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张正旭:黄将军.黄马.黄寡妇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我的女儿你死的好惨啊,老天啊,你睁睁眼吧,给我的女儿报仇啊!”王大闷痛不欲生,搂着女儿的尸体哀嚎着。王大闷的女儿叫翠翠,刚十六岁,她自己悬梁自尽的。致使翠翠如鲜花般的生命凋零的罪魁祸首是黄将军。

黄将军的部队驻扎在翠翠住的村庄对面。黄将军可是传奇人物,英勇矫健,驰骋沙场,战功赫赫,是朝廷重用的一员虎将。说到黄将军,不得不提起他的坐骑——黄马。黄马通人性,在作战的时候,它能配合将军杀敌,在闲暇的时候,它能逗将军开心。因此,黄马成了将军的心肝宝贝。这个黄将军在作战的时候是一员猛将,在生活角色中他又是一位色狼,践花折柳是他的嗜好。

黄将军的部队刚驻扎在这里,还没有安顿好,黄马就耐不住性子,冲着黄将军“恢恢”大叫。黄将军拍了拍马背说:“我这里还没有安顿好,你要带我到哪里去?”黄马亲切地舔着将军的手,示意将军坐上它的脊背。将军冲着在忙着一位先锋官说:“这里的工作由你全盘安排指挥,我陪陪我的宝贝去散散心。”说完,一翻身骑到马背上。此时,将军去的方向全交给了黄马。黄马迈开蹄子,朝着翠翠住的村庄方向奔去。由于长途行军,将军困了,在马背上昏昏睡着了。

翠翠那天刚好在村口池塘边清洗衣服。黄马走到翠翠身边就停止前进了,它晃了晃脊梁,将黄将军搞醒了。将军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见到国色天香的翠翠,眼睛差点从眼眶里蹦出来,色心狂动。此时的翠翠只顾清洗衣服,浑然不知色魔就站在她的不远处。将军轻手轻脚从马背上翻下来,猫着腰,轻轻地朝翠翠身边靠拢。猝不及防间,翠翠被将军一把抱住,还没有等翠翠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将军已经将一团棉花死死地塞进了翠翠的口中。翠翠睁着惊恐的眼睛,动弹不得。接着,将军抱着翠翠骑上黄马,绝尘而去。

翠翠回来的时候,衣服凌乱,披头散发,脚步蹒跚。父亲王大闷正在墙角编竹篮,抬头看见翠翠失魂落魄的样子,惊讶地从凳子上站起来问道:“我的乖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翠翠掩面痛哭道:“我被骑着一匹黄马的将军强暴了!”说完,就冲进屋中,把门闩上了。王大闷骇得半天都没有缓过神,当他使劲敲门喊开门的时候,屋中没有回应。有一种不祥之兆的事情就要发生,情急之中,王大闷找到梯子,从屋顶窗户翻了进去。可是已经晚了,翠翠挂在厢房的门头上已经断了气。

翠翠死了,王大闷要去告官,把那位色魔将军缉拿归案。好多人都了劝说,算了吧,你去告他,不把你的命搭上就便宜你了。现在,那位将军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他不知糟蹋过多少民女了,现在依然活得潇洒自在。王大闷绝望地问道,光天化日之下强暴民女,致使民女丧命,难道没有王法了吗?人们继续劝说,什么是王法,皇帝就是王,那位将军就是法。王闷子没有辙了,只顾老泪纵横,捶胸顿足。

这时村里的黄寡妇来了。她安慰着王大闷说:“这个仇一定要报。但不能硬拼硬,这样我们会吃大亏的。依我看,吃屎的狗不离茅坑。那位将军一定还会来的,看老娘来收拾那个将军。”最后,黄寡妇建议,把家里有大闺女小媳妇的趁着夜间都转移到山上去。大家都为黄寡妇担心,怕她有事。黄寡妇说:“我怕啥,我是破罐子破摔。我有克夫的命,巴不得他跟我上床!”黄寡妇说完,吩咐大家安葬好翠翠,然后准备今夜转移的事情。

没有过几天,黄将军骑着黄马来到村口。真让黄寡妇预料到了。

黄寡妇一直在家等着将军的到来。

黄寡妇老远就看见了骑着马的将军。她乔装出门办事,手里挎着小竹篮,笑盈盈地前去迎接将军。将军眼睛滴溜溜地在黄寡妇身边旋转,见这个妇女还有几分姿色,很高兴,淫性大发。黄寡妇装着害羞的样子,站在路边低垂着头。“你到哪里去?”将军歪着脑袋问道。“走亲戚。”黄寡妇轻声回答。“走什么亲戚,不如陪我玩玩!”将军说。“那好吧。不过你要当心我的丈夫啊,他可是杀人不眨眼啊!”“没事!”说完,他跳下马,搂着黄寡妇翻身上马。“你有本事到我家去,领教我的丈夫的武功!”黄寡妇说。“谁怕谁!”将军说完,黄马不要抖缰绳,转身朝黄寡妇家的方向而去。“到了!”黄寡妇一说,黄马停住了迈开的蹄子。走进黄寡妇的屋里,没有见到人影。正在将军纳闷的时候,黄寡妇已经急不可耐,脱光了衣服。以前,将军强暴的女子都是被动的,这次是投怀向送,将军喜出望外。很快,两个人云里雾里结束了。黄寡妇不依不饶,继续挑逗将军。将军喘着气,垂头丧气。“你真个熊包,这方面还没有我丈夫一半功夫高,还称什么常胜将军。”黄寡妇的话像把刀,一下子捅到了将军心底的痛处。这个激将法真凑效,将军本来就争强好胜,哪能听下这样的风凉话,再次跃马扬鞭。

黄将军几经折腾,已经累得筋疲力尽,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瞌睡的虫子钻进了他的眼皮底下,只一会儿的功夫便鼾声四起。

待到黄将军一觉方醒,已经是掌灯时分,屋内的光线已经暗淡下来。他伸了伸懒腰,打个呵欠,准备翻身起床。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将军,你醒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餐,请将军用餐吧!”黄寡妇走进屋,轻声问道。黄将军答应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晚餐菜肴非常丰盛,餐桌摆得满满当当的。黄寡妇已经摆放好碗筷和酒杯。“你丈夫还没有回来?”黄将军边落座边问。“还没有!”黄寡妇边应答,边给黄将军斟满酒。黄寡妇放下酒壶,忙着给将军夹菜。“我们乡村比不上你们军队的伙食,这都是野生的菜,你尝尝我的手艺。”黄寡妇解释着。将军吃了一口菜,感觉馨香弥漫口腔,连声陈赞“好菜”!此时的黄寡妇扑通一声跪在将军脚下,大声说,我有罪,罪该万死。黄将军正呷一口酒,被眼前的境况搞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疑惑地望着黄寡妇问道:“快起来,你的菜烧的好吃,何罪之有?”黄寡妇接着磕头如捣蒜道:“我是乡村一民女,没有见过大世面,但我略懂得一点道理。将军可知什么叫害群之马?”“快起来说!”听完黄寡妇问话,将军心里咯噔一下。“请将军回答民女,民女才敢起来!”“好吧,我答就是。”黄将军忙解释着害群之马的缘由,黄寡妇站起来,举杯与将军碰杯后一饮而尽,她说:“将军啊,你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你的黄战马就是害群之马啊。它陪你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立下了赫赫战功。它虽是一匹战马,却通人性,很难得的一匹好马。但,万不该,它能揣摩着主人的心思,能取悦与主人的欢心,把主人的心智迷惑,驮着主人走进万劫不复坠落的地狱中。此时的将军成了马的奴隶,并非马的主人。刚才将军吃得菜,就是那匹将军心爱的黄马,是我杀的!”黄将军听到这里,怒目圆瞪,从椅子上站起来,把酒杯狠狠地掷在地上,顿时瓷片纷飞。他欲拔剑杀了眼前的这个村妇。“将军,你的剑沾满了你的战马的血,我不希望你的剑再沾满无辜之人的血。因为,你要成为真正的将军,你要成为我们心目中的英雄!”黄寡妇出奇镇静回答。将军拔出鞘的剑贴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杀死欲望的马,才是剑的灵魂所在,才配是将军佩戴的剑。将军看到这里,一行清泪夺眶而出。他再次落座,将那盆马肉大快朵颐。之后,一声不响离开了黄寡妇的家,独步穿进黑夜里。

翌日,黄将军率领他的部队撤离。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