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的信-夏书阔:做个好梦,孩子!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孩子,去年的4月8日我坐在你的墓碑前。

那里是延安“四八”烈士陵园,你的父亲叶挺、母亲李秀文、姐姐叶扬眉的英灵就长眠在那依山傍水苍松翠柏环绕的山坡上。

镌刻着“叶阿九之墓”几个字的墓碑,浓缩了你短促的一生。这也算是一生吗?才仅仅4岁,一个4岁的孩子,你的墓碑在烈士墓群里看起来那么的稚嫩、脆弱。

1946年4月8日是个令人诅咒的日子。一架美军C47运输机载着参加国共和谈的中共代表王若飞、叶挺将军、博古等18人由重庆返回延安。当途中飞机撞在山西省西南40公里处的黑茶山的时候,你还来不及明白什么叫做灾难,什么叫做——不幸。

你永远不知道,4月7日,毛泽东主席接到重庆发来的电报后,彻夜难眠,思绪万千。他多么想快一点见到你的父亲——坚贞不屈、高风亮节的北伐名将;心怀天下、爱憎分明的民族英雄。

4月8日那天山雾沉沉,天空下着毛毛细雨。毛主席与其它领导同志和王若飞的爱人李佩之、你的哥哥叶正明,还有延安很多的官兵、群众一大早就伫立在霏霏细雨中迎接他们凯旋归来,直到下午4点多钟。毛主席回到王家坪,在桃园路口焦燥地踱来踱去,不时地凝视着雾蒙蒙的天空……

卑鄙的老天!作孽的大雾!可恶的黑茶山!

孩子,你的父亲——叶挺将军,一位嫉恶如仇、正义忠贞的革命军人。5年牢狱生活,10年海外漂泊,磨不灭他救国救民的坚强意志和不屈精神。上飞机前,叶将军很激动,因为他知道,就要同延安那些中华民族的热血男儿伟人志士一道去搏击旧中国的血雨腥风了,就要尽情地张开双臂挥洒力量做正义的事业了。你的姐姐所以叫叶扬眉,那是你父亲期待中国人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图片 第5张

叶将军在出狱前,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的灰色军衣的两袖已经破烂,久别重逢特地来接父亲的叶扬眉,采了3朵鲜艳芬芳的梅花,挂在他的军衣口袋上。——孩子,我相信,用世界上最有品格的花儿点缀世界上最高尚的人,最坚贞的父亲佩戴最有傲骨的梅花,该是多么令人幸福、欣慰的事啊!所以,当国民党方面提出为他换衣服时,叶将军严辞拒绝,他说:“不换,我穿的是新四军发的衣服,我要穿回去!”那天,你们一家4口人在盛开的梅树下,拍了一张合影。孩子,那天,你们真的很扬眉吐气。

50多年后,我曾有幸在你父亲亲手创建被誉为“铁军”的部队服役,并任某红军团副政治委员,以你父亲名字命名的“叶挺独立团”也在我曾经服役的部队。现在,虽然我已转业到地方工作,仍时常回顾叶将军当年叱咤风云的故事,但没想到他的小儿子,那么小,就永远地沉睡在那不该你这个年龄来的地方。

4岁,意味着什么?撕娇,捉迷藏,放风筝,喝牛奶,吃面包……

那天,我从山上采的那些叫不出名字但是很好看的白花、黄花,还有那种小孩子们最喜欢的淡紫色的花。我虔诚地在每个烈士墓前都放了一束,深深地向他们鞠躬。当我静静地坐在你墓碑前的时候,我在想,若不是那场灾难,也许你早已成为出色的科学家或象你父亲一样出众的将军;也许你会亲自按动电钮让导弹、卫星呼啸升空;也许你会在绘着美丽标记的军用地图前运筹帷幄,指挥一场战斗或一场演习。我很认真地为你设计几十种人生方案,我相信其中肯定会有你在摇篮或睡床上梦到的那种。

刹那间又是一年,让我思想的火焰穿越时空的隧道、坚硬的石碑和松软的黄土,拥你而眠。

做个好梦,孩子……

 图片 第7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