术了,做完手术会有一段时间不能陪伴他,我想那时的我会非常想念他,很想抱着他。

 

无论如何,我只虔诚的祝愿我亲爱的手术成功,早日康复!

 图片 第7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