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淆入门:从第一层到第五层

 图片 第1张

第一层当然是带风向本身——昨天骂“人类公敌”,今天吹“合作共赢”。停留在第一层的是人口的大多数,风行草偃。这是“对流层”。

站到第二层的人意识到,第一层上的风往哪个方向挂,本身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总输它、翻云覆雨手,国家想要今天的风往东刮,它就不会往西刮。于是这一层的人,其实也是不太小的一个数量,站到了“平流层”,对下面发生什么整体冷感,进入了一种贤者的、犬儒的状态。

还有更少一部分人意识到,在“带风向”这回事中,真正重要的从来不是风往哪一边吹,而是他们能把风刮起来、想往哪边刮就往哪边刮的能力。这是“中间层”,是高处不胜寒的一层,虽然头脑长得高,肉体凡胎毕竟还在地面上。风随时可能朝他们刮来,而他们是绝对的少数。也因此是感到最冷的一层。

在此之上,当他们意识到实际上让他们感到的冷正是风不停地刮的目的时,他们就再上了一层。在这一层的人意识到,相比于在地面兴风作浪,“带风向”更重要的功能是制造这一部分人的恐惧——简简单单就能忽悠起来的人和停留在贤者模式或犬儒阶段的人本质上都根本不足为腹胸之疾,真正需要在心理上加以震慑的正是这些思维比较复杂、比较独立的人。只要这些人对下方大多数人的恐惧压倒他们对翻云覆雨手的厌恶或嫉妒,这个系统就是稳定的。这一层的人意识到了这种被榨取、被玩弄、被忌惮、被震慑的状态而无能为力,这是“热层”,他们吸收了来自太阳的高能辐射并且电离。

一旦看到这个游戏的逻辑,便能意识到这背后的问题——这个“智者不敢为”的策略成本和风险都奇大,而且操作上不可持续。进一步会意识到,之所以操纵天气的人选择这一策略是因为他们只能选择这一策略——把所有挑战者都引诱或者揭发出来拔掉,这不仅没法真的斩草除根而且太不经济了,需要无底洞地投入、消耗、割肉却还是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相比而言,跟这批人玩心理博弈,隔三差五拉出三五个电一电,成本低多了。整个高压锅的“稳定”,就建立在这种玩心理的动态平衡之上。游戏继续玩,就要继续难受着;哪一天游戏玩不下去了,大家一起扑街。为什么这一层是“逃逸层”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精神意义上)逃出去还能回过头来从千古八荒的层面把握整个套娃,是“外层空间”的天外飞仙,比如陈寅恪就算一个。只不过他们看得再清楚,跟地上的事情关系也已经不大了。

荒堂

 图片 第3张
文章由克拉网原创发表