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桂苹小小说:回家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六月底的A城,湿热沉闷。

人行道上,她踯躅在回家的路上。她身材高挑,容貌姣好,衣着合体,她漂亮又不失时尚。此刻,她慢慢地走着,她不想回那个所谓的家。因为她的婚姻是父母一手包办的,她没有一点主动权。虽然已经是新世纪了,但家庭里的封建残余思想仍然存在。父母的霸权仍时有出现,从小就受到父母教诲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一点也没有看上那个相貌粗俗,甚至可以说有些丑陋的男人。可她还是和他结婚了,那个家对于她来说就是个晚上栖身的场所。对于男二号(她给自己老公定位于二号)她一直心存芥蒂。在她的心里,那个二号的他其貌不扬,糟糕不堪,他们俩在一起根本就是乌鸦配凤凰。所以,老公一直不是自己的最爱。

去年在单位的联欢会上,一个潇洒帅气,英俊尔雅的男人走进了她的世界。那天她端着酒杯高举着和同事们碰杯共饮时,一不小心洒到了刚站在身边的一个男人身上。她慌忙地拿过纸巾给他擦拭,男人微笑着,说:“没关系,我自己来吧。”从此以后,他们相识了。她从别人那里了解到,他是单位里新调来的工程师,人英俊有学历又有风度,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为之眼前一亮?

 

 

自从那次联欢会之后,那个帅气的影子在她的心里就挥之不去。那个英俊的男人似乎对她也有好感,不时地和她说着话。中午打饭也帮她打过来,吃过又帮她把餐盘放到指定位置,回到办公室他又帮她端上她喜欢喝的咖啡。她的心里也对英俊男人充满了好感。

渐渐地,二人便都有了心灵上的默契。用餐时他俩也悄悄地坐到了同一张餐桌前,就连工作餐里的菜都选的一样。就餐后去洗手间洗手时,两人不约而同地都去按洗手液,还是英俊男子绅士,他一笑说:“你先来。”她也相视一笑,自然地按了洗手液。

从此两人暗中频繁的相见约会,她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幸福感,笑意时时洋溢在她的脸上。从此,这个英俊男人就占据了她的整个心田,并在心里把他定为了男一号。

树木已经葱茏茂盛,蛙声蝉鸣不绝于耳,不知不觉现在已经是酷暑仲夏。他们依然维持着秘密情人的关系。

刚才,她收到了一号英俊男人的一条微信:亲爱的,明天你生日,我请你去聚仙楼吃饭,那里的海鲜可好吃了。对了,穿上我给你买的那条裙子,吃着晚餐你穿着我买的裙子,咱俩再跳上一曲。哈哈,太美好啦,永生难忘呢!

“嗯,好。”她回复了英俊男的微信,美美地陷入遐思。

晚上,吃过晚饭,她老公就歪倒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他那副德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她讨厌地斜了老公一眼,心想:自己要是有超能力,先把他弄到外太空去,看不到他就好。这时,女儿拿着作业走过来:“妈妈帮我检查作业。”

她无奈地接过女儿递过来的作业本,斜了一眼惬意享受的老公,给女儿检查作业。女儿的长相很随自己,这让她很安慰。如果女儿的长相随了老公,那真是天下最大的不公。想起自己有这么个老公,她心里就很失望自卑,不过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很帅很帅的男友,她又欣慰了。

老公拉她坐在沙发上,就帮她按摩肩颈。她推开他:“老公,单位派我明天去出差,所以明天女儿就由你照顾啦。”

老公拍了一下胸脯:“出差啊,好吧,女儿包在我身上。”

她对他微微一笑,不痛不痒地说:“那辛苦你了。”

翌日,她找出英俊男送给她的那条裙子穿在身上。这是怎样的裙子啊,漂亮合体,线条分明,她穿上很显气质,就是有点厚。就要出门,老公拦住她说:“媳妇,这大热天的穿这样的裙子不好吧。”她白了他一眼:“这裙子怎么了?不热,一点都不热,我喜欢。”

一个包间,英俊男早已唤来服务生摆好了生日蜡烛,待服务生出门,英俊男关上门,拉严窗帘,顿时,屋内一片黯淡。他们坐在饭店的餐桌前,英俊男眼神充满爱意地看着她。她的面颊有些发红,额头有些许的汗珠渗出,虽然如此,看起来她更加的妩媚动人。他点燃了蜡烛,嘴里唱着生日歌,她闭上眼睛默默地在心中许下了愿望,唱罢,她吹灭了蜡烛。

英俊男问:“你许了什么愿望?”

她有些激动和害羞地悄声说:“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英俊男笑了:“好,尊重你。我们切蛋糕。”

英俊男手把着她的纤纤玉手,切着生日蛋糕,然后一起吃起来。

上好菜,他们喝着红酒,品着菜肴。虽然饭店有冷气,但她穿的裙子是春秋季的裙子,再加上吃饭喝酒的热度,很快她就满脸通红大汗淋漓了。他又邀请她跳了一会儿舞,她更是衣衫湿透。可他好像没看见,热汗涔涔的她感觉一阵阵的恶心眩晕,实在无法忍受,她怕在她的男神面前出丑,就赶快和他道别,狼狈地逃出了饭店。

 

 图片 第5张

 

走在大街上,太阳像火炉一般灸烤着她,厚重的衣裙紧缠着她,使她萎靡。一阵阵的恶心,发冷,刚走到汽车站,眼前一阵发黑,就晕了过去……

医院里,她躺在病床上,刚刚醒过来,抢救她的人还没有走尽。医生看着她责怪地说:“怎么搞的,这是七八月份耶,大热的天,你居然穿这么厚的裙子,不中暑才怪。”

她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撒着谎:“听说影视演员经常这样拍反季节的戏,我一时好奇就想尝试一下,所以就……”

医生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这群年轻人啊……给你的家人打个电话吧,顺便把医药费付了。”

她小声地问:“医生,多少钱啊?”

医生打了一个电话,很快一个小护士把药费单递到她手里,医生说:“都在单据上面。”说完走了出去。

躺在病床上的她,拉过自己的女士包包,打开拉锁,翻了翻自己的钱包。医药费不够啊,她迟疑了一下,拨打了一号英俊男的电话,可电话那头嘈杂一片,一直无人接听。她泄气地挂断了电话,无助地躺倒在枕头上,叹着气。

无奈她只好拨通了二号男(她老公)的电话:“老公,我出差没去成,晕倒了,现在在医院,你能来……”

很快,她老公就急急地打车奔向医院,付足了她的医药费。

此刻,他坐在她的床边,嗔怪地说:“媳妇,你也真是的,三十多度你穿这么厚的裙子,难怪要中暑呢。医生说要你多喝水,吃清淡的食物。对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今天你生日,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呢。”说着倒了温水喂她喝着。

看着听着,一股暖流流过脸颊,流到嘴里,咸的?涩的?她也说不清楚,就像打倒了五味瓶,千般滋味一起涌向她的心头。

 

 

她心里后悔极了,她终于明白了,眼前的鲜花和誓言,替代不了真正的生活,心中认定的王子毕竟禁不住现实的考验,真正爱自己的其实还是这个外表其貌不扬,看着憨厚呆萌的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二号男,一种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感谢他的宽大胸襟,感谢他的不离不弃,感谢他真挚的爱。

她明白了,那个在她心里第一的英俊男只爱她的外表,并不真正爱她的人。

此时,她只想回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小窝,只有在那里她才安心。她一再坚持出院,医生也很无奈,看到医生同意她出院了,她的心像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一样的轻松。她换上老公为她带来的薄款衣裙,愉快地说:“老公,走,回家,我不去出差了。”

她老公一手背着她的包包,一手搀扶着她,憨憨地笑着:“慢点,我的姑奶奶,慢点啊姑奶奶。哎,走,我们回家喽……”

此时的她虽然病了一场,但脚步却异常的轻快,就像卸去多余枝条的树木。他们走出医院,她老公打起电话约了出租车,出租车很快来到他们跟前,她兴奋地叫着:“老公,走,回家,回家啦!”

 

“恋爱婚姻家庭”主题小小说邀请赛

邮件标题注明“征文赛”三字

作品 + 作者简介 + 作者近照(一定要齐全)

 图片 第7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