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说-周兵:美人痣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天气晴朗,春暖花开。

杜丽丽心情很好,决定去美容院染个发做个面膜,今天是老公欧阳义英的生日,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敷上面膜,闭上眼睛,任由服务生轻揉地拔弄着头发。大厅里飘荡着她喜欢的陈淑华的歌,轻柔伤感。

“请问,这里可以做脸部祛痣吗?喏,就这颗。”

“可以,请稍等,二位请这边坐。”

“这美人痣去掉可别想再长回来了哈,你可要想好了啊。”

“啥美人痣,潘金莲的竹杆儿,要不是疫情影响,早就来挖剜掉了,一了百了,看他还说啥?!”

……

听口音,是两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闺蜜吧,杜丽丽闭着眼估摸着。

“你家老公还真是醋坛儿,都五十多岁了还掂记着那茬事。”

“可不是,只要灌多了,就拿这事撒气。说一看到我这颗痣就想到他,心里就犯梗。都猴年马月的事了,还在提。”

 

 

祛痣的忿忿不平,杜丽丽暗暗发笑。因为她的脸上也有颗痣,在左侧鼻翼。这是她引以为傲的地方,也是欧阳最为倾心的所在。当初在广东打工与欧阳相识,就是这颗美人痣吸引了他,让他乖乖地牵了她的手。欧阳在厂里是头号帅哥,不仅人帅而且性格开朗业务纯熟,一副酷似童安格的嗓音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女孩。其实杜丽丽并不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个。

“没什么原因,如果非逼我找一个的话,那……那可能是我喜欢这颗美人痣吧,看起来像……像……像曹颖。”欧阳义英被杜丽丽逼急了,曾这么说。

像曹颖?是我这颗痣像曹颖的痣,还是我人像曹颖呢?管它呢?热恋是让人发晕的。当欧阳一遍遍轻吻着杜丽丽的美人痣并且在她耳边轻声喊着颖儿颖儿的时候,杜丽丽城池尽陷身心俱虏。乖乖地随着欧阳来到这远离家乡的小城。

欧阳是独子,婚后负担不轻,性格也逐渐内敛沉静。除了工作别无嗜好,日子虽非富贵但也过得去。杜丽丽渐渐地融入这个陌生的城市,但总觉得欧阳婚后反而没有以前快乐,不像年轻时活泼灵动。杜丽丽知道他很累,所以总是尽量将就着他。欧阳也很感激,日子不咸不淡但也无风无浪,安稳平和。

“这么多年你和他也没接触过,犯哪门子梗啊!真是!”

“唉,我们仨啊曾是最要好的同学。去年同学聚会时,人家台上唱一首歌,他硬说是专为我唱的。人家看了我两眼,回来他嘀咕好几天,说是眼神儿还是那时的眼神儿………。”

“哟,真是醋坛儿呢!”

“可不是!我家那人就这德性!包不住火儿,上个月我们搬家,居然翻出结婚前的几封信。这下他又明里暗里叽哩哇啦好几天。我冲他说,你老婆年轻时有人追让人害相思,你应该自豪有面子高兴才对,怎么搞得我像婚前失身婚后失格似的!再说了,人家说喜欢我这个痣,叫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把它挖掉了行吧?!他说,行!眼不看肚不闷!行就行,人都老了,什么美人痣不美人痣的啊,只图个安稳日子,对吧?”

“你家老公脾气是火爆了点,但心里还是很在意你的呢!不过,恐怕脸痣好去心痣难除啊。”

杜丽丽忽然有点羡慕祛痣的那位,有个因爱生醋的老公时不时耍耍脾气,也挺有意思的呢。欧阳从不和她争吵发火。哪怕有时明明是她的错,她有时甚至故意引他发火,他也不,顶多抱头枯坐。

……

“要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

又何苦一往情深”

……

大厅的音乐像是话剧中的独白,精准而又适可而止。

 

 

“好了,小姐。下一位做祛痣的请过来。”服务生打断杜丽丽的思索。

起身,让位,照照镜子,觉得蛮好的。那颗痣儿在刚做过面膜的脸上越发熠熠生辉,染了发,还像曹颖吗?出了门,太阳照在杜丽丽脸上,有点发烧。她决定到菜市场去买点欧阳喜欢吃的羊肉,晚上陪他喝两杯。

大厅里那两位还在唠唠叨叨。

“张颖姐,以前你们差一点儿就成了的那个人叫欧阳什么来着,我老记得住他的姓,却记不住他的名字。”

“欧阳义英 ,唉——别提了,烦人!”。

 

周长春,金安区东河口人,又名周兵,家电经营者。忙时挣钱养家糊口,闲时翻书自娱自乐。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