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军随笔:又一年

 图片 第1张

 

 图片 第3张

 

窗外的雪花还在兴高采烈地漫天飞舞。院子里的树光秃秃的,好像没有了头发。记得昨天树下还一地金黄的落叶,一夜风雪,今早哪里还寻得它的影踪,整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这些光秃秃的树默默地杵在那,偶尔和风打打招呼。曾几何时它们的枝头绿意盎然呢。

电视里正在播报春运最新情况。墙上的日历仅剩几页在风中单薄地摇曳,2019年就剩这最后几天,又是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身为普通百姓的我,总的来说,没有惊天动地,平平安安,平平淡淡。

这一年,我们匆匆地赶路,追逐着时间的脚步。我自促而忙碌地盯着时光一分一秒从指缝间溜走,遗落一地昨日的印记。

这一年,孩儿一晃大四了。本该保研的他,因为逃课被老师处罚,判一学科不及格从而失去资格。好在他及时易辙,努力学习积极应对,最终收获理想的结果。

 

 

这一年,国庆节我和妻从冗长烦杂的柴米油盐中抽离出来,就近去趟九华山和武汉大学。我们携手攀登九华山高冈,沿途有无限的赏心乐事,兴会淋漓,中途在歧路彷徨,不过等到日暮山顶,相互搀扶着走下山,却正别有一番情趣。来到"武大",这可是我梦中的殿堂。当年高考,多少回梦中相遇。此刻站在黄叶缀满的校园,感慨万千。樱花树如倔强老者,沧桑而立,任秋风撕掠。谁曾想来年春天,这里樱花灿烂,游人如织,又是另一番样子。

这一年,我不再急于将所写文字交付网络,而是交给时间。闲暇之余我分别通过看书和看电视剧两种途径对四大名著又重新学习感悟一遍。不再只迷恋孙悟空七十二般变化,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是从师徒四人取经团队的整体着眼,关注每个角色奉献,并把小说里的天宫和现实比对;也不再单一崇拜诸葛亮通晓天文地理,神机妙算料事如神,对他在关键时刻的几次用人失误导致几近覆国而悔叹不已。始明白读《三国演义》不仅看它的战争,还要看它的外交,它的组织;也不再喜欢水浒里英雄们热血上涌,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而是权衡利弊得失,做出理性的抉择;更不再眼热红楼梦里贾宝玉于花粉丛中呼风唤雨,而是体味各个人物内心挣扎,从她的性格,出生环境,推断她的命运走向,最终汇聚成一曲令人热耳酸心的"青春悲歌"。

 

 

这一年,我的二叔和一位老邻居先后逝去。他们一个六十出头,一个才五十八呀!对于生命又有了新的感悟和认知。不惑之年,家里爷爷奶奶,妈妈都先后故去,仅剩七十二岁的老父亲像一座大山屹立前面。我终日提心吊胆,害怕这座大山不知哪天轰然倒塌而我成了最前面的人。

这一年我的收入没有多大提高,血压和体重倒增加不少。我听从医生建议: 不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也不再一嗨到天明。在人多时候变沉默,把笑容和陪伴尽量多留给家人。

在这个快速的时代,大家都很没有耐心,泡面只要三分钟,我们都嫌太长,电视剧一集四十分钟,我们也要快进。每个人都在催和被催中挣扎较劲。大多时我们孜孜以求不是自己幸福,而是比别人幸福......但岁月教会我们不能浮躁。

又一年过去了,平凡的人家平凡地过。摸摸头顶稀疏渐趋花白的头发,愤耳慨叹一声:   "我怎么感觉这辈子还没开始就奔五了呢?"

 图片 第5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